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仙师来便来了,又何必如此客气?”   章府。   章氏一族因章虹的缘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从原本一个商贾家族彻底蜕变成了皇亲贵戚。   是夜,章府内张灯结彩,主堂中,章老爷正宴请着两名一身青色华服的年轻修士。   无极宗在扶风国的影响很大,虽宗门位于扶风国西南八百里外的引神峰上,但从章老爷三十年前便将章虹送入无极宗就可以看出,无极宗的名头在很早之前便传入了扶风国,出了章虹这么一位天资卓绝的碎丹境后期修士,扶风国一些根骨不错的孩子们更是争抢着去无极宗拜师求艺。   只不过名气大了之后,无极宗收徒的要求也更加严苛了些。   “章老太师过于客气了,我二人都曾受过长老的指点,此番宗主让我等过来拜会一下章老太师我等心里不知有多激动。”两名修士笑言道。   章虹的身份并没有那么简单,能拥有上品防御灵器的他在无极宗担任外门长老一职,地位颇高。   而此番无极宗宗主派遣大批无极宗弟子与数名长老前往扶风国,为的就是扶风国流云城即将出世的遗迹。   “哪里哪里!”章老爷笑了笑。   两名无极宗弟子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人问道:“章老太师,不知章长老去了何处,为何不在府中?”   “呃……”章老爷张了张嘴。   “实不相瞒,我二人来此还有另一个目的,我无极宗宗主此前已给章长老传讯,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收到答复,不知章长老究竟去了何处,若此番流云城之事有章长老相助,我无极宗的胜算将会更大一些。”   “哎!”章老爷叹了口气:“我也不瞒你们了,说实话,我那大儿子现在并不在扶风国,我有一女儿,远嫁到了南楚,几个月前听闻章虹回来了,便书信一封找他这个哥哥求助,我估计啊,没收到无极宗宗主他的讯息是不是距离太远了,话说回来,虹儿他不会受到什么责罚吧?两位仙师可千万要替老头子保密啊!”   两名无极宗弟子互相看着。   “传讯玉符并不受距离限制,乃是依靠神识之间的联系,如果真如章老太爷您所说,那我二人得回报宗门一趟,此事可并不只关乎流云城,更……”   后面的话没有说,以章虹的性格不可能不回复宗主的消息,很有可能章虹此时已经出事。   可别说南楚,就连修士大量涌入之前的扶风国,单论章虹的修为境界都难逢敌手,什么人能置章虹于这种境地?   “章老太师不必太忧虑,放心,我等不会害章长老的。”   “那好,那好。”年事已高的章老爷生怕这来之不易的一切就这样化为泡影。   “如此,我等二人便先告辞了。”两名无极宗弟子起身道。   “两位仙师慢走啊!”章老爷忙起身送行。   朝着院中走去的两名无极宗弟子正与章老爷说笑时,突然,两名无极宗弟子的身体同时一僵。   然后章老爷便眼睁睁的看着他口口声声的二位仙师“嘭嘭”倒地,眉心处,一丝鲜血往外缓缓流淌着。   酷c匠(网@O正版/首f发8   章老爷被吓得瞬间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周围的丫鬟小厮们也都目瞪口呆。   院中,楚尘面无表情的突然出现在那里。   刚刚所有的对话他全都听在耳中,可他却生不起丝毫的恻隐之心,章虹的父亲百般维护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会因一句话惹得自己儿子受到责罚。   可,就是他的儿子章虹毁了整个靖王府乃至南楚!   “你,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你杀的是什么人?这可是无极宗的弟子!”章老爷指着楚尘既恐惧又愤怒的咆哮道。   “那又怎样?”楚尘反问,同时一柄灵剑瞬间朝着章老爷面前射来,在距离章老爷只有一寸时,悬浮不动。   章老爷被吓得瑟瑟发抖:“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楚尘平静的看着他,看着他死前流露出的恐惧。   “不要杀我,求求你,别杀我!”章老爷忙跪在了地上,就连周遭的丫鬟小厮们也跪在了地上求饶着。   声音引来了府中的侍卫们,楚尘身周已经铺开了一圈金色的灵剑。   “噗噗噗!”那些冲来的侍卫们直接被灵剑贯穿了身体,楚尘的眼睛还是在看着恐惧的章老爷。   他突然想知道,一个人在死前究竟会恐惧到何种地步。   