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对于小白而言简直可以用刺激两个字来形容,不大的狗脑袋却似乎一夜开窍,想通了许多事。   千娇苑中装饰最为奢华的香闺,脏兮兮的小白没有主动去找那个还在发火砸东西的花魁姑娘红袖,而是一头扎进了红袖姑娘沐浴的花池中,自顾自的狗刨。   “欺人太甚!”自视千娇苑最美姑娘的红袖铁青着脸,毫不例外,不管是如何长相的女人发火的时候看起来都变得丑陋。   不对,有一个例外,小白印象中据蛮城外骂主人小王八蛋的那个女人发火时依旧绝美。   一楼大堂,楚尘独自坐在那里自饮自酌,黯淡的双眸似有心事。   “公子。”梳妆打扮之后的小鱼姑娘又一次下楼来到楚尘身边坐下。   楚尘拄着下巴便笑了起来:“怎么?这么快又想我了?”   小鱼姑娘脸一红,羞涩之余笑容甜蜜。   见楚尘杯中的酒空了,她乖巧的帮楚尘又斟满了一杯。   楚尘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然后拉着她的手又回到了楼上还弥漫着淡淡春意的香闺中。   “你在千娇苑可曾听说我们扶风国出现了一位碎丹境修士?”靠在床头的楚尘漫不经心的问道。   躺在他肌肉匀称的白皙胸膛上的小鱼姑娘认真的想了想:“公子所说的碎丹境修士是不是很强?”   “在扶风国应该不弱了。”楚尘道,“我对此人比较好奇,貌似叫做章虹。”   “章虹?!”小鱼一惊,忙抬起头。   楚尘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看来是打听对人了。   “如果奴家猜的不错,公子说的这人应该是两个月前陛下钦点的当朝驸马!”小鱼姑娘道。   “驸马?”楚尘双手放在脑后,以章虹的境界的确有资格被扶风国的君主钦点为驸马,拉拢了章虹,扶风国也算是有了一个强助。   而既然章虹都已经被钦点成了驸马,那么原本的章家人应该都已经迁居到了扶风国的皇都上摇城。   “公子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奇?”小鱼疑惑的看向身边的楚尘。   楚尘看了她一眼。   小鱼姑娘低下头:“公子不愿说奴家不问了。”   “倒也没什么,只是想杀几个人罢了。”楚尘倒是不介意直言。   小鱼姑娘一听便是一惊,然后又乖巧的伏在他胸膛上:“奴家一定会为公子保守这个秘密。”   楚尘伸出手揉了揉她满头秀发:“真乖。”   酷匠o网唯c$一◎正x版¤t,0其C他…*都…是◎盗版   在小鱼姑娘的香闺住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楚尘便提溜着已经干干净净的小白准备离去。   “公子还会再回来么?”女人的直觉很准,小鱼姑娘猜到楚尘这趟要离开流云城。   “若回来,定来见你一面。”楚尘扔下一句话后便迈步走了出去。   千娇苑内,其余的姑娘羡慕的看着小鱼姑娘。   “怎么,这千娇苑最漂亮的姑娘陪了你一夜,怎么看你有些无精打采的?”走出千娇苑,楚尘看着蔫了吧唧的小白,感觉这一夜像是被送去结扎了一样。   “呜……”小白哽叽一声。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咱俩的家当昨天这一宿都花光了,知足吧,接下来该办点正事了。”楚尘将它扔到街上。   小白闻言后呆立在原地,家当花光了?   主人你也太败家了吧?!   理财楚尘的确不是一个好手,他比较喜欢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随性,有了兴致,就是给他一座金山,他也能把金山送出去,人这一生,一旦被身外之物所束缚,也就意味着少了很多快乐。   虽然,这样做直接导致接下来这段时日小白连馒头都吃不到了。   对于流云城周边即将出世的遗迹,楚尘虽心里有几分好奇,但更清楚一件事,此时此刻,整个扶风国的无数眼睛估摸着都放在了这遗迹上面,正是他去章家的最好时机。   不得不说的是,扶风国虽然只是一个建国比南楚要晚的国家,但因为扶风国君主的深谋远虑,此时此刻的扶风国已经超越了南楚,如果南楚也同时出现了这个遗迹,可能这些修士们就未必会像昨日那般默契了。   一路向南,楚尘离开流云城后目的地直接锁定在了扶风国的上摇城。   