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风明辉微眯着眼睛,不知道风世扬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以卵击石,很好玩吗?   就连风世扬的父亲都不由的将眉头皱起,想要劝说一番,却是被风世扬给打断了话。   “族长,我既然说出来,自然是经过考虑的,只是不知道风渊表哥是敢还是不敢应战?!”风世扬语带挑衅,看向了风渊。   “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只是没想到你不仅废物这么多年,原来连脑子也不太好!”风渊不屑的说道,一个纵身,跳到了练武场之上,离风世扬距离不过几米而已。   “那就请风渊表哥赐教了!”风世扬抱了抱拳,体内的风帝不灭经已然是开始运转了起来。   “风渊,说到底都是同族之人,你出手之时,还是要保留几分!”风明辉“告诫”着。   “族长放心,我自有分寸!”风渊脸上狞笑一闪而逝,不过一个废物而已,就算他留手,断手断脚也是逃不脱的。   说着,风渊脚下一瞪,速度爆增,曲指成爪,划过空间之时,带着些许的青色寒光,又有疾呼呼啸之声响起,也不娇做,眨眼间来到风世扬之前,便是朝风世扬胸口击去。   见状,风世扬只是微微一笑,也不闪躲,他这般行为直接是让在场之人认为他是不知道如何抵抗,亦或者是根本无法抵抗,只能认命!   “废物果然是废物,风世英,今日过后,风家便再无你父子,如此一来,我才算是以绝后患!”   风明辉将目光从场中看向了他那“三弟”,发现风世英紧紧捏着轮椅握把,明显是紧张之因。   便是猜到了此番结果,眼光离去,却是没有发现那被风世英用力捏过的扶把之上有着介于光与暗的凌厉在慢慢浮现而出。   同样的,被风世扬母亲紧紧抓住手臂的粱漪琪,面露担忧,眼中光光涌动,身体之间,隐约有着凤鸣之声浮现。   所有人都认为风世扬必败无疑,因为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要以炼气六重去对抗通经二重,完全不可能!   只是,等到风渊的手抓即将触碰到风世扬的胸口之时,风世扬脚下一动,便似清风吹过,无声无息,已经是来到了风渊背后。   这乃是风世扬所习身法,品阶之高,在整个九州大地都能排的上号,因此,风渊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便是感觉到了背后一窒,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压袭来。   同时,手上打空的感觉,也是让风渊立即反应过来,一个扭身,便是瞧得一个被风旋包裹的手掌只朝自己面部而来。   “这小子,速度怎么会怎么快?!”风渊心中一惊,略显慌乱之下,结出一个手印,打了出去,和风世扬对击在了一起。   “轰隆~”一道闷响,自风世扬和风渊交掌之处传出。   突的,风世扬面色略微一白,将“风过无痕”施展而出,连退了数步,这才将那股通经之期的力道给卸了下来。   “看来果然是修为太低了些,即使我有风帝不灭经,但因为还未到达通经境,也是无法展现它的威能!”风世扬眼中精光闪烁,瞧着退后了三步的风渊。   “怎么会?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能够逼我退后?”风渊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这是在是太没道理了,按理说他是通经境,对付只有炼气之境的风世扬来说是能是碾压才是,绝无后退的道理!   同样的,这一下对掌,不仅让许多人动容之外,也是让风世扬一家人都是松了一大口气。   “这小子有古怪,渊儿,你就别留情了,免得日后真的成长起来!”瞧得那看向自己有些茫然风渊的目光,风明辉眼中杀意浮现,给出了提示!   “父亲,这小子身法的确古怪至极,当日便是凭着这个,竟然是让孩儿进不了身!”王昊对王厉说道。   闻言,王厉点了点头,却是阴冷一笑,答着:“无妨,这小子身上或许是有什么秘密,但这个秘密会被我们掌握在手中!”   “风世扬,不好意思,真的是用废物的眼光看你太久了,没改过来,刚刚就算让了你一招,接下来,可别怪我这个表哥不留情了!”   说着,风渊便是再次摆出一个姿势,晃动间,便似一头蛮牛冲向了风世扬,同时足下一点,自天空划过一道弧线,腿上便如燃起了一道火焰,让空间微微扭曲,直逼风世扬脑袋。   “风渊表哥,这些废话就别多说了,你还是能碰得到我,再夸下这个海口吧。”   风世扬摇着头,脸上不屑是那般的明显。   “大言不惭,我这个做表哥的,是有义务让你知道何谓失败!”   “火焰腿!”   随着风渊一声大喝,他腿上火焰又汹涌了几分,压下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仅仅是那强大的风压,便是卷起了地面之上一道又一道的尘屑。   “我说过了,若是我不想,你连我衣角都是沾不上!”风世扬再次施展身法,身子便是化作了一道不可捉摸的清风一般,再次让风渊的这看似强悍无比的一击落空!   由于风世扬躲了过去,风渊这一记火焰腿,则是硬生生的击在了地面之上,强大的元力直接让坚硬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小坑,碎石飞屑一下子弥漫而出。   “这混蛋是从哪儿学来的这般奥妙身法?竟然连我都有些捉摸不透?!”风明辉心中震惊不已,并不是因为风渊未能击中风世扬,只是因为在他看来风世扬脚下踏过的方位明明平白无奇,但就是在这般平白无奇之中,似乎又蕴含着天地至理。   也是因为如此,让他断定,风世扬一定是遭遇了十分重大的机缘!   “废物,你就只知道躲吗?!”风渊有些恼怒,自己的元技再次落空,让他彻底明白,风世扬的确不是以前那个废物了。   但他十分憋屈啊,明明自己实力要高上那么多,但却连风世扬的衣角都沾不上!   “你连我这个废物都碰不上,凭什么说我是废物?也罢,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说着,风世扬脚下一动,便是来到了风渊面前,还不待风渊反应过来,他又是绕到了风渊身后。   风渊毕竟修为高上不少,呼呼一掌便是转身,朝风世扬挥舞而去,但不料这也只是风世扬一个虚招。   趁着风渊这一击打出,风世扬眼角一凝,凭借上一世修为见识,已然是察觉出这一击破绽弱点所在。   他侧头一篇,感受着自耳畔闪略而过的那股凌厉,左手曲手成爪,一下子便是抓住风渊那灌输了汹涌元力的右臂,趁势向后一拉。   同时右手捏成拳头,猛然的撞击在了风渊的胸膛之上。   风世扬这一击,并没有动用任何元技,只是凭借前一世战斗的技巧,抓住机会。   g@酷匠网正版首,发_“   而且这一击,不仅有他自己的力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带着风渊自己的元力。   被这两股不同力量击在身上的风渊,身子猛然一震,而后便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震得跌落地面,最后又滚动了十几米,这才稳住身子。   但此时,风渊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