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泽并未在乎周围的议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丹田内。   虽然他不知道,别人得到的庇佑都是什么,但以他的眼界,却能够看得出,自己得到的庇佑是什么。   这是一道修复自己风灵血根基的庇护。   虽然他已经把风灵血修复,可终究是被夺了灵,如果说完全没有一点损伤,自然是不可能的。   就好像被人刺了一剑,哪怕伤口愈合了,却还是留下了伤疤,终究是不完美的。   可这人皇庇佑,却让他的风灵血趋近完美,没有了丝毫损伤之际,比刚刚觉醒之前还要强太多。   “原本还担心风灵血日后会留下隐患,现在到是完美了。”看着中央的无极雕塑,叶天泽心底想道,“你这小家伙,还真是朕的福星啊。”   就在叶天泽沉浸在风灵血根基彻底完善的喜悦时,拓跋云也回过神来。   他看着叶天泽,目光无比复杂,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会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这让他想到了年轻时深爱的那个女人,不由对叶天泽来历,产生了几分好奇。   被夺了灵血,还能够恢复,恢复了之后居然变的这么强,最后还得到了人皇庇佑,堪称是逆天。   他只能把这归咎于叶天泽的身世上,可惜,叶天泽的母亲,他深爱的那个女人,早就不见了。   “得到三位陛下的认可,可进行最后一关了。”拓跋云说完,扫了众人一眼,道,“血色试炼最后一关是根据你的实力,在石台山中,独自存活三日。”   说到这里,拓跋云划开手指,用血在叶天泽的眉心,画了一个印记。   “这是,嘲讽印记!”拓拔家主惊讶道。   当年拓跋云参加血色试炼时,拓拔家的人是知晓的,他们并不支持,因为血色试炼,几乎是十死无生。   但谁也没想到最后拓跋云活了下来,一路在人皇殿修行,最后还成为了人皇殿的殿主。   “嘲讽印记?”有人奇怪道。   “所谓的嘲讽印记,便是吸引灵兽的印记,一旦进入石台山,便会散发出一股特殊的味道,会引的灵兽疯狂!”拓拔家一名族老解释道,“当年拓拔殿主的血色试炼,也经过了这一关,只不过……”   “只不过本座的嘲讽印记,没有你的嘲讽印记这么强,这是因为你的实力,比本座当初参加血色试炼时,要强的多。”拓跋云解释道。   “血色试炼的最后一关,竟然这么恐怖!”三大家族的年轻子弟,全都望而生畏。   此刻他们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叶礼河会放弃那个名额了,虽然大部分原因是针对叶天泽,来讨好望月宗。   可以叶天海的实力,恐怕也很难通过血色试炼,因为试炼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   那些怀疑拓跋云会放水的人,也都闭上了嘴巴。   “除此之外,你还要斩杀一头四品灵兽!”拓跋云说道。   “什么,还要杀一头四品灵兽!”三大家族的人皆是惊呼。   叶天泽也愣住了,如果只是在石台山生存的话,他有很多办法做到,可在三天之内,还得杀一头四品灵兽,就有些困难了。   他的实力虽强,却还没跟四品灵兽交过手啊,但他也知道他现在要想杀四品灵兽,还是很困难的。   “有什么好惊讶的,他之前不就杀了一头嘛。”   “也是啊,对我们来说确实困难,可对他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那也未必,毕竟他头上可是有嘲讽印记啊,不可能专心的让他去杀一头四品灵兽的。”   三大家族的人议论纷纷,可丘长老却松了一口气,他正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在石台城杀叶天泽。   现在到好了,有了血色试炼,他就有十成的把握,让叶天泽死在血色试炼中。   “他死定了。”雷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夜已深了,诸位该回去了。”拓跋云扫了他们一眼,“最后一关,明天才开始。”   随后,三大家族的人纷纷离去,叶家人是最后离开的,看叶天泽的目光无比复杂。   今夜石台城注定无眠。   叶天泽在狩猎的表现,已经震撼了三大家族,人皇殿内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人们只能归咎于,四座人皇雕塑里的太玄人皇不认可叶天泽,但其余三大人皇雕塑认可,并为此大打了一场。   而在历史上,太玄人皇的严苛是出了名的,立下了很多规矩,只是后来几大人皇废掉了一些规矩,但基本的东西都还留存。   人皇雕塑显灵这事虽然出奇,却也并非没有发生过,所以他们并没有深究与此。   深夜,叶家。   “叶柏天,人皇殿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你叶家出了一个天才啊。”叶家后院,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   “丘长老何故如此阴阳怪气,该做的,我叶家都已经做了。”一个老迈的声音传来。   对话的两人,正是叶柏天和丘振明。   两人一个是望月宗长老,一个石台城第一强者,但地位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呵呵,叶柏天,你难道没想过,要让叶天泽重回叶家吗?”丘长老冷道,“毕竟,他可是为你叶家,夺下了狩猎第一,而且,还得到了人皇庇佑,更重要的是,他还领悟了你叶家先祖的超一流枪法!”   “想过。”叶柏天的回答很直白,“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活下来,可即便他活下来,我叶家也赌不起。”   “哈哈哈……”丘振明大笑道,“你到是计算的清楚,不过,我今日过来,可不只是来找你聊天的。”   “你想让我明日帮你对付拓跋云?”叶柏天猜到了他的意图。   “你是聪明人,你在背地里耍了什么手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叶家必须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是选叶天泽,还是选望月宗!”丘振明冷着脸。   别人不清楚,可他却很清楚,别看叶家从始至终,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可却并没有完全放弃叶天泽的意思。   叶家的意思到很明白,两边都不得罪死,万一叶天泽成长起来了呢?   可现在丘振明就是要叶柏天做出选择,望月宗和叶天泽,叶家只能选一个。   更~z新9最Y,快M上酷+匠o网…   “老夫帮你拖住拓跋云,剩下的事,便是你望月宗的了。”叶柏天面无表情,“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你说。”丘振明露出了笑容。   “把天星带到望月宗,帮天星恢复灵血。”叶柏天说道,“另外,天海这边,你也不能亏待了他。”   “这有何难,明日我望月宗弟子到来,我便命人,送叶天星去宗门。”丘振明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