不知不觉间,又是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   这半个多月,一边赶路一边修炼的楚尘终于将章虹碎丹后丹田中的那些丹粉全部炼化,碎丹境大圆满的丹田灵力自不是一般修士能比拟的,楚尘本以为会借此机会一举达到辟沧海大成,但,想法还是过于乐观了些。   体内两大丹田虽都有沧海之势,但距离辟沧海大成还差上两成的灵力。   好消息是,虽然如此,但楚尘已经可以控制灵力外放收放自如了。   上摇城外的深山中,楚尘盘膝在此已经两日时间。   只一抬手,一道灵力飞剑便顺势凝成,而后又被楚尘收回。   下一刻,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前方霎时间出现了七十余柄灵力飞剑悬浮。   吐了一口气,这七十余柄灵力飞剑又悉数消散无踪,灵力重新归入楚尘的两大丹田当中。   “还是太少了。”对此结果,楚尘很不满意。   不管是他遇到的越紫凝还是章虹都能在轻易间凝练千百道灵力飞剑,而他修炼的这段时间却只凝练了七十余道,再多就感觉控制不过来了。   这事要让别人知道估计能用吐沫淹死他。   楚尘修炼才多久,往多了说都没有到一年的时间,而他现在的战力已经与碎丹境只强不弱!   一年碎丹!?   感觉楚宣帝要从南楚皇陵中跳出来用污言秽语喷死他了。   “的确是少了些。”出乎预料的是,这一次连血神宫中的幻神都是如此态度。   楚尘的起点很高!   高得让很多修士无法想象,这也是导致他修炼速度如此突飞猛进的根本原因,但楚尘的根基不稳么?并不是这样,他的根基也很扎实了,甚至为了修炼他到现在为止都只掌握了两种战技!   “主人的心不够静,杂念太多,属下不知当今修士如何,但太古时期的修炼者们在这个阶段已经将神识修炼的有所小成,如若主人不介意的话,属下还是觉得主人应该放缓一下修炼速度,需要平心静气,若能将神识修炼有成,主人辟沧海大成铸就神桥之时会更加容易些。”幻神言道。   楚尘闻言,暗自摇了摇头,忘却杂念,平心静气,对他而言还是有些难度。   南楚虽然事了,但横亘在他心中的父仇却还没有彻底血债血偿,不仅如此,父亲一死,他的身世也彻底成迷,虽此番没有犹豫便离开了南楚,可等到大仇报过之后,这天下,他还真不知该何去何从。   “修炼神识的事暂时先放一放,此事明日再谈。”楚尘回道。   今日,是杀人的日子。   与小白大步走进上摇城中,这是扶风国数百年时间建立完善的皇都,照流云城不知宏伟了多少,城中坊市众多,来来往往的百姓们也络绎不绝。   任何一国的皇都在一个地方都是异曲同工的,那就是皇都皆为三城相套,外城里面套着内城,内城之中套着宫城。   外城居住的大部分为百姓商贾,内城则为王公贵胄,至于宫城,那便是帝王家。   楚尘在上摇城中看似漫无目的的闲逛,实则在观察着内城周边的守军,白天想闯入内城并不容易,这内城之中的守军已经有一些凝丹境修为的将士在看守了。   南楚若没有经历那一番动荡,实际上皇宫中的凝丹境修士也有一定数量。   可惜,动荡之后,那些誓死效忠楚恒帝的凝丹境修士们尽皆身陨。   “等到晚上再入内城寻找章家族人。”楚尘暗暗道。   “小白,给你两个选择,跟着我的话就老老实实的钻进我怀里待着,不然就在外城等我。”   夜晚,楚尘蹲在街上,看着小白。   “跟着主人。”小白吐着舌头,兴奋的摇着尾巴。   楚尘笑了笑,忽然觉得自己对小白是不是不够好,一条狗比起那些妖兽来自是资质有限,未来成就也不可能大到哪里去,可是,那些妖兽在忠心和没心没肺方面是万万比不上小白的。   无论楚尘如何嫌弃,小白都能很快忘记,并死皮赖脸的跟着。   单手将小白捧起,放入怀中之后,小家伙探出了小脑袋。   “进去。”楚尘手指弹了它一个脑嘣,在它缩进内怀后,楚尘也已经施展浮光掠影朝着内城城门掠动而去。   灵力凝成一根细微的金针,虽无法大量凝练,但一根灵针楚尘还是能做到的。   嗖!   寂静的夜,这一根金针直接洞穿了内城北城门处的那一名凝丹境修士的额头,凝丹境修士瞬间暴毙而亡,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还未有倒意。   楚尘却已如一阵风般急掠入城。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灵针被楚尘弹指间射向北城门的诸多守将,白天已经知道了他们换岗的时间,半个时辰一岗,最快的巡逻队也要在一刻钟之后才能抵达这里,一刻钟,足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