也许我的态度很决绝,但我相信不管是是遇到我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对这个女人客气的。   谢小庸的目光移动到了我身上,脸上明显带着怒气:“李朝,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现在跟我走,要么就准备通关这最后一个游戏任务,你选吧!”   说真心话,我现在也怕得要死,而且刚才肩膀也被捅伤了,由于军刀是带着倒刺的,所以血到现在都止不住的往外流,要不是当时捅的并不深,恐怕我现在体内的血早就流干了。   我很想走,但如果让我丢下楚娜的话,我做不到:“我不会走的,不紧紧现在不会走,而且我还会参加下一次的游戏,我现在对你后面站着的那些人,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谢小庸的脸上如冰霜般的寒冷,就连声音都让我觉得发冷:“有求知欲是好事,但好奇是会害死猫的,一旦你知道了他的事,你一定会后悔自己现在的求知欲。”   谢小庸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在上一次游戏中出现的那个中年男子。   我反叽谢小庸:“你见过我后悔吗?认识那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喜欢冒险,而且从来不计较后果,也不会后悔的人。”   谢小庸笑着冷哼一声:“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我忍不住也跟着谢小庸冷笑起来:“就是因为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所以我才想看看啊!”   输人不输阵,这一向是我的原则。   $$酷i匠@o网:$唯“:一正zE版x3,18其他,(都Ww是Zl盗版   谢小庸突然收起笑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说话:“值得么?”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乐意,千金难买我乐意!”   也许是我装逼过度了,谢小庸的脸上又多了一层白霜:“好,很好,那么你们现在所面临的是最后一个游戏任务。”   “那就快发布任务,微信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布。”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许正是因为我和谢小庸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我就是想气她,和她作对。   谢小庸继续告诉我们:“这个任务并不是组织安排的,所以不会发布,这是我单独为你们准备,或者说,李朝,这是为你准备的,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铁石心肠究竟能不能承受高压红外线。”   这玩笑开大了,这高压红外线就好比激光一样,只要被扫描到,不到1秒的时间,就算是花岗石也像切豆腐一样容易,更何况是我们这样的血肉之躯。   虽然我明知道得罪这个女人不会有好下场,但我从认识她起,就莫名的喜欢得罪她,就和她喜欢得罪我一样。   “出口已经开了,只要你们能走出去就算通关,得到的奖励就是你们的生命;但如果走不过去,你们就要死在这里,没有时间限制......”   谢小庸走了,带着决绝的背影从出口离开了这个房间,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这里还有我想要保护的人,如果不能保护楚娜安全离开这里,我走不走也没什么区别,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下一次的游戏中,还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   “如果有红酒就好了,也许能看到这些红外线的分布。”谢小庸前脚刚走,我就开始颓废起来。   这里什么工具都没有,我们也根本看不到所谓的红外线的分布,但我记得我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一对做兄弟的盗贼,为了偷一副名画闯进了保安公司,那个位置也是用红外线所布置的,然而这对盗贼兄弟一点也不慌张,反而开红酒,透过红酒通过了红外线。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楚娜却打破了我的幻想:“别傻了,李朝哥哥,电视里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透过红酒根本就看不到红外线。”   通过楚娜的解释,我终于明白了,我们能看见光从烟雾中穿过是事实,物理学上这种现象被称为“廷德尔现象“。   因为光与烟气的微粒相遇后会散向四方,所以我们看见的是光束现象。   但是红外线波长较长,几乎不发生四散现象,因为光发散的程度与波长成反比例增加。   更确切地说光的发散角度与波长的4次方成反比例增加,波长较短的蓝光或紫外线发散程度剧烈,而波长较长的红光或红外线发散程度则较弱。   天空看起来呈蓝色就是这个原因,从太阳中发出的发散程度最强的蓝光进入我们的眼睛,天空就看起来呈蓝色了。   同样道理,红外光在烟气中发散不明显,所以实际上是很难看到的。   保安装置上使用红外线的原因中的一个,是它能用较少的能量很容易地制作出来,然而也是因为它有不发生廷德尔现象,不用担心被发现的优点。   现在没有时间的限制,叶思远变得十分安静下来,在一边静静的坐在地上看着我和楚娜对话,明显是在等我们想办法。   我没空去管他,盯着楚娜问:“那我们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楚娜摇了摇头,告诉我:“只有一个办法,当烟雾达到一定的浓度的时候,我们可以透过烟雾看到红外线,只不过......”   楚娜欲言又止,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们现在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前面的路已经被红外线堵死,后面的门在我们进来后也早就封闭。   前无去路,后路断死就是我们眼下最真实的写照。   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问题,只要楚娜能想到办法,我就有能力去解决,因为楚娜一说需要浓烟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以前读书的时候学抽烟,只不过是为了装逼解闷,可是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深深的被尼古丁所吸引,现在基本上也戒不掉了。   有火无烟望着天;有烟无火望着我,对于一个抽烟的人来说,最痛苦的事就是香烟在手,当你想抽的时候却发现没火。   所以我身上总是习惯性的放一个打火机,只要有火,就不怕没有烟。   我冲着楚娜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最终的就是脱衣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