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账?”吴继章愣了一愣。   在场的诸多修士们也愣了。   这家伙的胆量也够大的,碎丹大圆满的前辈都不和你计较了,你竟然还打算和人家计较?   的确,在很多人看来,这种亏,楚尘吃就吃了,没有实力就没有地位,没有地位便没有和人讨价还价的资格。   但楚尘不然。   吴继章看向了玉虚子。   玉虚子抚须轻笑:“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坏了这小子的好事,他想要些补偿也无可厚非。”   “说吧,你想要什么?”吴继章冷声问道。   “不多,一千下品灵石。”楚尘双眸微眯。   此前便听这些修士们以灵石竞价,从未见过的他对此还颇感好奇,血神宫中至今除天材地宝也并没有这种修行者之间的交易货币。   吴继章闻言后脸色倒是又变了一变:“你可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一千下品灵石,你也不看看你值不值这个价格!”   “那你是不愿意喽?”   楚尘作势便要转身回房。   “慢!”吴继章叫住了他,“就一千下品灵石,你若能胜过我那不中用的门内弟子,我便给你一千下品灵石!”   不中用三个字只不过是一个客气话,吴继章对于门内弟子可有足够的把握,至少灵气聚海中,鲜逢敌手!   楚尘嘴角扬起,看着吴继章与身后走上前的一名男子耳语了一番,紧接着,那名男子直接从二楼跃下,轻飘飘的站在了一楼大堂中央。   “乾元宗杜昭!”男子拱手道。   千娇苑内,修士们好趣的看着这一场灵气聚海之间的战斗,别的不说,用来下酒还是不错的。   楚尘正打算从栏杆上翻下楼,身后房门也再次打开。   方才穿好衣物的小鱼姑娘一脸忧色:“公子小心啊。”   Pc酷匠。网C首发,   楚尘点头,而后翻身跃下。   一众修士将视线落在了小鱼姑娘的身上,都言婊子无情,想不到这姑娘还会担心那个小子。   “人渣!”林诗诗气鼓鼓的低声说道,好歹也是个修士,竟和风尘女子你侬我侬,让她这个从未出入过此地的宗门女子感到恶心。   一楼大堂的楚尘却是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眉宇间微微皱起,在林诗诗“哼”了一声扭过头后,视线重新落回了面前的杜昭身上。   “无门无派的无名之辈,还望这位兄台手下留情。”他也抱拳开口。   “拳脚无眼,小心了!”杜昭早已听了吴继章的嘱咐,怎可能留手?见大堂的众多修士都已经散开腾出了两人比斗的空间后,丹田灵力瞬间灌注四肢百骸!   “乾元宗无影步!”杜昭一动,便有修士道出了他所施展的战技。   站在原地的楚尘看着四面八方晃过的人影,无数个杜昭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下一刻,这些人影同时朝着楚尘飞踹而来。   “乾元宗的风幻腿!”   “此子还不动?”   “想必是根本不知道哪个是真身吧?”   “想不到这么快就败局已定,真是无趣啊。”   站在原地的楚尘看着杜昭施展的炫目战技,暗自摇头,眼看着无数个杜昭同时朝着自己飞踹过来,转身一记快抬到他头顶上方的扫腿便直接踢向了半空中的一个杜昭身上。   “嘭!”一声。   半空中的杜昭风幻腿霎时便被打断,这一腿带来的巨力直接让他口鼻喷血,人也横飞了出去。   “啪啪啪!”   一路横飞出去的杜昭撞破的桌椅数不过来,轰然砸在地面上时,人已经半废。   “还真如您所说一样不中用。”楚尘神色有些失望。   淡淡的话音落下,千娇苑内却是无人不惊!   “这,这怎么可能?一脚就把灵气聚海大圆满的修士给胜了?!”   “无门无派?这要是无门无派,那得天才到什么地步?!”   “好家伙,这情形,估摸着灵气聚海境界的修士还真没几个能是他的对手!”   “我没眼花吧?”   一时间,众多修士们议论纷纭,虽只是灵气聚海境界的战斗,但却引来了诸多的点评。   林诗诗讶异的张了张嘴巴,原以为楚尘只是一个下流胚子,没想到还真有些实力!   就连无极宗的大长老宋金笙看向楚尘的目光都变得异样了起来。   而此前便对楚尘十分好奇的玉虚子此刻更是双目有几分闪烁。   吴继章整个人都惊了,差一点开口让其他弟子去试试楚尘,但一想到之前说过的话,只能强压住这份惊奇,脸色铁青的咬着牙:“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把那个丢脸的师弟带回房?