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娇苑内,一二楼的散座都全是修士,这几日连进千娇苑的要求都苛刻的多,此前来此玩乐的凡夫俗子们那点琐碎银两千娇苑现在根本就看不上。   三楼,小鱼姑娘刚从千娇苑大奶奶的房中离开不久,大奶奶便捧着一个锦盒迈步走了出来,居高临下看着热闹非凡但她又谁都不敢招惹的一众修士们。   “感谢诸位照顾我千娇苑的生意。”年纪只不过才四十多岁的大奶奶风韵犹存,只不过,这一席话说完,除了千娇苑的姑娘们,压根就没有修士正眼去瞧她。   说白了,纵使千娇苑的姑娘再敬畏这个大奶奶,但这大奶奶在这些修士眼中也不过是千娇苑的老鸨而已,别说这么一个老鸨了,就算是扶风国皇帝亲临此地,这些修士都不会去搭理,位置不同不说,也瞧不上。   大奶奶自知尴尬,倒也懒得再卖关子,简明扼要的先介绍了一番。   “我千娇苑的姑娘们姿色还是不错的,想不到竟有贵客愿将此奇物送给她,这自然是她的福气,可我千娇苑要此物却也无用,还可能引来不必要的祸端,正好今日在场的诸位都是见多识广的大人物,我想了想,觉得此物还是给诸位看一看,若有瞧得上的开个价,我便卖了。”   这一番话倒是引来了些许修士的注目,不过大部分修士还是没有在意,奇物?再奇又能奇到哪里?   三楼的大奶奶暗自皱眉,自己也产生了几分怀疑,按理说不应该是这种局面。   不过,连她都没见过的东西,更何况还如此神奇,她觉得应该没被骗,索性还是先打开了锦盒,双指一掐,便小心翼翼的将盒中之物取了出来。   对此物同样感到好奇的小鱼姑娘也靠在二楼的栏杆上,观察着苑内修士们的反应。   一株暗蓝色始终闪耀着点点光斑的无根草呈现在所有修士的眼前。   抬起头的一部分修士们愣了愣,旋即皱起了眉头。   另外也有一部分修士们双眸紧盯着大奶奶手中的这株看着便不俗的无根草。   并没有造成多么轰动的效果,甚至大奶奶手持了半晌都未有修士们开口,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修士们的目光自这株无根草出现起,便没有再移开过。   小鱼姑娘皱着眉头,转身又回了屋中。   “公子,公子,看起来这些修士并不怎么看重公子之物啊。”她虽不忍心直言,但也不想欺骗楚尘。   坐在那里帮仰躺在桌上的小白按摩肚皮的楚尘倒是很平静。   “不急,等他们好好想一想应该会猜到那是何物。”楚尘淡淡道,血神宫中他现在有资格动用的天材地宝还有一部分,可惜对于辟沧海即将大成的他而言却没有什么太大帮助了。   79酷"C匠网正;b版(首yh发$   血神宫中的天材地宝皆为太古时期之物,现今修士不认识是很正常的现象,所以楚尘不急。   不过,不认识不代表不懂,修士们之所以没有转移目光便是因为都发觉了此无根草的不俗之处。   而这株被幻神叫做偈星的无根草,在太古时期的作用乃是助辟沧海修士突破到辟沧海后期安灵的草药。   简单来说,偈星对于现今修士的作用差不多能助修士从凝丹突破到碎丹境。   有其安灵,碎丹时,灵力不会狂躁,突破也自然会变得轻松许多。   站在那里思索着楚尘这番话意思的小鱼姑娘还没等反应过来,屋外便响起了一道很洪亮的声音。   “我出白银三千两!”说这话的壮汉楚尘认识,就是他之前得罪的那个灵气聚海后期的修士。   楚尘只闻声音便想到了他,暗自摇头,凑热闹的傻大个。   根本就不知这偈星的作用,开的价也自然是随口所说,一众修士都知道这无根草不俗,在猜不出来之前,只能随口报一个自己能接受的价位,期待着捡个便宜。   有第一个开口的,很快就有第二个开口叫价的。   “我出五千两!”   好趣的小鱼姑娘又忍不住想跑出去看热闹。   “公子,陪奴家出去一起看看最后能叫个什么高价好不好嘛?”小鱼从楚尘的背后抱住了他,在楚尘耳边轻声开口。   “再诱惑我,小心我先吃了你。”楚尘抬手捏着她的下巴。   拍了拍意犹未尽的小白肚皮,楚尘被小鱼姑娘拉着手走出了房间,两人一同站在栏杆边看着那些开始接连竞价的修士们。   小白嘚瑟的跟了出来,然后小脑袋继续在楚尘脚边蹭着。   楚尘有些不耐烦,抬起脚,小白直接主动的躺在了他的脚下,任由楚尘的脚慢悠悠的踩着它的肚皮,那一双狗眼都陶醉的只睁开一条缝隙,大张着的嘴,舌头更是快耷拉到了地板上。   