只是,显然他高估了章老爷,一把年纪的老人家被这血腥场面直接吓得昏了过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将来,会不会也有人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冷漠的楚尘站在院中驻足想着,一柄柄灵剑自他身周再次凝聚,而后在这府中肆无忌惮的屠戮着,从他被册封为天策侯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了他的杀戮,第一次上阵杀敌并没有如此感触,但今夜,他心事重重。   看着一具具脆弱不堪的尸体,他找不到半点报仇的快感,因为就算杀光这些人,死去的父亲也不可能活过来,但他并没有产生丝毫怜悯之心。   一个明明连路边的流浪狗都能施以善心的人偏偏又如此冷血。   整个章府,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死在了四处横飞的灵剑之下,楚尘皱着眉头,脑中想了许多事,走出章府的时候也有些漫不经心。   长长的街上,看着已经发现异样并赶过来的大批内城守将们,楚尘身周的灵剑再次横冲直撞。   整条街不多时便铺满了尸体,抬头看了眼巍峨的宫城,楚尘并没有走进去,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一直杀下去,莫名的,觉得那溅起的鲜血很美。   但他及时的控制住了自己。   快速离开了上摇城之后,他进入到了一片深山之中,在深山中穿行的他双目有些茫然,不多时,直挺挺的倒在了山林当中。   从他怀里钻出来的小白诧异的看着就这样好似死过去一般呼吸微弱的楚尘,伸出舌头舔了舔楚尘的脸颊,楚尘仍旧没有半点反应。   焦急的小白在楚尘身边跑了好几圈,最后发觉无论做什么都于事无补时,一屁股坐在了楚尘身旁,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晌午,温热的阳光穿过已经生长绿叶的森林缝隙洒在了楚尘的脸上。   睁开眼睛,楚尘甩了甩头。   “昨夜……”他又使劲甩了甩头,昨夜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可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像是做了一场梦的感觉。   “主人。”小白在他身边高兴的蹦跳着。   血宫丹田中的幻神也在同一时刻开口。   “主人,昨夜你差点走火入魔!无论属下如何喊你,你都没有丝毫反应!”幻神语气中带有一些担忧。   “走火入魔?”楚尘皱着眉头,“我又没有在修炼,怎么可能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并非只有在修炼的情况下产生,属下想不到主人您的杂念竟然这么多!”幻神道。   “杂念?”楚尘自己还是对杂念没有多少了解,昨夜虽然想了一些事,但并没有感觉到杂念过多,相反,那种状态让楚尘有些……陶醉。   很难言喻的一种状态。   “主人,恕属下直言,自您父亲死后,您的修炼之心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了,这是导致你杂念横生的根本原因所在,己心不坚,修炼难成!”幻神道。   楚尘叹了口气,十六年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亲,父亲在时,他便想让父亲以自己为荣,可父亲不在了之后,修炼对于他而言都好似失去了意义,现在所作所为也不过是为了父亲报仇。   “有没有什么方法解决?”楚尘询问。   “最好的方法就是主人您从现在便开始锻炼神识,等您神识足够强大再考虑铸就神桥,不然就算主人您一路修炼突飞猛进,将来遇到大关的时候,这也将成为您最大的隐患。”   “如何锻炼?”   “血神宫内修炼神识的功法倒是有,可属下不建议主人您按照这些功法修炼,那样有些急于求成,若想真正锻炼神识,主人可以从丹器之道中二选其一,炼丹与锻器都需要极为专注才能有所成效,主人无需刻意逼迫神识出现,只需顺其自然,当主人达到一定境地之时,产生的神识将会比刻意修炼的更为强大!”   “二选其一的话……”楚尘犹豫了一会儿,看到身边吐着舌头傻乐的小白后,倒也果断的决定了。   “就炼丹吧,还能喂狗。”   “好,那便炼丹。”喂狗这两个字虽然听得有些不舒服,但幻神还是比较开心的,至少楚尘听从了它的建议,“炼丹本对丹炉要求极高,但主人您已修炼燃血焚天功,如此倒是可以以自己为炉,只是属下要劝诫主人量力而行,千万不可燃血过多。”   “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