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万药斋的莫驹对风世扬的看重可都被重人看在眼中,也是因为如此,让王厉付出的极为大的代价,这才终于将莫驹给支开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之内,他想要的不仅是将风世扬给铲除,更是要将风家也给吞并下来,任务很重,由不得他不谨慎对待。   风世英和风明辉又一连对过三掌,一掌强过一掌,这三次对碰。每一次都犹如两座山丘相撞,三次下来,原本还显得宽大的炼武场已经化作狼藉一片。   同时二人都是感觉到胸腔的一股气血彭拜,慌乱之间,退后许多,又各自运功,才将那股彭拜之感给压了下去。   “风世英,你儿子伤了我儿子,这事我跟你没完!”风明辉红着眼,咬着牙,脸上狰狞毕现!   “我说过了,这是后辈之间的比试,你做为族长,还是得注意点身份,言辞!”风世英可没有风明辉那般失去理智,因此说话间,可谓是一针见血。   “呵!你也知道我才是族长?那你说,你这般忤逆族长的话?可知是犯下了何等的大罪?!”风明辉冷笑一声,无论如何,现在的他才是风家族长,生死大权还是在他的手中。   语罢,他大手一挥,指向风世英,喝道:“来人,将这几个逆贼拿下!”   “蹭蹭蹭~”等他这话说话,便是听到一阵阵铿锵之声,风家的侍卫冲了进来,将一层层闪烁着寒光的利刃,明晃晃的将风世扬一家都是给围了起来。   “风明辉,我看你这个族长当真是当傻了!我风家的精锐何时成了你解决私人恩怨的武器?”风世英沉下了脸,他没想到风世英如此不讲规矩放在眼中,就好像风家真的只是他一个人一般!   “哼!”对此,风明辉只是冷笑一声,又道:“风家长老,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个逆贼给我拿下!”   只是,这一次风明辉却是吃了瘪,那些长老都是面面相觑,因为这事的确是风明辉做的不对。   若是放在以前,风世英还没恢复修为还好说,但如今风世英将修为恢复后,便是让这些长老想起了曾经风世英当族长时的样子。   “族长,这的确只是小辈间的比试,你如此大动干戈,又有外人在场,的确有些不太合规矩!”大长老向前走出一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而这时,风世扬也听出了大长老语气之中的那股不满,心想是因为风明辉擅自将风家的顶级功法私传所致,于是他也上前一步,说道:“大长老,这话可就不对了,风明辉他什么时候又有做为我风家之人的觉悟,想当初我父亲身受重伤,修为尽失,不就是他联合仇人的结果吗?!”   风世扬可不怕得罪人,即使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没有真凭实据,但他还是选择说了出来。   其实这在风家,甚至整个清风城中可以说都是一个众人心知肚明的事,只是都无人有证据而已。   如今被风世扬这般“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   “住嘴!”风世英呵斥道,然后又转向大长老,说道:“我的事暂且不提,就说今天这事,大长老,你觉得他还有资格做我风家的族长吗?!”   既然事情都发展到了这步了,风世英也就不需要再做任何退让了,本来这个族长之位当初就是他的,只是因为出了那档子事,才退了下来。   如今见各位长老对风明辉都有不满,即使风世英还没有准备好,但也决定顺势而为,现将风明辉拉下来再说!   “父亲,事情好像有些控制不住了啊,我们要不要动手了?!”瞧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王昊觉得他王家是该出手了。   “再等等!”王厉眼中精光闪过,手一摆,将身后一众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的长老精锐给压制了下来。   风世扬自然不可能因为自己父亲的一声“呵斥”便会心生怨恨,他就要看看自己的这个“大伯”究竟该如何收得了手!   风家大长老听过风世英的话之后,的确觉得有理,当初让风明辉当上族长也只是权宜之记。   而且这几年以来,风明辉刻意的和本和风家不合的王家合作,搞好关系,也是引起了族中许多之人的不满。   甚至在这个清风城中,都有闲话传出,说他风家用不了几年,便会彻底的成为王家的一条狗,这可是让他风家的名声降低的不少!   “风明辉,你做为族长,却做出以公谋私这等荒唐之事,念你对我风家还有些功劳,你若现在罢手,交出族长一职,风家也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下定决心的大长老,又和其他长老来了一个眼神的交流,一下子便是明白了所有人的想法,当下不再犹豫,宣布了这个结果。   按照规矩,若是众长老一致通过,的确是可以罢免族长的,虽然这个规矩一直没用,就连当初风世英都是主动退位,但到了风明辉这里,可能真的就要开一个先例了!   “哈哈~”听过这个结果之后的风明辉却是大笑了起来,笑的那般疯狂,他看了看在一旁躺着,人事不省已经彻底成为一个废人的儿子,眼中的怨恨之色,越加的浓郁起来!   “你们这些老东西,想在无面前倚老卖老吗?!”风明辉目光从长老身上一一扫过。   “当初我当上族长之时你们就一百个不乐意,如今他修为回来了,是不是我这个临时工就该下岗了?!”风明辉指着风世英,怒目看向大长老。   N,最新、章_b节●Q上:酷.b匠Q.网%   “不可能!”风明辉大手一挥,疯狂之色更重,“这三年以来,我为风家做出的贡献都在那里摆着,你们休想剥夺我的成果!”   “事到如今,你还想反驳吗?!”大长老脸上冷意弥漫而出,“你真当我们这些老家伙不知道三年前你联合王家对我风家族长所做的事吗?只是当初需要以大局为重,不得已才让你当上这个族长,但你却不知悔改,你说说,你的所作所为配得上你族长的身份吗?!”   听到大长老这么说,不仅风明辉脸色一沉,就连风世英的脸也沉了下去。   “看来当初这件事,被蒙在鼓里的也只有我父亲了!”风世扬瞧得父亲那般模样,心中的不屑完全的流露了出来,本来就对这个重生家族鲜有好感的他,到了此时更是彻底磨灭了那仅存的好感。   一个不能明辨是非,赏罚分明的家族,值得他去留恋吗?若不是有表面的那层关系在这里摆着,他才刚刚起步之因,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脱离这个家族!   “呵呵!你们知道又怎么样?!”风明辉只是短暂一愣,便又大笑了起来,“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老家伙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让我成为一个傀儡而已,却不料我的能力已经脱出你们的掌控了吧?”   “你们今日想要抓住我这个辫子,将我拉下来,你们觉得可能吗?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难道你们觉得我在为的这三年就会没有一点准吗?!”   “当真是愚昧至极!”   说着,只见风明辉手中光芒一闪,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个有着巴掌大小的石球。   石球之上有着刻着符印铭文,看上去稍显古朴,却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风世扬一见到这个石球,便是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腾了起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