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云,你还在等什么?”丘长老逼迫道,“身为人皇殿主,有人公然辱骂人皇,你难道还要徇私不成?”   “闭嘴!”叶天泽一声冷喝。   被他的目光一扫,丘长老吓了一跳,在那双眸子里,他感觉到一缕彻骨的寒意。   叶天泽看向拓跋云,发现他目光非常复杂,但其中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他跪下谢罪,而不是叫他出手。   他有把握杀出去,但拓跋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他开启的血色试炼,如果现在杀出去,未免忘恩负义。   叹了口气,叶天泽走到蒲团前,面朝着无极人皇,心道:“你这小家伙,当初给朕牵马时说,日后要成为像朕一样的人,庆幸的是,你没有像朕一样,被一个女人所害,但没想到五万年后,朕居然要给你下跪,真是世事难料。”   看到叶天泽走到蒲团前,拓跋云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知道叶天泽发了什么疯,竟然会这么抵触这件事,但他知道,至少他能够暂时保下叶天泽了。   可三大家族的人不干了,毕竟是辱骂人皇,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大罪。   “拓跋云,辱骂人皇,这等罪过,难道就以一跪了之?”丘长老冷着脸。   “这般徇私,你根本不配做人皇殿主!”   “人皇殿主,维护人皇法统与威严,叶天泽当着你的面,辱骂人皇,你却只只让他一跪谢罪,莫非你也跟他一样,生出了什么异心?”   除了拓拔家之外,整个石台城所有势力都对拓跋云极为不满。   作为当事人,拓跋云自然也知道,不可能这样草草了结,说道:“本座自然不会轻饶了他,但也必须先跪下谢罪,才……”   “轰隆”   凭空的一声闷雷响起,打断了拓跋云,殿宇内外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如果这是在下雨,人们到不至于如此惊慌,可这外边哪有一丝下雨的意思,正是明月当空。   “人……人……人皇发怒了!”雷家的家主战战兢兢。   在场的人也都面露惊恐,一些年轻子弟,更是匍匐在地,战战兢兢的不敢抬头。   “野种,你把人皇激怒了,这回我看你怎么办!”雷庆冷笑道。   “人皇莫怒,你要劈就劈那个孽种啊,可千万别劈我们啊。”叶礼河咽着口水道。   拓跋云也被吓了一大跳,身为人皇殿主,他见过很多奇怪的事情,他更知道人皇像有灵,但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动静。   到是叶天泽非常平静,原本准备跪下去的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心道:“小家伙生气了?别啊,生什么气,反正你都死了,又不折你的寿。”   心底想着,叶天泽继续跪了下去。   “轰隆隆”   外界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这回不仅仅是那些小辈,就连各个家族的一些长老,也都跪了下来。   看到如此异象,拓跋云立即看向叶天泽,却发现他还没有跪下,立时喊道:“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跪下谢罪?”   叶天泽无奈,可就在他跪在蒲团上的瞬间,人皇殿突然震动了起来。   祭台上拜访的贡品香炉,东倒西歪,此时连拓跋云也有些畏怯,跪在地上开始祈祷。   刚刚还一脸得意的雷庆,被这一幕吓的直哆嗦:“人皇陛下,不是我们的错啊,是这小野种啊,你要罚,就……”   “轰隆”   一道闪电落下,穿过了房顶,落在了雷庆的身上,直接把他劈晕了过去。   “这……”   殿内一片死寂,亵渎人皇的不是叶天泽吗?为什么劈的是雷庆?   难道说人皇劈错了?   一名雷家族老立即祷告:“人皇陛下,你劈错了啊,你应该劈那小野种,是那小野种……”   “轰隆”   又是一声惊雷。   同样的景象,出现在了这名族老身上,一群人都傻眼了,刚准备开口说话的叶礼河,当即闭上了嘴巴。   叶家和拓拔家的人,赶紧离叶家的人远远的,怕被劈错了。   拓跋云抬起头,目露异光,人皇显灵,并非什么怪事,可要说人皇显灵,还劈错了人,这就是怪事了。   最让他不可思议的是,当他抬起头看向叶天泽时,却发现这家伙一脸平静,坦然自若。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妖孽?”拓跋云想起了叶天泽刚才那句话。   他说的分明是“他们受不起”啊。   难道立下盖世功勋,堂堂人族之皇会受不起叶天泽一拜?   拓跋云立即给了自己一耳光,打消了心底这个念头,这怎么可能呢?   “拜都拜了,那就顺便给你磕个头谢罪吧。”叶天泽叹了口气。   做事就要做全套,不然等会拓跋云不好收场。   当叶天泽开始磕头时,所有的异象就好像约定好的一样,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人皇殿里平静的只剩下人群中呼吸声。   “对,快谢罪,快磕头谢罪。”看到异象消失,拓跋云立即鼓励道。   人皇殿内外,跪着的那些人,也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对叶天泽恨之入骨,要不是他,人皇怎么会发怒呢?   可是,当叶天泽把头磕下去时,拓拔家的人群里,突然一声惊叫:“啊……人皇……人皇……人皇流泪了。”   说话的正是那个身穿青衣的女孩,所有人的目光立时落到了人皇像上,只见无极、轩辕、大禹,三位人皇的眼睛,全都流了泪。   那泪的颜色,血红血红。   “血……血泪……流了……血泪……这……这到底怎么啦,几位陛下为何落了血泪?”雷家的一名族老结结巴巴,浑身发抖。   “人皇落血泪,必有妖孽出,这小野种是个妖孽,妖孽!”丘长老死死的盯着叶天泽,“杀了他,他是个祸患!”   所有人的注意力一瞬间,落到了叶天泽身上。   “杀了他,他是妖孽,他是妖孽。”他们把所有的恐惧,都发泄到了叶天泽身上。   “轰隆”一声惊雷。   人皇殿上空,被劈开了一个窟窿,一道闪电落向了叶天泽,里面蕴含着恐怖天威。   g更新最-@快'、上b“酷P匠网!   “人皇显灵,诛杀妖孽!”丘长老大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唯易永恒说: PS:如果觉得本书好看,请点一下追书,投点恶魔果实,小易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