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娇苑,秀雅居。   “顾留白见过师父、师伯。”   “林诗诗见过师叔们。”   “坐吧。”席间,无极宗的大长老宋金笙微一点头,然后继续与其余几位无极宗的长老们聊着。   秀雅居内,周遭已经被布下了绝音阵,就算里面大吵大闹,外面也不会有任何人或者修士听到声音,这种阵法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以说算得上是通用阵法,大部分的修士都会有此警惕。   无精打采的小白看林诗诗与顾留白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看向秀雅居内其余一些站立的弟子们所穿的服饰后,便觉得眼熟,抬起头,顿时有几分认真。   宋金笙看了眼小白,见是一条狗后,也没理会。   “遗迹出世就是这几日的事情,诸位长老与无极宗子弟们都做好准备,流云城的修士们越来越多,虽然现在看似风平浪静,大家都没有动手,但遗迹一开,便不会有人选择留手!”   “不知道那个老瞎子这次借着遗迹出世赚了多少天材地宝,明明说好保密的,竟然把扶风国这丁点小国引来了如此多的修士,真应该直接弄死他!”另一位长老咬着牙道。   宋金笙摇了摇头:“他虽非修士,但那一手经天卜地之术已经登峰造极,既然敢登门我无极宗就算准了我无极宗不会加害他,虽其眼盲,但却能看破这天地许多我们无法看到的事物,况且,他的来头可不小,一些超级大宗都有过他的足迹,我们惹不起。”   那长老闻言又低下了头,他既身为无极宗长老虽不敢说完全了解这片大地,但仅窥了冰山一角便也明白,有些人无法招惹。   当今世上,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固然修士占据多数,但在万马千军竟争帆之时,那些选择左道旁门就显得尤为稀少,哪一位一旦有所成就,其背后无形的关系网就绝非他们无极宗所能比拟的。   遗迹出世前,扶风国没有任何异样,他敢说,流云城的诸多修士们至少有八成都是从那个贪财的老瞎子那里买的消息。   任谁能经受住遗迹出世的诱惑?   那老瞎子不知从哪里来,突然登门,便说有太古遗迹即将在附近出世,无需多言,只凭他那一双红色的盲眼就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话。   他的特征出名到已经让人记不清他的名字了。   小白故意无聊的舔了舔自己的屁股,引来了抱着它的林诗诗嫌弃与讶异的眼神,亏自己刚刚还想要亲一口。   呕!   明显感觉到怀抱着的小白身体一僵,林诗诗眉头皱起,不知这狗怎么了。   小白却是挣扎着从她的怀里跳了下来,然后奔向门口“汪汪”叫了两声。   秀雅居众人眉头几乎同时皱了起来。   酷;匠网●(首发.   “给这狗放出去吧。”宋金笙嫌太聒噪。   林诗诗本也有几分不舍,但一想到这狗的癖好,只好低头不说话,顾留白已经打开房门,任由小白奔了出去。   房门重新关上,无极宗的宋金笙已经抬头看向了顾留白,淡淡道:“这趟让你和诗诗二人前往上摇城可查出了什么?”   “汪!”小白跑到楚尘所在的房间门前只叫了一声,门便被从里面打开。   小鱼姑娘看着乖巧的跑进来后直接凑到楚尘脚边蹭着楚尘的小贱狗,有几分讶异。   “好聪明啊,它竟然知道你在这个房间!”小鱼有些好奇。   楚尘低下头看着仰起头与他对视的小白,竟明白了小白眼眸中的意思,小白很少这么看着他,每到这个时候都有话要和他说。   “帮我叫一些酒菜送上来好么?”楚尘微微一笑。   小鱼姑娘点头:“我去吩咐下去。”   楚尘拄着下巴:“我想让你亲自给我端上来,像妻子那样。”   小鱼姑娘脸顿时羞红一片,然后走出去关好门兴高采烈的下了楼。   见小鱼姑娘离去,楚尘将小白抱到了桌子上,道:“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什么新发现了?”   “主人,我看到了你的仇人,无极宗的人就在不远的秀雅居呢。”小白吐着舌头道。   楚尘神色冷了几分:“从头和我说一遍。”   脸还有发烫,明明是被吩咐干活,但小鱼姑娘却很开心,即使知道这只是楚尘的甜言蜜语,可她已经有些招架不住,甚至幻想着如果公子真的愿意的话,她不介意和公子隐居山村,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   这些,可是她之前一百个不愿意的生活。   “能劳烦公子帮小鱼开下门么?”