不远处与无极宗长老们一同观看着偈星草的林诗诗眼角余光突然有狗影晃过,转头时便看到了小白那副贱兮兮的样子,顿时气得秀眉紧皱,腮帮子更是鼓了起来。   怎么这条狗在那个人身边时就这么老实?   再看楚尘,一个灵气聚海的修士竟然怀抱着千娇苑的风尘女子,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自重的修士?!   “师兄,如果我没看错,那应该是太古时期的偈星草。”无极宗一位长老动了动嘴唇,暗中以神识传音给无极宗大长老宋金笙。   “连身为丹阁长老的师弟你都这么说看来是没错了,一株偈星草便能为我无极宗成就一位碎丹境修士,此草,必须争到手!”宋金笙目光锐利,扫视着千娇苑内众修士,明显发觉有不少碎丹境乃至成婴境修士的嘴唇都在动,他们通过神识在交流。显然,不少修士都已经知道那是何物了。   一位碎丹境修士对于这偏壤一带的各大宗门而言自是很重要!   千娇苑内的竞价不知不觉也飙升到了可怕的二十万两白银!   大奶奶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此时基本也已经断定手中此物是有多么珍贵,当下不敢再用手拿着,又重新放入锦盒中,生怕有所损坏。   “这一株偈星草固然重要,但究竟是何人如此轻易便拿出太古时期的宝贝?莫不是遗迹已经出世?”   “别的尚且好说,遗迹此时应该也未现世,真正可怕的是,能随便出手便拿出这一株太古偈星的修士竟隐藏在我们当中,修为怕已不止成婴,若此人出手,那遗迹我们可就真连汤都喝不上了。”   “基本都已经猜出这是太古偈星了,我们还要争么?”   “只要不超过我们预想的价格就争下去!”   千娇苑内,一些碎丹境后期到成婴境的修士们暗中通过神识交流着。   而怀抱着小鱼姑娘轻声私语的楚尘也明显感觉到有几股莫名的寒意从他这里匆匆扫过。   他歪着脑袋枕在小鱼的肩头,暗中心神沉浸于血神宫中。   “是神识,不过主人可以放心,在您铸神桥之前,这些神识都不会发觉您的异样,你如今虽有碎丹境的战力,可丹田还是漫漫沧海,这只会让他们错以为主人您是灵气聚海的修士。”   在场的成婴境和碎丹境的修士们神识还不够熟稔,探查过来时,楚尘也能感觉到,若真正神识强大者,楚尘甚至都不会有多少察觉,不过,按照幻神所言,等楚尘也修炼出神识便可以抵挡这些神识的探查。   强大的神识甚至可以悄无声息之间取人性命!   “我将这偈星草取出来本就是为了起一个抛砖引玉的效果。”楚尘双眸观察着这些千娇苑内的修士们。   “想不到掌握神识的修士们竟然如此众多,这些暂时都不是我能招惹的,本想着遗迹出世看看能不能争上一番,不过现在看来,更重要的是要自保。”   “一个太古遗迹无伤大雅,我修炼的功法和战技都是太古时代的顶尖一流,辟沧海境界时无人能察觉我的异样,除非我灵力不小心外放,否则不会有人在乎我这样一个小角色。”   “但若铸就神桥,这些修士便会注意到我,血神宫的秘密怕也难保,果然,幻神你所说的神识还是我的当务之急,我需先蛰伏,在有把握的时候再一鸣惊人!”   楚尘很清楚,他要学会的是如何隐藏自己,过于高调很有可能会让他英年早逝,这些修士们虽看似讲理,实际上,一个太古遗迹便引得他们如此,若发现自身的秘密,楚尘很有可能被无限追杀!   血神宫与《燃血焚天功》都是让人头破血流的天大机缘!   “我出三百万两白银!”苑内,这已经不是大奶奶所能操控的局面了。   “白银算个屁,我只是没有换那么多而已,我出我全部的一百万两白银外加三千下品灵石!”   大奶奶整个人都怔住了,目光顺势望向了楚尘那边,此物是小鱼交给她的,自然,和小鱼在一起的楚尘就是拿出此物之人,决定权也在楚尘的身上。   楚尘眉头快速皱起,然后对大奶奶快速使了个眼色后,在小鱼还愣神之际,便印住了小鱼的唇,深吻起来。   一众修士自然察觉到大奶奶明显对楚尘的方向关注过多,本以为楚尘就是拿出偈星之人,但第一时间看过去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愣了一愣。   敢情大奶奶是受不了这修士的急色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