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很快到来,我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因为这个时候开始了第一幕的最后一个镜头。   我坐了起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床位,皱了下眉毛,剧本上我现在是要去厕所尿尿。尿完之后发现病床上的女人不见了。   穿上拖鞋,我拖着脚步慢慢走出了病房,房少华之前已经离去了,说是工作没有处理完,需要赶紧去处理。   对此我没有任何表示,走出房门,医院的走道上很亮,厕所在走廊的最里面的拐角处。我慢慢地拖着脚步走了过去,剧本之中地刘长青是伤员,所以走得不是很快,一边走还得停下来歇息一会儿。   这个走廊很特别,左手边是病房,而右手边则是窗户,一排窗户,窗户外面就是住院部得院子,我站在走廊之中,外面已经黑尽了,所以此刻我只能从窗户上看到自己得身影。   慢慢得晃悠到了厕所,我扯开裤子尿了起来,但不知为何,后背总是感觉凉飕飕的,故事之中的时间是早秋,应该是天气比较热的时候,这时候是不会感觉到凉的。   当然我留了一个心眼,一边撒尿,一只手抓紧了口袋中的天雷咒,故事如果随时出现变故,自己也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尿完尿,我按下了冲水,厕所之中响起了水流冲刷的声音,关上门,我走出了厕所。   不过就在走出厕所的时候,厕所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的脚步刹那间顿了一下,不过下一秒我继续迈出了脚步,因为这一段剧本之中是有写的,我清楚的知道这一段情节,所以也不是太过害怕,继续往回走,当然,我的表情肯定要像剧本之中的一样表现的惊惧。   因为那扇厕所门是那种带有磁脚的,如果不是人拉动,自己是动不了的。   所以刚才的那个关门的声音就显得非常的诡异,再加上现在医院都是静悄悄的,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白天房少华说的事,所以刘长青此刻心中是很惊慌的,而我则必须根据剧本的内容来扮演。   匆忙行走,直到我走回了病房之中的时候才吐出一口气,然后关上门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也就在这时,我转过头去,发现床上的成年人穆莲不见了。   她的床位上空荡荡的,白色的被单被拉到了一边,人却不见了。紧接着,我又把目光转向了病床旁边停放轮椅的位置,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轮椅还在原地。   按照剧本之中的内容,刘长青是认为女人也自己起来去厕所了,而轮椅没有用是因为她恢复了双腿。   抱着这样的态度和想法,我假装如此,再一次上到了床上,然而刚刚躺下的时候,病房之中响起了脚步声。   我的心顿时揪紧了,这一段剧本是有写的,但是没有写出是谁的脚步声,所以我才更加担忧。   “谁?”   我转过头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环视的了一遍病房,但是却什么都没有。   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我缩进了被单之中,只是露出了一个缝隙看着地面。当然我的内心是不会害怕的,因为此刻我是扮演的刘长青。   “啪!啪!啪!”....脚步声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而我则是不敢随意乱动了,只是双眼仔细的盯着面前的这个缝隙,直到一双白皙的脚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这双脚很白,非常的白,而且很细,是一双女人的脚,我不确定是不是那个病床女人的脚,她没有穿鞋子,直接就是光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走动。   当然现在的她是不会走了,因为剧本中写着她会慢慢的蹲下来,露出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裙子还在往下移动,紧接着是一头黑色的长发,发梢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能想象得到,这个头发底部是一张什么样得脸,没有五官的或许是满脸鲜血的。   当然,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因为,门开了。   “嗯,小心,她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进来的是值班的护士,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保安,保安手上扶着一个女人,正是之前病床上的女人。   “不知道,反正她当时就在走廊座椅上坐着。”   听着这段对话,我才呼出了一口气,再看缝隙的时候,那双腿已消失了。我扒开了床单,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她去哪儿了?”我朝他们问道。   “嗯,你没有看见吗?”   6酷c匠网$:首发√   护士惊讶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说:“刚才我去上厕所了,上完厕所之后我就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刚才我们在通道看到了她,所以才把她带了回来。”值班护士对我说道。   在重新安顿好了这个女人之后,护士又观察了一下女人的状况,最后离开了病房,镜头终于又轮到我了。   “你怎么了?”   我向她问道,当然这样做的后果是肯定不会回答我的,毕竟我面前的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病人。   见她半天没有回答我的话,按照剧本我是该倒下去继续睡了。躺在了床上,我也不去管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再一次传来了脚本声。   就在自己的床边,于此同时,我听见我左手边的床位竟然发出了一声嘎吱嘎吱的声音。竟然与脚步声很迎合,镜头正式进入到了第一幕的最后一个镜头的高潮部分。   我再次把床单拉了一点上去,小心的看了出去。透过缝隙,一个白衣的女人就这样站在了我的面前。   一件白色的碎花裙子,长长的黑发垂到了腰部,双臂垂在了身体的两侧,就这样,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没敢去掀开整个床单,因为这个女人不是病床上的女人,我记得清清楚楚,病床上的女人是一身的病号服装,根本就不可能是穿裙子的人。   而这时,这个穿着碎花裙的女人,绕过了我的床,脚步声再一次响了起来,而这一次,她的目标显然就是旁边的这个女人。   此刻我是非常想要掀开床单看一眼着v女人的真面目的,只不过,剧本上是没有这段剧情的。   而下一刻,我就听见,脚步声到了我的后背的时候,停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