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明明水晶球与其他人测试起来并无多少大碍。   但就是像有一股无形的气浪自水晶球之上爆发而出一般,让人忍不住用手挡在了自己的脸前。   同时似有一道旋风,在风世扬周遭卷了起来,如虎啸龙吟一般,明明看不见,但就像是真实存在的一般!   “世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看样子他自身所修功法已经高级到了一个不敢想象的境界!”风世英微眯着眼,沉思着他这个儿子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奇遇?   风世扬慢慢的将手收了回来,呼吸了一口气,将气息内敛了起来,一刹那,那先前原本就不存在的威势更是消失得空空荡荡,众人反应过来,都是像见了鬼一般的瞧着风世扬!   “大伯?不知道我这算是过关了没有?”风世扬朝着风明辉问道。   自风明辉眼中的精光不加掩饰的透露而出,“这小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竟然在这般短的时间,已经有了炼气六重的境界!是吃了什么圣药吗?!”   所谓圣药,就不仅仅是丹药师便能炼成的了,那是自天地初开以来,伴随着时间沉淀,天雕地琢而成。   此等圣药,常人服之,便如醐醍灌顶,修为大进!若风世扬真的无意中得到了这么一株圣药,绝不至于还在炼气之境徘徊。   只是风明辉并不知晓,只能如此猜测!但最为主要的是,风世扬即便是炼气六重,却又如何能释放出那等似有似无,却威压十足的气势?   想着这些,风明辉精光闪烁的眼眸之中已然开始有着杀意浮现!   “族长?!”   风世扬又问了一句,嘴角的那抹玩味挥洒不去。   “炼气六重,合格!”风明辉反应过来,宣布了结果。   “呵呵,多谢族长了!”风世扬假意的抱了抱拳,在众人审视怪物的目光下,回到了风世英身后。   “世扬,好样的!”风世英点头称道。   “少爷,你刚才可真帅!”粱漪琪有些羞涩。   对此,风世扬只是一笑而过,道着:“看接下来他会干些什么吧!”   “父亲,这家伙竟然达到了风家测试的要求,如此一来,我们如何对他动手?!”王昊看着自己那断掉的一只手,声音恶意十足。   闻言,王厉冷笑一声,不屑的道着:“那又如何?今日,不仅这小子要死,这个风家,老子也要吞下来!”   “父亲,我们不是和风明辉那老家伙……”王昊有些不解,因为他断手一事,这些日子在养伤,对于有些事情不太清楚。   “看着吧,好戏才刚刚开始!”王厉看了看万般表情尽皆被融入眼神之中的风明辉,自己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狠光。   “不错,你能达到如此地步,我很欣慰!三弟,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风明辉言不由衷的说道。   “呵呵,那也多亏大哥的细心照顾了!”风世英回应道。   风明辉并没有继续接话下去,而是将目光从场中人身上粗略的扫过,然后说道:“经讨论,若是一味的追求明面上的修为,也是无用,因此,这次家族测试除去测试你们的修为几何之外,还要在测测你们的战力!”   “接下来,大家可以自由挑选自己想要挑战之人,没合格的也能挑战合格的,若是成功,便能继续留在家族!”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风世扬嘴角带着些许的玩味,摇了摇头。   因为在风明辉说过这些话之后,先前测试时,修为没有通过之人,便是将目光投向了他,就像是一头头饿狼在看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绵羊一般。   “好了,大家可以挑选了!”风明辉十分淡漠的说道,就像此事安全与他无关一般。   “禀告族长,我要挑战风世扬!”   “我也要挑战风世扬!”   “别和我抢,风世扬是我的!”   或许是因为废物的形象在风家亦或者整个清风城都根深蒂固的原因,众人都是认为风世扬能通过测试是运气之因,而现在他们便是能够将这个运气抢到自己手上来。   “族长,这个规矩好像以前在我风家一直没有出现过吧?!”风世英的声音有些阴沉,因为他觉得,风明辉就是在故意针对他一家,当然了,风明辉也确实是这般想的。   “呵呵,风老弟,现在可不是你当族长的时候了,我觉得如今风家这个规定就挺好,至少能为你风家除去不少滥竽充数之人!”王厉这个时候不和时宜的说上了一句。   “这是我风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说话了!”风世英因为恢复了修为,说话的底气也强上了不少。   只是对于风世英这般不和气的语气,王厉似乎并没有放在耳中,打了一个哈哈,说道:“那是,毕竟我只是一个外人,这是你们俩兄弟间的事。”   他这一句,看似平常,但只要稍微有心者,便是能够听出其中那股挑拨之意。   “这姓王的,当真不是好人一个!”风明辉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但他却并不在意,因为他就是要针对他这个三弟。   “三弟,你这事无需再说,这是我和众长老商议之果,的确对我风家有益无害!”风明辉说的还是那般淡漠,完全没将风世英放在眼中。   见状,风世英怒火上涌,功法运转起来,就要展露修为,但这时,风世扬却是将手放在了他的肩上。   “族长,就依你所言。”风世扬朝父亲笑了笑,示意他不用担心,然后将目光转向风明辉,说道:“只是这么多人都挑战我,不知道能否先让我挑战他人?”   “这个自然可以,说说吧,你想挑战谁?”风明辉眼中闪过一抹嗤笑,因为风世扬的废物已经深刻的映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即使前些日子,风世扬还斩掉了王昊的手,但他并不知晓实际过程,只是认为是莫驹在暗中相助,其实就连被斩掉手的王昊也是这般认为的。   “那好,我要挑战的便是……风渊!”   说着,风世扬将目光看向了风渊,他这话一出,众人的窃窃私语便是响了起来,无非就是说他脑袋坏了,异想天开,自取其辱一类没有营养的话语,但是这些他又怎会放在心上?   其实他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方法,都已经开战了?又何须再遮遮掩掩?风渊而已,他有的是办法对付。   最为主要的是,这样也免得一些小鬼打扰,徒劳浪费了时间,他就是要杀鸡给猴看,而这只鸡,便是一直针对他的风渊“表哥!”   酷7*匠(网y首D发}3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