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泽并不知道丘振明和叶柏天的交易。   此刻他正在人皇殿的血室中修炼,这血室跟叶家的灵室不同,灵室里充斥的是灵气,但血室里充斥的却是血气,但血室的压力,却要比灵室大很多,里面的血气无比狂暴。   这也算是拓跋云给他开的一个小灶,一般只有加入人皇殿,才能够进入血室修炼。   对于白天的事情,拓跋云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提醒他明日试炼,要提防一下雷家的人暗杀。   盘坐在蒲团上,叶天泽运转浑天诀,吸纳起周围的血气。   这些血气,全都是狩猎所得的猎物,人皇殿收了这些猎物,提炼出精血,灌注到血室当中。   所以,稍稍深吸一口,都是一股浑厚的精血,进入体内,比服用精血丹的效果还要好一些。   “可惜,这血气没有属性,要不然到是可以尝试一下,强化其它的灵血。”叶天泽想道,“不过,拓拔殿主让我进血室修炼,恐怕是为了让我突破聚鼎境吧!”   叶天泽很明白拓跋云的意图,但他要想突破聚鼎境,可没有这么容易,虽然他的火灵血,已经到达了强化九阶,境界也达到了觉醒境界巅峰,但距离突破却还差了很大一步。   他修炼的是浑天战体,到达觉醒境,必须把战体第二重炼出,才能够进入到聚鼎境。   “这些血气,到是锻炼战体的最佳选择,三日血色试炼,也足够让我积累出足够的煞气。”叶天泽心底想道。   他张口一吸,狂暴的血气,立时灌注入体,随着浑天诀的运转,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可怕的血气旋窝。   全身剩下所有的毛孔全都张开,吸收着里面的血气,精华被淬炼入血肉,杂质都排出了体外。   “酷"S匠网i正*!版首发cf   如果拓跋云看到这一幕,定会惊掉了下巴,他确实想让叶天泽突破聚鼎境,把灵血化为灵力。   这样他的实力会更上一层楼,可他却没想过让叶天泽这么吸,一旦控制不出血气,不但无法提升实力,反到是会被血气撑爆了。   次日。   血室已经清明,里面的气血,几乎已经被叶天泽吸收一空,这可是几百头灵兽精血汇聚而成。   但这效果也是巨大的,叶天泽的境界虽然没有提升,但他战体第二重,却已经有了雏形。   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蕴含着恐怖的气血,每一寸肌肤都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就像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会爆发。   当他收敛气息时,又像死火山一样,虽然蕴含着毁灭天地的力量,却隐而不发。   “以我现在的实力,一般的三品灵兽,根本不是我一回合之敌。”感受身体内蕴含的澎湃力量,叶天泽脸上充满了自信,“若是展开浑天战体,爆发出体内贮藏的血气,即便是半步四品的灵兽,也可一搏!”   虽然血室里的气血,已经被他吸收一空,但他并没有完全吸收,以他现在的境界,已经到达了极限。   但这些气血,全都被他贮藏在体内。   不过,浑天战体达到一重后,跟之前不一样了,贮藏在体内的气血虽然无法吸收化为己用,却可以使用。   当战体爆发时,这些气血会将他的实力,短暂的提升一个层次,直到气血完全耗尽为止。   这有点像聚鼎境的灵血燃烧,只不过,叶天泽使用这些气血,可不会被烧成灰烬,更不会元气大伤。   如果将煞气淬炼入骨,配合着气血使用,爆发出的力量还会提升一个层次。   “没有效果吗?”看到他走出来,拓跋云奇怪的问道,他感觉叶天泽跟昨天没什么大的变化。   “还行。”叶天泽当然不会说,自己已经把血室吸空了。   “可能是你之前提升太快,以至于现在到达了瓶颈。”拓跋云安慰道,“这样也好,提升太快,日后根基不稳,现在暂停下来稳定一下境界,对你未来有很大的帮助。”   不等他说话,拓跋云道:“走吧,通过了最后一关,你便可正式加入人皇殿了。”   当他们再次来到山口时,只见三大家族的人早已在此等候,丘长老也不例外。   看到叶天泽到来,丘长老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杀机,但他并没有着急动手。   “诸位观礼可以,但本座还是要提醒诸位,若敢破坏血色试炼,休怪本座无情!”拓跋云扫了众人一眼。   三大家族的人纷纷退后。   “开始吧。”拓跋云说道,“莫要辜负本座一番期望。”   叶天泽点头,身形一闪,便进入了石台山。   见他离去,丘长老冷笑一声,道:“恐怕他要辜负拓拔殿主的期望了。”   “呵呵,以他的实力,只要不犯大错,要通过血色试炼并不困难。”拓跋云自信道,“到是你丘长老,日后恐怕会寝食不安了!”   “哈哈哈。”丘长老大笑道,“拓跋云,你终于暴露私心了?可惜,他今日必死无疑,莫说那些灵兽,我望月宗的几大高手,便能让他殒命。”   拓跋云一听,脸色大变,怒道:“丘振明,你望月宗敢破坏我人皇殿血色试炼,是想与我人皇殿开战吗?”   “哼,拓跋云,你少在这里给老夫戴高帽子,你一个小小的石台城殿主,还没有资格说这番话。”   丘长老冷笑道,“等杀了这小子,到时候你这个殿主能不能坐的稳,都是另一回事,你还是担心了一下自己吧。”   “本座确实没有资格叫人皇殿与望月宗开战,可在我的地盘上,你敢派人破坏血色试炼,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拓跋云当即下令道,“人皇卫听令,凡是破坏血色试炼者,甭管是谁,杀无赦!”   “诺。”一群黑衣人,当即拔出了横刀。   拓跋云扫了丘长老一眼,带着人便准备入山。   “拓拔殿主,哪里走,小辈的事情,让小辈去解决,岂不是很好?”丘长老拦住了他们。   “你挡得住我吗?”拓跋云面色阴沉。   “殿主破坏规矩,老夫可就看不下去了。”一道身影闪现而至。   众人一看,正是叶家老祖,叶柏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