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师,你确定要去找赵校长吗?”   正当王东准备让那两个社会小青年带路去赵鹏的私人会所时,秦妙妙拦住了他,她对那里的情况很了解,她不想让王东去。   “必须干他丫的,不然他又要为非作歹!”   王东决意今天晚上必须好好收拾一下赵鹏,他对赵鹏已经忍无可忍,这种人渣必须好好教训一下!   “他那个私人会所里有黑社会,我怕你一个人去了会吃亏!”   “有黑社会好啊,正好一窝端了!”   王东倒没有把黑社会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今天正好打黑除恶!   “秦同学,你放心吧,我没事,你先回宿舍,你别跟着我了……”   “嗯,好吧,那你注意安全,王老师!”   “好嘞,放心吧!”   王东并没有让秦妙妙跟着他一起去,他可不想让秦妙妙看到血腥的场面。   其实秦妙妙很想跟着王东去,但王东执意让她离开,她也就很不情愿的回了宿舍。   “好了,别在这跟我装了,赶紧给我起来!”   王东用脚踢了踢在地上打滚的那两个社会小青年,虽然他们答应要带王东去,但他们其实是不想去的,毕竟他们事情没有办好,还要把王东带回去,这不是找死嘛!   “哎呦,大哥,真要去吗,那里古明县的黑帮老大今天晚上可在那呢……”   “就是,那刘虎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要是我们两个把你带回去,我们两个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两个人相互配合着说了一大堆理由。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想反悔吗!”   王东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大哥,不是我们想反悔,是我们替你着想,那是黑社会,不好惹!”   “不好惹又怎么样!我打的就是他们!”   “哎呦呦……”   一听到王东这话,那两个人刚要起来的身子又重新躺在了地上,不停地装出各种难受的样子!   “三!”   “二!”   还没等王东数到一,那两个人最终还是极不情愿的起来了。   “那我们的老大……”   其中的一个人指了指被王东打昏过去的黄毛。   “先让他在这美美睡一觉,死不了!”   王东把手放到了黄毛的鼻子上,他虽然昏死了过去,但呼吸还算正常。   “你们两个别在这磨磨唧唧,赶紧给我走……”   王东一声呵斥后,两个人带着王东出了校门,那两个人把王东带到了一处台球厅的门口。   “喂,你是不是在糊弄我!”   :|酷}匠e@网正;版√%首发   “大哥,你别着急,你别从外面看这是一个台球厅,其实里面别有洞天,有台球厅,有KTV,还有洗浴中心,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好多间装修豪华的情趣房,也就是炮房!”   “还有炮房!”   听到这里,王东的心里一阵怒火燃烧,这赵鹏挺会玩!   由于是私人会所,里面又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所以虽然在表面上是一个正规的台球厅,但门口有两个抽烟的人在守着,很明显,这是在把风的小弟。   “你们两个咋回来了?他是谁……”   看到那两个社会小青年把王东带了回来,门口把风的一个人立刻警觉了起来,毕竟王东是一个外人!   “黄哥,打他!他是来捣乱的!”   那两个社会小青年突然向把风的人求救。   “对,打他,他不仅把我们两个给打了,他把毛哥给打昏了过去!”   另外一个社会小青年摸了摸已经脸上的淤青。   “我靠!”   “你们两个果然靠不住!”   对于那两个人的突然反水,王东的心里早有准备。   “呦呵,你这小子是不是活腻了,穿着拖鞋就敢来赵老板的地盘撒野!”   其中的一个把风的人吸了一口烟,然后又把烟扔在了地上,用脚使劲踩灭,不屑的打量着王东。   “赵老板?不就是那个未老先衰的赵鹏嘛,你去给他说,就说我王东来赵他算账了!”   “你他娘的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另外一个把风的怒冲冲的将拳头打向了王东,王东冷冷一笑,只听“咯吱!”一声,王东轻松地单手把那个人的胳膊折断,那个人大声惨叫起来。   “呸!”   而那个刚把烟踩灭的人看到这一幕,朝着王东就是一脚飞踹,还没等他的脚碰到王东,王东一个瞬移般的近身,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直接将他踹飞。   “哗啦!”   那人的身体撞碎了玻璃门,狠狠地摔进到了里面。   “啊啊啊!”   那人的身上碎玻璃飞溅,全身上下伤痕累累,鲜血直流。   “妈的,欺人太甚!”   另外一个手断的人朝着王东冲过来,又是一声“哗啦!”,那人的身子飞了出去,从另外一扇玻璃门撞了进去。   “他咋这么厉害!”   之前的那两个社会小青年看到这一幕,掉头就跑。   “怎么回事!”   “都给我出去看看……”   台球厅里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人声。   王东走了进去,从那两个把风的人的身上跨过去,气势汹汹。   “喂,你tm是谁!”   王东刚走进去,原本正在玩台球的十几个彪形大汉聚拢了过来,他们匪里匪气,站在了王东的对面。   “把赵鹏叫出来,不然,我把你们的场子给砸了!”   王东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教训教训这帮人,平日里这帮人为非作歹,祸害卫校的女学生不说,对周边的治安也是一个很大的安全隐患。   “你哪来的啊!是不是眼瞎啊,知不知道这里面是谁……”   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手里拿着一根台球杆朝着王东走了过来,一脸的不耐烦。   “我打人从来不管是谁,只要是我想打的人,即使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打!”   王东的气场十足,一点也不怯场,在这种场合,气势上是不能输的!   “小子,告诉你,今天虎哥在这里,虎哥正在里面寻开心呢,你这是分明来找茬来了,虎哥肯定会生气,而你小子也会死的很惨!”   那个留着长发的不男不女开始威胁起来王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