小鱼姑娘站在门外声音甜腻道。   正与楚尘聊着天的小白忙开始追着自己的尾巴像是一条傻狗一样转圈圈,楚尘已经拉开房门,看着端着托盘上酒菜的小鱼,很沉,她的手臂都有些发抖了。   “怎么要了这么多,给我吧。”楚尘单手接过,然后将她拉进了屋中。   门再次关上,看着楚尘将一道道菜摆到桌子上,小鱼也是头一次体会到被其他男人伺候的感觉,更觉得一切都值了。   两盏瓷杯,楚尘为小鱼姑娘满了一杯后,才给自己斟酒。   “公子,这些倒酒的活奴家帮你就好了。”   “无妨。”楚尘淡笑着摇头。   寻常时候,小鱼自觉自己能喝上不少的酒,但今天不知为何醉的却是这么快,或许是因为对面的人让她可以放松下来吧。   看着酒后有些忘情的小鱼,她贝齿咬着一粒花生凑了过来。   “你醉了,我抱你上床歇息。”楚尘将她拦腰抱起。   她却已经缠住了楚尘,像是个小女人一样,不舍的道:“公子也歇息吧,好不好嘛?”   楚尘淡淡一笑:“好。”   轻吻了下她的额头,在她吻上来的时候,楚尘的双指在她的脑后轻轻一点,她便已沉沉睡了过去。   “就听到这些?”楚尘起身,双目清明,凭借灵力化解酒气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他很清楚孰轻孰重。   “嗯。”小白泪眼汪汪的看着楚尘,单身狗的怨气很重。   “我对那个经天卜地的老瞎子倒是很好奇。”楚尘淡淡道,旋即坐回位置,任由小白在桌子上打扫没有怎么动过的菜肴。   “主人若想对一个宗门展开报复,并不是一件易事。”血神宫中,幻神言道。   楚尘自然清楚这一点,微一点头:“我知道,况且若真是这么做了,接下来还不知去哪儿才能安稳修炼,你说,如果我加入无极宗,成为无极宗的一名弟子如何?”   “成为无极宗弟子?”幻神略一沉吟,“这倒是个好主意,这样一来主人一可以时刻关注无极宗的动向,二来也可静心修炼神丹九转,等到主人成就神识,主人也可真正放开手脚。”   楚尘也是这么想的,况且他从来都不了解南楚外面的世界,借此机会,也可以窥探一二,只是如何进入无极宗还需要一个契机。   “我一直都以为街边摆摊算命的是糊弄人的玩意,你说当今世上真有人能经天卜地?”   “有的,主人,只不过,经天卜地听起来很风光,实则天道不可测,每窥一次天道,对自身的损害都是很严重的,那老瞎子到处放出消息换来大量的天材地宝实际上也没有赚多少。”幻神回答。   “看样子,这个世界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加精彩。”楚尘暗暗想到。   悠悠醒来的小鱼姑娘第一件事便是快速坐起来然后左右环视,看到坐在椅子上依旧自饮自酌的楚尘后,长舒了一口气,只不过,很快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她用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生怕这一觉让公子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子。   头发还好,没有凌乱。   不过小鱼姑娘起身后的第一件事还是坐在了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开始补着胭脂水粉。   楚尘嘴角微微扬起。   “稍后,你将此物交给你的大奶奶,千娇苑的修士不少,应该会有修士花大价钱买下它,就当是我住在这里的花销了。”   楚尘取出一株光芒点点的暗蓝色无根草,虽然没有种植在土壤里,但这株无根草却依然没有丝毫干瘪。   小鱼只回头看一眼便知此草不俗,忧虑道:“公子拿出这么贵重之物卖出只为了在这千娇苑的花销实在不值,奴家虽不懂,但也听说这些宝贝可以换很多修士们需要的灵石的,公子还是收回去吧,稍后奴家交给大奶奶一些金叶子,她便不会找公子麻烦的。”   “你这么体贴我又怎么舍得花你的钱,那未免也太没有骨气了,照我说的做吧,只要不让你们千娇苑的大奶奶透露我的消息便可,身外之物而已,远不如这家的感觉珍贵。”   楚尘此话倒并没有骗她,即使身在靖王府他也并没有体会到太多家的感觉,家只存在于他的幻想当中,这里与他幻想的有那么短暂的相近,对于他而言就足够了。   小鱼一愣,抿嘴不语,虽然这几日听多了楚尘的甜言蜜语,但她总能感觉到楚尘时不时不经意流露出的孤独。   那些自在风流……只是公子的一层伪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