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乱,一触即发,以大长老为首的风家长老,几乎同时出手,各自掀起一阵元力波动,朝着风世英席卷而去。   mW酷q匠Z网M永久免G费S看U)尊宝娱乐   风世英双腿不便,但靠着极光暗幽典的强大,赶紧抱元守一,变换法门,将数位长老这一击给拦了下来。   但是风世扬势单力薄,而且修为也并不比数位长老搞了,即使凭借所修功法的强大,在这一击之下,也是出现些许内息紊乱,脸色也白上了不少。   “风世英,我承认,若是没今天这事,你的确是我风家族长最好的人选,但是不好意思,为了风家能够逃过今日大劫,只能牺牲你了!”   大长老说着,手上的凌厉更加张扬,与其余长老一起,再次逼向风世英。   “那就让我这个前一任族长看看,你们作为我风家的长老,究竟有几分斤两!”风世英也不是一个软骨头,瞧得四面皆敌,心中傲意陡现,就那般坐在轮椅之上,却是打出一记又一记强大的攻击。   “世扬,快想想办法啊,你爹腿有伤,如何能打得过他们?!”风世扬的母亲瞧得这般情形,脸色也是苍白无比,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风世扬身上,期望他能有什么方法。   但敌方人多势众,可以说风明辉这真的是下了一手好棋,将他一家推到了如今在场所有人的对立面。   粱漪琪瞧得风世扬那冷漠无比的面庞,心中一动,也是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虽然她才刚刚步入通经境,但有者火凰血脉,同时一心想帮风世扬什么,也顾不得许多,就要拼命出手。   可是她功法刚刚运转而开,却是发现风世扬气息变得沉重了许多,她朝风世扬看去,直接风世扬周身渐渐有着一股气压出现。   这让粱漪琪心中一惊,原因无二,她只感觉风世扬在这一刻变得狂暴了许多,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状态!   “少爷,你没事吧?”   只是对于粱漪琪的关心,风世扬并没有回答,他的气息又变粗了许多,在他的摧动之下,原本体内运转的功法,开始逆行了起来。   只有将功法逆转,才能爆发出与他如今境界不符合的强大力量,只是他尚还没有通经成功,平日里就连正常的功法运转都不能顺畅进行。   如今他瞧得父亲被围攻,心下慌乱之际,不顾后果的开始逆行功法,终于是出了些许岔子。   风世扬只感觉身体内部有万千利刃在割据着他的经脉骨骼,让他痛苦万分,但就是伴随着这股痛苦,一种几乎让他全身散架的强大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浮现而出。   那股力量,绝对不是如今炼气境能够爆发得出的,但正是这股并不属于他此时境界的力量涌现出现,或许是走入了岔道,他只感觉腹部丹田一痛,好似全天下的痛苦都被加注其中。   若只是丹田疼痛,风世扬倒也能忍住,但因为逆行功法之缘故,以他尚未通畅的经脉,以致于他已经有了走火入魔的前兆。   千万般中疯狂念头涌现脑海,他看见了前一世和青浅在一起弹琴练剑,言笑晏晏的场景。   诸般和青浅在一起的欢笑时光似放电影一般的在他脑海之中放过,转眼间便到了大婚当日,却是突然间血溅五步,青浅那淡漠冷酷的双眸同样成了他最后瞧见的景物。   诸般恨意一涌而出,并且此时风家诸位长老又一心想要置他一家人于死地,风世扬就要因此爆发而出,遵行心中的恨意,将所有人都给撕碎。   对于风世扬此时变化,那用炸药做为威胁,并且已经成功的风明辉自然不会注意,他瞧得自己那三弟在诸位长老合攻之下,渐显颓势,并且风家的长老为了活命,出手间皆是狠辣无情,如此情形,任凭风世英能耐再打,也绝无长久之理。   做为被围攻的风世英,已经是将体内功法运转到了极致,凭借着极光暗幽典的品质,他如今的底蕴,比之围攻他的长老加在一起,都是不弱。   只是碍于,他练功时日并不算太长,而且双腿不便,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然是败相频现,只是苦苦支撑。   但风世英同样也是心智坚定之人,如今他修为恢复,瞧得以前对自己本是谦卑至极的长老对自己下手如此狠辣无情,心中怒意上涌之极,竟然让他爆发出了几式极光暗幽典的真正威力。   他一连打出九掌,当真是虎虎生威,一掌强过一掌,便如海上浪潮一般,一浪还未跌下,另一浪又是浮现而出。   这九掌掀起了一股极强的气浪,那些围攻他的长老都是瞧得厉害,赶紧结出防御姿势,又是以数人之功联合一起,终于是将这一掌给挡了下来。   不过同样是退后了十几米,才稳住身形。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赶紧将他拿下,莫非你们都想死吗?”风明辉见风世扬如此悍勇无敌,也是动了怒气,便出言威胁,要让这些长老全部拼命围之。   刚刚风世英那几掌威力实在够大,已然引起许多人的注意,比如王家族长王厉,此时他心中便再想:“这风世英能以一敌众,并且坚持了这么久,他当初本已经成了废人,但如今却如此悍勇,想必他的奇遇也是不少!”   想着,他又瞧向了同样算创造奇迹的风世扬,却是将眉头皱了起来。   在风明辉的出声威胁之下,风家的长老也是明白,不能再有任何手下留情了,原本他们心中还有愧,都觉得风世英不该死,但此时在自己生命的威胁之下,终于是将全力爆发而出,便如数头饿狼一般,扑向了风世英。   而风世英先前爆发的几记攻势,已然是强弩之末,如今又被众人全力合攻,终于是被打得倒飞而出,他身下的轮椅化作湮粉,自己恨恨的躺倒在地面之上。   风世扬瞧得这般情况,汹涌的恨意让他本就一团混沌的脑袋更加紊乱,逆行功法带给他的疼痛,刺激着他力量的爆发,一脚踏出,他脚下地板直接化作湮粉。   同时他的双掌已经被幽暗的气旋包裹,呼啸之声,便如万千亡灵在哭泣一般,撕心裂肺。   “千幽舞魔杀!”   风世扬就准备让这些人看看他最为疯狂的一面,直接就要施展出他甚至还没有万千掌握的元技。   只是在他这般神智有些不清之时,从他的腹部位置确实传出以点清凉,瞬间让他遍布全身,同时他那紊乱的气息也顺畅了不少。   一下,风世扬就恢复了神智,他朝丹田位置查探而去,却是因为没有通经完全之故,他只瞧得丹田部位有着一抹乳白光芒闪过,等他意念到时,却是没了反应。   “这是?”风世扬不解,欲要在仔细查探一番,猛然转醒,只见以大长老伸出似鹰爪一般的手爪直取他父亲的天灵盖。   而他母亲也是因为如此,直接晕了过去,风明辉眼中的狂热前所未有。   “妈的,这个老混账!”风世扬管不了那么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咬着牙,就要奋力一搏。   只是在他阻挡之前,一股极强的风暴突然出现在了他父亲和大长老的中间,将两个隔绝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撒欢的羽毛说:   各位兄弟,看的时候,麻烦点点那个推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