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国皇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在几天的时间内就变得举国皆知。   章府被灭门,所有见过杀人者的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一时之间整个扶风国变得人心惶惶,尤其是通过那些尸体,扶风国的君主已经可以断定至少是碎丹境修士所为。   碎丹境修士,之前在整个扶风国都找不到一人,若非章虹以碎丹境后期的修为回到扶风国,扶风国在碎丹境修士方面要逊色于南楚的。   但,此番虽是章府被灭门,却没人第一时间去怀疑南楚。   相反的是,扶风国君主将目光放在了流云城涌进的那一大批修士。   其实,之所以有这种怀疑也并不让人意外,知道章虹此行去南楚的人少之又少,而这些人全部死在了章府当中,所以没人知道章虹去了南楚,短时间内根本就不会有人会往南楚上面想。   而章府被灭门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名碎丹境修士定与章虹有大仇!   寻常若有碎丹境修士进入扶风国肯定会十分显眼,但现在流云城附近遗迹即将出世,在这个碎丹境修士众多、乃至有成婴境修士的扶风国内,想要找一个行凶者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显然,行凶者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选择在此时灭章府满门。   扶风国君主心如刀绞,他疼爱的女儿嫁入章府才多久便受到了牵连,他怎能不难过?   可他此时却什么都做不了,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无凭无据去调查流云城那些碎丹境乃至碎丹境修为以上的修士们,人家会让你查?脾气不好的说灭了扶风国就灭了!   一个小国而已,那些修士又怎会在意?   这件事,扶风国君主唯一能够寻求帮助的就只有无极宗,不过想找无极宗,也得等到遗迹出世之后再说,遗迹出世前,连无极宗都无暇去操心自己宗门内长老到底身在何方的事情,否则也不会只派两名宗门弟子前往章府了。   除非天塌下来,否则,流云城越来越多的修士们肯定不会离开。   如果真是太古时期留下来的遗迹,谁能保证里面会有些什么东西?   流云城,千娇苑。   傍晚时分,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又开始迎客了。   独坐香闺中的小鱼姑娘却是满腹心事,她隐约猜到上摇城出的事与楚尘脱不了干系,但她绝不会说出来的,之所以心事重重也只是担心那位公子受伤了没有。   “小鱼姐,小鱼姐!”急匆匆跑进小鱼房间的姑娘替小鱼姑娘开心道:“还记得半个多月前的那位公子么?他又来了!”   小鱼那双美眸顿时充满了惊喜之色。   楚尘去上摇城的时候在路上花费的时间比较多,因为不熟悉,加上要思考如何离开。   但是灭了章府之后,他回流云城的速度却很快,流云城无疑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好地方,修炼太古功法的他在其他修士眼中也不过是灵气聚海的修为,至少在他铸就神桥之前,很少会有修士对他的修为产生怀疑。   除非楚尘出手。   还未走进千娇苑,楚尘便看到打扮的十分美艳的小鱼姑娘从这三层楼阁正门跑了出来,女子的胸前起伏不定,气喘吁吁却又强自镇定,站在那里朝着楚尘微微一笑。   “公子,您来了?”   楚尘淡淡一笑,身后跟着屁颠屁颠的小白走到小鱼姑娘的面前驻足。   “嗯。”   “公子,里面请。”小鱼姑娘羞涩的邀请道。   楚尘却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一副不得志的模样:“这千娇苑与我而言怕是今生无缘了,囊中羞涩,我只是想在街对面吃碗热面。”   小鱼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住,看着楚尘那一脸的失落,竟有几分心疼。   “公子,要不小鱼请公子您到千娇苑一坐?上次公子给的金叶子小鱼除了要给大奶奶的之外,还剩下不少呢,公子若真的缺钱财,小鱼可以先将那些金叶子……交还公子。”   楚尘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旋即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怎么遇到了你这么一个傻妞。”他摇着头。   小鱼脸色有些难看:“公子莫非是嫌弃……”   话还没说完,楚尘已经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肢,朝着千娇苑内走去:“金银虽是没有,但我有别的啊。”   