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便如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原本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废物的风世扬,但就是这个废物,却将风家的第一天才给击得吐血。   一时间,大多数人都是感觉到了一种天地变换的感觉。   “好!不愧是我儿子!哈哈~”风世英十分的兴奋,从未这般酣畅的笑过。   粱漪琪看着风世扬那略显单薄的身躯,美眸之中有着奇异光彩焕发而出。   而那个风玥玥,眼中也是流露出若有所思。   很出乎意外的,风明辉竟然没有表露得太多,就好似风世扬击伤的并不是他儿子,他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便恢复如初,就好像真的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一族之长!   “你输了!”风世扬淡漠的看着双膝跪地,还蜷缩着身子的风渊,声音是那般的平常,甚至连胜利的喜悦都没有。   那是因为在他眼中,风渊根本就能算做一个对手。   “呵呵~”风渊也笑了,带着些许的自嘲,然后缓慢的站了起来。   “我是真的没想到,在我眼中本该是废物的你竟然能将我逼到这一地步,不过,你认为这就完了吗?”   风渊张口见,有着鲜血继续从他嘴角溢出,有些狰狞。   “任凭你如何,事实就是你连碰都碰不到我,还有就是你吐出的血,便是最好的证明。”风世扬不想和风渊继续扯下去。   他朝四周略微的看了看,只见先前一群想要挑战他的人,此时都已经按捺出那股蠢蠢欲动,杀鸡给猴看,他成功了。   “哈哈~”风渊披散着头发,眼中血红,笑声之中带着一股疯狂之意,“那就让你看看,等下你是如何趴在地面上,连求饶的话都是无法说出!”   语罢,风渊那原本披散着的头发,便似被一股无形的风给吹动了起来,而后身上的气势也是一点一点的增强而来。   有着一丝丝血色弥漫在风渊的周身,同时,风渊的修为也在一点一点的攀爬,很快,便是从通经二重到了通经五重的境界!   “强元丹!风明辉你疯了吗?竟然让他吞服下强元丹!”风世英一下子便是看了出来。   何谓强元丹?那是一种能在短时间之内让吞服者爆发潜力的丹药,遇上强敌之时,最为有效不过,只是却是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有着七八天的时间,必须躺在床上度过。   因此,当瞧见风渊在不敌之时,竟然用这般拼命之资,也是让风世英动了真怒。   “这是什么话?比试之前我可没说过不许用这等辅助之物。”风明辉说的很淡漠,同时也在心中庆幸自己的考虑周到。   “还有就是,现在我是族长!”陡然间从风明辉眼中射出两缕威压,直朝风世英而去,这一次,当他瞧见了风世扬的潜力之后,也是彻底决定,一定要斩草除根!   “你可别欺人太甚!”   只是风明辉失望了,只见风世英手掌猛然一握,轮椅的扶手被他捏成了粉末,同时一道并不比风明辉弱上多上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融魂之境?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恢复修为?!”风明辉睁大了眼睛,这一刻,那般恐惧之感便似浪潮一般朝他压来,令他有些喘不过气。   也是因为这般,竟然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脑袋一阵混沌。   其余风家各位长老同样动容不已,都是在心中升腾起一种感觉,那就是风家可能要大乱了。   做为观礼的王家和李家众高层之间,同样有着唏嘘之声响起。   “父亲,他不是彻底废了吗?怎么会这样?!”王昊十分的不解。   王厉眼中冷光不断浮现,最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修为回来了又怎样,既然让他做废人他不做,那就让他做一个死人!”   风世英的这般气势散发,并没有惊动那动用服用了强元丹的风渊,他笑得是那般的狰狞。   “风世扬,你若现在认输,念在同族之情,我或许能饶你一命!”风渊握了握手,显得十分的张狂。   “这就是你的依仗?对付我一个炼气境的人,你竟然还服用丹药”风世扬说的十分不屑。   “只是为了更加保险而已,当然,还不止这些,现在我就让你瞧瞧!”   P更5新最“@快`上酷x匠7网:)   说着,风渊双手张开,向前轮了一个圈,随着他的动作,便用汹涌的元力朝他涌现而去,隐隐间,更是有着一道兽鸣之声狂呼而起。   “风明辉!你好大的胆子,天风青兽决,唯有我族族长才能修行,你竟然私自传授给你儿子!”风世英怒不可遏的说道。   这是风家的顶尖功法,已经堪比天级下品之功效,乃是风家立家之根本,按照规矩,也唯有族长才有资格修习,因为这功法即使放眼整个大周都能算做宝物。   本是风世英父亲拼命得来,只是为了不那么引人觊觎,这才规定,唯有族长才能修炼!   却不料风明辉竟然私自传授给了风渊!   “那又如何?似渊儿的的修为,在我风家之中,年轻一代又有谁能比得上?成为族长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为了让他更快的成长的起来,又有何错?”风明辉十分不屑的说道,却是没有发现一些长老都是露出了不满的情绪。   “我先说好了,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事,我定要让你儿子加倍偿还!”风世英因为愤怒,已然使得他脸庞有些扭曲。   “三弟,着什么急?你就不能安心将比试看完再说?”风明辉撇了一眼,便不欲再和风世英争论。而是将视线看向了比试中的两人。   既然风世英已经暴露了修为,风明辉想的便是最好自己的儿子将风世扬的儿子给斩了。   那时候风世扬定然恼羞成怒,与自己出手,而现在风世英修为还没有完全修复,他有信心彻底除去这个祸胎!   “功法是不错,但是你施展起来,却是有些太过垃圾了!”风世扬还是没有动容,而是又嘲讽了一声,这也难怪,在他眼中,风渊的功法,他的确是不会正眼去瞧。   “口舌之争,没什么意义,只希望待会儿你还有能力如此说!”风渊冷笑一声,青光在他身上迅速变换,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有一只狰狞的猛兽虚影将他笼罩而起。   同时,风渊的速度也是陡然间增长了几个档次,便似真的嗜血的猛兽一般,冲到风世扬面前,一爪撕过,带动空气晃动,多上了一抹戾气浮现。   “幽冥鬼爪!”   呼啸之声大做,一时之间,风世扬周遭便似出现万千鬼爪,将其退路全部斩去,就连施展身法的机会都是没有!   其实这也是风世扬并不打算继续闪躲的缘故,只是风渊不知道而已,还真的以为风世扬必死无疑。   “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若是你不愿意有那个样子,我便帮你!”   听着风渊那戾气腾腾的言语,风世扬也是感觉到了他这一击之中带着的杀意凛然。   这也是让风世扬动了真怒。   冰冷,一点一点的从风世扬眼底浮现,很快便是将其全部覆盖,同时他握紧了拳头,一道小风旋将他的手掌包裹而住。   而随着这道小风旋的出现,一股彭拜的凌厉也是逐渐涌现了出来。   “千幽舞魔杀!”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