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姑娘的脸红扑扑的,楚尘已经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们回房,别让旁人白看了热闹。”   小鱼羞涩的把头埋在楚尘的胸膛前:“嗯。”   屋门关上,躺在地板上才反应过来的小白想进屋时已经被拒之门外,一屁股坐在门口,小白心里想着要是再看到小鱼姑娘,肯定咬死她!   竟然和自己抢主人!   大奶奶也没有想到楚尘竟然反应的如此之快,尴尬之余又有些后怕。   是了,她既已经答应了小鱼,自然不能透露拍卖者的身份,况且问楚尘有什么用?自己怀抱着锦盒里面的这株宝贝可是楚尘赏给小鱼姑娘的。   虽然这山芋有些烫手,但不得不说,让大奶奶眼热。   这整个千娇苑才能值几个银子?现在这宝贝的价格已经能让大奶奶买上十个百个千娇苑了!   这自然少不了小鱼姑娘的好处,大奶奶心里记着这件事,怕此番事了,小鱼姑娘也能彻底翻身成为身家不菲的贵人了!   苑内,竞价虽然停了下来,但修士却已经争吵了起来。   “人家指明说要这世俗货币,你那三千下品灵石有个屁用?!”   “从头到尾,你听她哪句话这么说了?你耳朵莫不成还会说瞎话?”   “哼!你我都知这偈星草珍贵,不过你若以为用灵石竞争我就会怕你的话,那你就错了!”   大奶奶眼巴巴的看着这两名修士争吵却无能为力。   好在,苑内还是有些比较冷静的修士在此时开口:“都别吵了,这偈星草的价值并不是世俗货币就能够衡量的,既然都不打算轻易舍弃,那不如我等便在此斗一斗法,谁胜了,便出一百万两拿下这偈星草,败者不得有丝毫反悔!”   此言一出,八方沉默。   大奶奶却是不愿意的“啊”了一声,已经高达三百万两的宝贝缩水成了一百万两,搁谁谁能愿意啊?   “怎么?你有意见?”那修士抬眼看向大奶奶,大奶奶顿觉快要窒息了一般。   成婴境的修士就算什么都不动用,单只眼神就足以吓破凡人的胆!   大奶奶自然没有反对的资格,甚至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在座的各大宗门修士便已经异口同声的应喝了下来。   一百万两但凡够资格在千娇苑斗法的修士都能够拿出来,而这场斗法可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名义上只是因一株偈星草引起的斗法,实际上更是诸多修士们的彼此探底,遗迹出世后指不定会如何,探一探其余修士的底,知道孰强孰弱之后,也好提早做个防备。   无极宗大长老宋金笙淡淡的开口:“虽然我等愿意斗法,可不知拿出这偈星草的那位道友意下如何啊?”   他目光又一次锁定向大奶奶。   大奶奶快被吓得尿裤子了,想要问主人同意不同意?   呵呵……   那位公子现在正和她千娇苑的姑娘滚床单呢,哪有时间理会这事儿?   想到楚尘回房前的凌厉目光,大奶奶连忙举起手道:“诸位大人物放心,我此前就已经说了,这偈星草是那贵客送与我千娇苑姑娘的,自然现在的决定权就在我千娇苑的手上,我只求各位斗法的时候千万莫毁了我千娇苑,桌椅倒是随意……”   话还没说完,大奶奶顿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诡异,没有修士再去理会她,相反问她话的无极宗宋金笙双目瞪得滚圆,一动不动好像是个死人一般的站在那里。   与宋金笙一样如同死人的在这千娇苑内还有三十几位,其余的修士们却是连口气都不敢出。   斗法自然不可能真正打起来,那样动静太大,丢面子不说,还会引来流云城内的其他修士,这是一场关于神识之间的较量,无形无相,并且没有波及到除斗法者其余任何一人。   突然安静了下来的千娇苑内原本是落针可闻般寂静无声。   只不过……   “公子轻些……”   “唔……”   一部分没资格参与到此事中的修士们默契的将视线转移到了门口趴着一条狗的房间那里,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男人听了血脉喷张,女人听了面红耳赤。   林诗诗咬着牙,她没想到那修士竟真无耻、下流到这种程度,外面诸多强者神识斗法之时,他还有心思在房间里办那种事情!   也就是一个灵气聚海初踏修炼的无知小子,否则,知道那偈星草的作用,怕会为没有看到这场热闹而悔青肠子的!   接连几位参与斗法的碎丹大圆满的修士面色煞白,相继落败。   落败之时,目光喷火一般的注视向趴着狗的房间,真想把那男的拖出来吊打一顿。   他们神识不精,加之这声音的影响,心神也难平静,自然,败得就快了些。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呆立原地的宋金笙也后退了半步,然后紧皱着眉,快速将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一位成婴境修士身上。   