小鱼顿时脸红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想不到自己竟然被公子给骗得团团转。   小白摇晃着尾巴也跟着楚尘朝千娇苑里面走去,面前几名姑娘突然将它的前路拦去。   “红袖姑娘新定的规矩,任何流浪狗不得入内!”   “啪!”一个牌子立在了娇小的小白面前,一双狗眼看着那上面贴着的红纸,字迹龙飞凤舞,小白泪眼汪汪。   “汪汪汪!”它急忙叫了几声提醒楚尘。   楚尘回头时,身边的小鱼也才想起来,轻声提醒道:“公子,上次公子请这流浪狗可狠狠得罪了红袖姑娘,今日它怕是进不来了,奴家也帮不了公子。”   楚尘摇了摇头,看着小白可怜的拼命摇尾巴的样子心中更有些不忍。   转过头去,搂紧了些身边的小鱼姑娘,进入千娇苑的步伐又加快了些。   “汪?”小白独自站在傍晚的南风中凌乱着。   “看什么看,再不走就把你这流浪狗乱棍打死!”千娇苑门前的诸多姑娘们各个凶神恶煞。   “呜……”小白在那里委屈的哼唧着。   “师兄,好可爱的狗狗啊。”身后,似曾相识的对话响起,紧接着,猝不及防的小白便被抱了起来,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被一名宗门女子搂在胸前。   顾留白看着师妹林诗诗宠溺这流浪狗的样子,那一双眼睛羡慕的都快要喷火了,偏偏这条死狗还狗脸不耐烦的样子。   “算了吧,师妹,一条流浪狗,说不准几个月没洗澡了,我们这便要进去见长老他们,带着它也不好,要不师兄帮你给它找个好的去处?”   流云城涌进的修士太多,客栈已经没地方了,不得已许多门派只能在这青楼落脚。   “汪!汪汪汪!”小白冲着这个侮辱自己的家伙狂吠不止,什么叫几个月不洗澡了?知道本狗上次洗澡是和谁洗的么?千娇苑花魁!你个土鳖!   顾留白眉头皱得更深了。   林诗诗却舍不得道:“那就带着它一起进去嘛,好不好嘛师兄……”   这一声师兄叫的顾留白骨头都酥了,看着千娇苑门前的那些姑娘,他大步走了上去:“我师妹要带着这条狗进去,开个价吧。”   姑娘们闻言一怔,顾留白已经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掏出了专程准备的扶风国通用银票。   “不够还有。”   “够够够!二位快请进!”姑娘们看的眼睛都直了,只要这些人不是像刚刚进去那位公子那样对这条狗,想必红袖姑娘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也不会计较的。   “师妹走吧。”顾留白腰杆挺直,对身后秀美的林诗诗声音十分温柔。   此举自然引得千娇苑众姑娘白眼,哼,这些宗门子弟摆明就是歧视她们,不过钱既然收了,她们也不会再多管闲事。   只不过,对这个顾留白的印象下降了很多,远不如刚刚那位公子。   被抱进了千娇苑的小白看着二楼回廊中搂着小鱼姑娘走进香闺的楚尘,狗眼瞬间起了一层水雾。   “师兄,你看,狗好通人性啊,知道我们带它进来,都感动的哭了呢。”   “算它有点良心。”   “长老他们说在二楼的秀雅居包厢,我们先过去吧。”   “嗯!”   小鱼姑娘的香闺中。   “公子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坐在楚尘腿上的小鱼姑娘疑惑问道。   楚尘摇头:“没什么,我在想那条狗。”   “莫非是公子养的?”   楚尘点头:“也真够笨的,正门不让进就不会从别的地方进来?白跟了我那么久。”   IL酷匠/网|正版Y《首发*J   “这么说上次公子也是故意让姐妹们出丑的?”小鱼忍不住掩嘴偷笑,想不到这位公子竟然这么贪玩。   “对了公子。”小鱼突然想起什么,认真的看向楚尘:“奴家知道不该问,可奴家还是想问一句……”   她凑到楚尘耳边轻声开口。   见楚尘摇头,虽有些失落,但想到楚尘这贪玩的性子,也觉得之前所说的那些只不过是一句玩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那双藕臂环住楚尘的脖颈,紧贴着楚尘的脸颊轻问道:“公子有没有想奴家?”   “不想我怎么会回流云城呢?”   “谁知道公子是不是和那些修士一样,上一次公子您还打听了遗迹的事情呢!”小鱼故作嗔怒。   “我也就是来凑个热闹,我这点微末修为,若真和他们争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楚尘微微一笑。   小鱼却是越来越疑惑,既然公子自知修为低,那上一次明知对方是修士还找茬个不停,也不知道公子这张嘴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不过她也懒得去猜,满心只想听楚尘那些温柔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