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风世英和大长老相距的地板,一下子裂开来,便似一道天堑一般,让所有危险全部和风世英隔绝开来。   这时,众人都只感觉脑袋上有着一股大风吹过,带点些许遮天蔽日的味道,眼睛一花,一道身影便是挡在了风世英的面前。   那道身影看上去有些佝偻,老态龙钟,但是自他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却是让人不瞧得这道身影,风世扬也觉得有些恍惚,从融合的记忆来看已经知道是谁,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同时将体内那逆转的心法也是重新步入正轨。   “父……父亲?”   风世英和风明辉都有些恍惚,同时发出的声音里也带着稍许迷茫。   _D酷匠网。唯C一)正j版;V,其/他都(是tT盗☆P版   这突然到来的正是风世英和风明辉的父亲,也就是风世扬的爷爷,曾经的清风城第一强者,风修战!   风修战没去管他身后的风世英,目光陡然射向风明辉,便似两道利刃一般,直入风明辉灵魂深处。   来自心底的恐惧让风明辉不由的低下了头,同时为了找寻那股安全之感,也是让他心下一狠,就要将他手中的那颗石球给捏碎。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便是感觉眼前一花,风修战已经是来到了他的面前。   “啪~”的一声响起,风修战直接给了风明辉一巴掌,在这一巴掌之下,风明辉毫无意外的倒飞而出,而他手上拿用来引爆风府下边炸药的石球,也落到了风修战手中。   “能耐了是吧?知道自相残杀了?还竟敢以整个风家来做为要挟?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儿子来?!”风修战眼中怒火涌出,全然不似作伪。   他这几年退位,为的就是打破融魂境和灵明境的那层桎梏,好不容易出关,却是见到了风明辉先前的那股疯狂举动。   这如何让他不怒?他本有三个儿子,二儿子命最不好,一出生便是夭折,因此他更是希望剩下的两个儿子能够携手共处,让风家达到另外一个高度。   却不料,大儿子竟然鬼迷心窍,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出来,让得风修战痛心疾首!   “呵呵!”这一巴掌,就像是将风明辉打醒了一般,少了先前的那股疯狂,有的只是怨恨。   “这还不是你造成的?明明我才是兄长,为何你却将族长传给他!”风明辉直视着风修战,不顾嘴角的鲜血,一手指向风世英。   风世扬已经上前,端过一张椅子,让他父亲坐了上去,却没有说什么,如今风修战已经来了,他相信这一切一定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竟然纠结的是这个?!”风修战看上去也被气着了,苍白的胡须在微微跳动,仿佛随时都会炸开一般。   “当初我可是亲自询问过你的意见,但你当时是说你三弟的天赋比你好,你愿意辅佐他,如今你趁我闭关,又对他下毒手,这事你又如何说?!”风修战向着风明辉质问。   “呵呵!”对此,风明辉只是发笑,笑的那般的自嘲,“你当初不过就是试探我,你让我怎么说?难道死皮赖脸的让你将族长给我不成?你可曾仔细想过我这个大儿子的想法?!”   风明辉大声说道,将积蓄已久的怨念,都伴随着咆哮,一下子发了出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我已经是穷途末路,你想怎样就随你吧,但你若是想让我对他展露一点愧对,抱歉,我做不到!”   此时此刻,风明辉也是彻底明白,自己再无退路可走,自己曾经付出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他明白得很,自己犯下了何等的大忌,按照列祖列宗立下的族规来看,他绝无活理。   索性间,便放弃了抵抗,等待着审判的到来。   瞧得如此破罐子破摔的风明辉,风世扬只是在心中冷笑一声,除去不屑之外,没有半点的怜悯。   但做为人父的风修战已然是心中悲大过于怒,哪个做父亲的又愿意自己的儿子落到这个地步?   风明辉做出的所做所为,实在是已经犯下了族中的大忌,并且又有外人在场,若是他再包庇,他又如何能够面对得了的风家的列祖列宗?   自风修战一出来为止,并且解去了风明辉的威胁,先前想要牺牲掉风世英的一众长老也不敢说话。   现在都知道,谁才是风家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做为清风城的第一强者,风修战有着那个实力,在一个家族中掌握绝对的权利。   殊不见,本一开始就没安好心的王厉,此时此刻都流露出退意了么?   过了好久,风修战经过脑海之中经过天人交战之后,终于是亲情大过了族规,他有力的说道:“你走吧,从此之后,你就不是我风家之人,同样也不再是我的儿子,若你以后还敢有冒犯我风家之举动,老夫定斩不饶!”   虽然风修战绕过了风明辉一次,但也是将他给逐出了风家,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至少让他这个犯下了大错的儿子活了下来。   而且逐出家族,这也是族规之中除去死刑之外,最重的一条惩罚了,风修战如此做法,至少能让一部人的嘴堵住,不说闲话。   风明辉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愣了一下,像是没有反应过来,随即他又笑了,笑的是那般的自嘲。   试想他为了风家族长的位置,算计无数,没想到最终落得了一个被逐出家门的下场,不可谓不嘲讽。   只是他也明白,若是不这般,他今日难逃一死。   风明辉缓缓的站起,先是将被风世扬废掉的风渊给抱了起来,恶毒的目光环视一周,像是要将今日的人全部牢牢记住,   而后,他便是带着风渊,从众人身旁走过,一步一步的踏出了风家的大门。   王厉瞧得,眼中精光闪过,对风修战说道:“恭喜风叔叔出关,家父这几年还一直念叨着风叔叔的好呢,今日之事以罢,我定当将叔叔出关一事禀告家父,到时家父定当与叔叔把酒言欢。”   对此风修战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王厉,风家和王家积怨已久,要想让风修战对王家露出什么好脸色,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王厉就像是完全没在意一般,笑意凛然的带着一众王家精英,告辞离去。   风世扬看着离去的王家众人,又想到风明辉和王家之人的勾结,觉得风修战只是将风明辉逐出家族太过轻了一些。   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是被他父亲给拦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