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们带他重回远古时代,回到了那个他陨落后的时刻。   他战士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们没有退后,也没有向异族低头,他们用鲜血,撕开了人族的长夜,迎来了光明。   一句“吾皇万胜”是英灵们向他最后的致意。   哪怕在后世,他们的皇,被称之为罪人,哪怕英灵殿变成了人皇殿,却依然无法磨灭他们的铮铮傲骨。   无法磨灭的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他们用行动,告诉那个被供奉的女人,哪怕她篡改了历史,哪怕她窃取了荣耀,可他们的皇,只有一个。   他叫:太一!   这一刻,叶天泽眼眶湿润,心中无比的愧疚。   在那一场人族的立族战争中,在他面前倒下了太多熟悉,或是陌生的面孔。   他记不得每一个名字,因为死去一个,便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他身边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熟悉的越来越少。   直到有一天,大家不问名字,不问出处,默契的以“汝”相称,这是兄弟的意思。   后来人族的军中,便流传着一句话:“生为袍泽,为汝而战。”   他愧疚的是,五万年过去,后人只知道有人皇殿,却不知道有英灵殿。   他们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下,在人族的每一座人皇殿之下,都埋葬着当年战死的英灵。   就像他们不知道,门外那副“生不还故土,死要守山泽”的对联,是这些战士们,死前最后的请求。   生时他们不能留恋故土,死后他们要守住打下的每一寸土地,他们在此守望,守望大军远行,守望人族的战友的袍泽归来。   “未能与汝,战至最后,此朕之大憾。”叶天泽心中的情绪,此起彼伏,立着身子,长身一礼,“然,朕对汝之承诺,此生必将实现!”   ……………………   “几位逝去的人皇,为了他而争斗,远古的英灵,因他而复苏,最后……最后还行以大礼,我……我是在做梦吗?”   没有人听到叶天泽心中对这些英灵的回应,但他们看到叶天泽回礼,那种震撼,颠覆了他们的世界。   “轰”   人皇殿内一声巨响,位于中央的太玄雕塑,突然炸裂开来。   与此同时,那些陈旧的画壁,开始脱落,英灵们的身躯,渐渐消失。   唯有那一声声震天的呐喊,依然响彻于脑海,告诉他们,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太玄……太玄人皇的雕塑,碎了!”看着碎裂的太玄雕塑,众人情绪非常复杂。   但奇怪的是,无极、轩辕、大禹、三位人皇的雕塑,依然屹立不倒。   “她不配!”拓跋云想到了叶天泽这句话,心中波澜起伏。   他很不愿意相信,可这一切都发生了。   “为何太玄人皇雕塑会碎?为何人皇殿会变成英灵殿?”雷家家主恐惧的看着叶天泽,“为何远古的英灵,会向你致礼?”   所有人都看着叶天泽,也包括叶倾城,她的情绪很复杂。   “你看错了,远古英灵,是在向三位人皇致礼。”叶天泽解释道。   如果他告诉这些人,自己是人族所谓的千古罪人,是人族的第一位人皇,肯定会被千刀万剐的。   况且,刚才是他在五万年以后,第一次与这个女人交锋,如果没有这些曾经的麾下助阵,刚才那一剑,定会将他枭首。   果然,听到叶天泽的解释,众人看向了三座人皇雕塑,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是最符合他们心理预期的解释。   “我差点就以为,这些远古的英灵是在向他致礼了。”雷家人冷汗直冒。   “那他算不算得到了人皇的认可?”有人问道。   “这个……”在场的人脸上都很矛盾。   “不算,不算,当然不算,你们没看到,太玄人皇刚才是要诛杀他吗?一个要被人皇诛杀的人,怎么算得到认可?”丘长老激动的喊道。   话音刚落,三位人皇的石像,突然金光大作,紧跟着这金光,汇聚到一处,落到了叶天泽身上。   “……”众人目瞪口呆。   丘长老更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无比难受,如果这还不叫认可的话,那什么才算是认可呢?   “这是……人皇的庇佑。”拓跋云呆呆的望着叶天泽。   “居然是能得到人皇庇佑,这小子怎会有如此福薄!”   “人皇的庇佑,石台城从未出现过,只有那种天骄级的人物才会得到吧!”   “莫不是说,这小子未来是一代天骄?”   “不管到底如何,他日后成就肯定不可限量,可怜叶家真是倒了血霉,得了萝卜,却丢了人参,现在恐怕肠子已经悔青了吧!”   人们看叶天泽的眼神跟刚才完全不同了,充满了羡慕。   正如他们所料的一般,叶家人确实肠子都悔青了。   此刻他们恨不能时光倒退,改变之前对叶天泽的态度,把他像菩萨一样供起来。   这可是一个得了人皇庇佑的人物,且不论他天赋如何,日后肯定能够走出石台郡,甚至超越望月宗最强的高度。   可这一切都无法挽回,时光不会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吃。   除此之外,雷家也是后悔不迭,人皇的庇护,让这位雷家家主,彻底慌了神,恨不能回到过去,跟拓拔家一样,保持中立。   但在场脸色最难看的,却不是叶家和雷家,而是那位丘长老。   之前所发生的一幕,已经足够震撼了,但他却没想到,叶天泽最后居然会得到人皇庇佑。   身为望月宗长老,他很清楚人皇庇佑是什么,哪怕只是石台城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皇殿,得到庇佑,那也是前途无可限量。   最低成就,那都是望月宗宗主那个高度!   %,酷0匠2网n永@$久免0费.S看t小》?说h*   虽然他丘振明是望月宗的长老,可望月宗长老上百位,他只是其中一位,对于他来说,宗主更是一个无法岂级的地位。   如果让叶天泽成长到宗主那个级别,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杀了他,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虽然之前丘长老,也是想杀掉叶天泽,但却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强烈过,“天骄?哼,没有成长起来,就是个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