g5看正R.版章节上*酷"x匠网(   “师兄?!”无极宗另外的长老神识传音过来,明显有些担忧。   “想不到玉虚子的神识更强了,此番斗法,他基本胜券在握!”   宋金笙暗吐了一口浊气,目光也看向了趴着狗的房间:“那小子分散了一部分神识斗法修士的心神,怕是不久便要倒霉了。”   两炷香后,成婴境的玉虚子望了眼位于三楼的大奶奶,而后伸手隔空虚握,那锦盒便脱离大奶奶的怀抱,直接落入了他的手中。   “这位客人……”大奶奶顿时浑身汗毛倒竖,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稍后我会差门下弟子将一百万两银票送到你的手上,不必担心我会食言。”玉虚子淡淡开口,打开锦盒,看着盒中的偈星草,满意的抚须而笑。   大奶奶长舒了一口气,还没等转身回屋的时候,已经有一名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在苑内沉声喝道:“还在床上的那个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声音大得响彻满苑。   小白更是站了起来,谨慎的盯着开口的那名修士。   苑内所有的修士和姑娘们都把目光聚焦在了小白身后的房门处。   盏茶时间后。   “吱——”房门被从里面拉开,穿好一身白衣的楚尘明显一脸都是被人打断的怨气。   “臭小子,臭小子,我身上臭不臭你知道?难道我什么时候和你妻子上过床?你妻子又转告给了你?”楚尘皱着眉头看向那名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   这一番话引得旁人忍俊不禁,但直接把那名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气得面红耳赤。   “混账!”磅礴灵力瞬间倾泻而来。   楚尘早有准备,那番话为的就是激怒此人。   “嘭!”   刹那间,楚尘便单膝跪地,直接将下方的地板跪的裂开,整个人都在“竭力”的抵抗着。   楚尘咬牙,刚要开口,却没想被旁人抢了先。   刚刚得到偈星草心情大好的玉虚子拧着眉头道:“好歹也是碎丹境,对一个灵气聚海的小子出手不觉得臊的慌么?!”   话音带有神识压迫,落下之际,那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对楚尘的灵力压制便消散无踪。   而楚尘有几分讶异的看着帮他的玉虚子。   他又哪里知道,虽玉虚子得这偈星草是凭着自身神识强大,但实际上楚尘办事的时候,那声音使得有两位合攻玉虚子的神识第一时间便乱了,省去了玉虚子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楚尘玉虚子看着还是比较顺眼的。   而楚尘自然要在此时感谢一下。   “多谢前辈出言相助。”   玉虚子淡淡的摆了摆手。   不过,连玉虚子也没想到那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记仇到了如此境地。   “哼!好,既然这样那我便不亲自出手教训他,我门内正好也有灵气聚海的子弟,不知你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崽子敢不敢应战啊?”   一听这话,就连楚尘脚边的小白都笑得咧开了狗嘴。   楚尘正好心里也有点火气没处撒,不过……   “我不敢。”   “不敢?!”那碎丹境大圆满的修士瞪了下眼珠子,其余修士也都讶异的看向楚尘,这么怂么?   “谁知道您这位前辈有多少个灵气聚海的弟子,若打败了一个又来一个,周而复始的车轮战,小子可受不了。”楚尘摇着头道。   “我岂是那种人?!”   楚尘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您堂堂一个碎丹境前辈都能对我这灵气聚海的小子出手,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一众修士们直接捂住了嘴暗中偷笑,心里竟觉得楚尘这话说的对。   玉虚子也笑了起来,倒有几分好奇楚尘是否有那个本事,他开口帮那碎丹境修士化解尴尬道:“你放心,吴道友此前对你出手皆因一时气愤,既然讲明白了,相信此番过后,吴道友也不会找你后账的。”   “当真?”楚尘看着那个吴姓修士。   碎丹境的吴继章咬着牙点头道:“当真!你若能胜过我门内子弟,我便不再找你算账!”   “那不行。”楚尘又摇头。   这一次就连玉虚子都皱起了眉头。   “还不行?你到底要干什么?!”吴继章沉喝一声。   楚尘直接反问:“你的账可以这么算,那我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