愣着干什么!”   闻听了吴继章的话后,顿时几名乾元宗弟子匆匆赶下楼,将昏了过去的杜昭抬回了二楼房间。   站在原地从头到尾只出了一脚的楚尘抬头看着吴继章:“前辈,一千下品灵石小子便收下了?”   “呵!老夫说出去的话何曾反悔过?这一千下品灵石可以给你!不过,你小子有古怪,老夫想亲自试试水。”吴继章言罢,便欲朝着楚尘扑来。   楚尘想到了这老家伙不会这么老实,早已经想好了应对之言,但还是如之前一般,刚张嘴,爱管闲事偏又让人觉得可爱的玉虚子又一次将之打断。   “且慢!”玉虚子直接以神识来压吴继章,“一个小子而已,吴道友又何必喋喋不休?”   你他妈怎么那么爱多管闲事?   若不是差距太大,吴继章早就骂人了。   强自镇定下来,吴继章皱眉道:“怎么,看情形玉虚子你铁定是要插手干预了?”   “此子老夫看着甚是喜欢,他也说了,无门无派,老夫想将其收入我道极宗。”玉虚子淡淡一笑。   楚尘却忽然像是被猫盯住的老鼠一样。   吴继章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小子,愿入我道极宗否?”玉虚子直接开口。   若楚尘真入了道极宗,吴继章心里纵使再有怨气,也得憋回去了。   楚尘却是在迟疑,玉虚子此人确实给他印象不错,若不是担心无极宗会调查到南楚那边,楚尘肯定会应允下来。   “道极宗有什么好的,入我无极宗,我直接让你入内门!”   迟疑间,意料之外的无极宗大长老宋金笙也在此刻开口,显然,在场但凡有些眼力的都能看出楚尘的不俗之处,他觉醒血脉之时便能开启本族血神宫的天赋,在这偏壤一带的各大宗门眼中可以被奉为天纵奇才了!   “宋道友要和我争此子?”玉虚子眉头皱起,心情有些不悦。   宋金笙淡淡一笑:“我等皆非眼拙之人,该争时自然要争!”   这番话一出口,吴继章脸色已经变得酱紫酱紫的了。   “我不朽剑阁也想争一下,小子,可愿入我不朽剑阁做一位潇洒剑修?”   这边,玉虚子与宋金笙两位还在针锋相对,另一边,第三方已经开口。   一楼大堂内的楚尘皱着眉头。   此前与他有过口角的壮汉更是目瞪口呆,这么一个气人的家伙竟然这么受欢迎?   林诗诗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楚尘拜入无极宗的,生怕无极宗的青山秀水会被楚尘给玷污。   玉虚子眼看对手越来越多,也懒得和宋金笙置一时之气,视线转向楚尘,道:“小子,从始至终你应该自己看的比所有人都清楚,谁真心待你,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看到我手中的这锦盒了么?里面的地宝可让凝丹修士轻松踏过门槛成就碎丹境界,你若入了我道极宗,老夫可以考虑为你留着此物。”   楚尘心如止水,甚至忍不住想笑,你手里的东西都是我拿出来的,给我留着?   不过该装的还是要装装样子。   宋金笙见楚尘明显神色有些动摇,忙泼了一盆凉水:“小子,别太天真了,你虽资质上乘,但修炼到凝丹大圆满需要多久?十年?最快怕也要五年的时间,你觉得五年,道极宗会等你么?”   林诗诗听着宗门长老这番话一双美目瞪得圆溜溜的,真的假的?这个流氓五年的时间能凝丹大圆满?!   “怎么不会?”玉虚子瞪了宋金笙一眼。   “你觉得会么?”   “小子,你自己决定,要入我道极宗还是不朽剑阁!”   “还有我无极宗呢!”宋金笙又瞪过去一眼。   楚尘看了看玉虚子,又看了看不朽剑阁的一位长老,最后目光落在了无极宗的林诗诗身上。   顾留白瞬间炸了!   见顾留白直接拦在了林诗诗的前面。   楚尘暗自觉得好笑:“玉虚子前辈,抱歉了,小子自幼在扶风国便耳濡目染一些无极宗的事迹,此前我朝陛下更是将公主许给了无极宗的章虹章前辈,虽小子只身一人无牵无挂,但将来也想在扶风国拥有一些名望,所以……”   “弟子陈楚,愿拜入无极宗。”楚尘直接跪在了地上,面向宋金笙抱拳一拜。   玉虚子脸色发白,气得浑身都在颤抖:“无知!一个扶风国的名望又当如何,志向如此之短,真是辜负了你的上佳资质!”   楚尘低着头,心甘情愿的接受着玉虚子的每一句话,面无表情的他现在仍记得自己在靖王府所说的那一句话。   我要这南楚……盛世煌煌!   所以,所有有可能对南楚不利的事情,他不管别人如何评论他,都要亲自去杜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