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叶礼河也不可能料到叶天泽会有这等实力。   “锃”   一声剑鸣,长剑出鞘,丘长老再次出手,金色的灵力灌注剑身,将他手中的剑染成了金色。   他一剑斩下,直取叶天泽的头颅,这是望月剑法,堂堂一个望月宗长老,动用剑法杀一个觉醒境小辈,传出去非得丢死人不可。   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叶天泽不可能为望月宗所用,不能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这便是望月宗的规矩!   金色剑气,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照亮了山口的夜色,三大家族的人全都退避开来,这一剑太恐怖!   “锃”   拓跋云出手,拔出了腰间的横刀,怒啸一声:“匹夫敢尔!”   “锵”   刀剑对碰在一起,震的人耳膜发痛,恐怖的灵力,掀起了一股庞大的气浪,朝四周席卷而去。   觉醒境之下的人,全都被这股气浪掀翻在地,那些聚鼎境的族老,也是摇摇欲坠。   但人们震撼的,并不是这两位强者交战所造成的恐怖威能,因为他们本身的境界在那里。   “拓跋云!!!”丘振明冷着脸,退了回来,“莫以为你是人皇殿主,老夫就不敢杀你!”   “是吗?”拓跋云也退了回来,似乎是故意气他,对叶天泽说道,“小子,本座这就回去给你开启血色试炼,只要你通过试炼,就是我人皇殿的人,本座到要看看望月宗能把你如何!”   “你!!!”丘振明握着剑,气的脸上肌肉发抖。   “人皇卫听令。”拓跋云下令道,“座前开道,靠近一丈者,杀无赦!”   “诺。”十几名黑衣人立即拔出横刀。   看到拓跋云带着叶天泽扬长而去,丘振明的脸,气成了猪肝色。   “长老息怒。”雷家家主凑上前来,道,“自古血色试炼,十不存一,叶天泽未必就能够通过,况且……”   @f酷匠m网永M@久%?免费|看。R小^说!h   “况且什么?”丘振明冷着脸。   “他虽然得到了血色试炼的名额,可他刚刚叛出了叶家。”雷家家主笑道,“此等背祖忘宗之人,怎能进行血色试炼呢?”   丘振明脸色立即露出了笑容:“走,随老夫去人皇殿,此事之后,老夫绝不亏待你雷家!”   夜晚,石台城。   叶天泽站在人皇殿外,望着眼前这巍峨的殿宇,脑海中却浮现出了许多过往的记忆。   五万年前,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人皇殿,只有英灵殿。   他记得当初下令设立英灵殿的初衷,只是为了供奉那些为族群战死的英灵。   可当他陨落后,人族的一切都变了,英灵殿变成了人皇殿,太一威名已逝,历史传唱的是一个自负的罪人。   “你怎么啦?”看他一脸沉重,拓跋云很奇怪,还以为他是在担心望月宗,说道,“以你的实力,还是有机会通过试炼的,只要通过血色试炼,即便是望月宗宗主亲来,我也能保你平安!”   “进去吧。”拓跋云大步走了进去。   踏入殿内,叶天泽感觉到一股沉重的气息压迫而来,曾经与他并肩而战的那些英灵早已不再,如今只剩几座雕塑。   这雕塑便是除当今人皇之外的历代人皇,分别是太玄、无极、轩辕、大禹。   可是,看到最中间那一身皇袍的雕塑,叶天泽的脸色冷到了极点,化成灰叶天泽也认识她。   这是如今所谓的第一代人皇,太玄。   但叶天泽知道她有另外一个名字,玄女!   就是她,夺去了属于叶天泽的所有荣耀,篡改了历史,让叶天泽成为了人族的千古罪人,而她却取代了叶天泽的位置,成为了人族的第一代人皇,享受后世供奉。   成为了那个开辟人族天地的人!   “血色试炼,危险重重,很有可能会丧命。”耳边传来拓跋云的声音,“所以,本座还是要问你一句,是否愿意,一旦点头,便不可终止!”   沉浸在回忆中的叶天泽回过神来,他看着这位太玄人皇,说道:“开始吧。”   这时,外界传来一个声音:“拓拔殿主,这样随随便便的开启血色试炼,是不是太儿戏了一些?”   一群人鱼贯而入,为首者正是望月宗的丘长老,雷家和拓拔家的人也紧随而至,随后才是叶家的人。   “我看不是儿戏,而是徇私。”人群里,一名雷家族老说道。   不一会儿,空荡荡的人皇殿,人头攒动。   “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叶天泽叛出家族,便是背祖忘宗,根本没资格参加血色试炼,你为他开启血色试炼,这是对几位人皇不敬。”雷家家主质疑道。   “拓拔云,你难道忘记了当初加入人皇殿时发下的誓言!”叶礼河也开口道。   到了这个时候,叶礼河知道无法挽回,决定一条道走到黑。拓拔家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的表情已经代表了他们的态度。   在巴结望月宗这方面,雷家已经走到了前头,他拓拔家虽然不会像雷家那般跪舔,但也不会站在望月宗的对立面。   “拓跋云,只要你敢开启血色试炼,老夫便敢去总殿参你!”丘长老冷笑道,“莫要自误!”   “呵呵。”面对三大家族的威胁,拓跋云面不改色,“你可以去总殿参我,但现在我还是人皇殿主,这里的一切,本座说了算!”   “诸位若想观礼,大可自便,可若要破坏我人皇殿的规矩,休怪本座无情!”   一股庞大的气息,从拓跋云身上勃发而出,不论是叶礼河还是雷家与拓拔家的家主,都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你!”丘长老攥着拳头,冷道,“很好,我看你这个殿主是真的不想做了!”   拓跋云一脸对他一脸蔑视,气势放的快,收的也快,变成了那个一脸悲苦的中年汉子:“一入人皇殿,终生侍人皇,你可愿意。”   “不愿。”叶天泽摇头道。   拓跋云愣住了,三大家族的人同样如此,本来这样的话,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但他们却没想到,叶天泽竟然会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