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娇苑二楼的秀雅居。   顾留白与林诗诗和宋金笙等无极宗的长老落座,而刚加入无极宗的楚尘则是和其余弟子一般站在一旁。   端坐着的宋金笙淡淡道:“你既入我无极宗,就要守我无极宗的规矩,明白么?”   “弟子明白。”楚尘垂首。   “你既已伤了乾元宗的杜昭,那一千下品灵石便就此作罢,不准再去讨要,明白么?”宋金笙又言道。   楚尘微微一怔,然后垂首:“明白。”   “心里不服气么?”宋金笙皱眉。   “弟子不敢。”   “既入宗门,就应该学会尊重前辈,乾元宗的吴长老与我无极宗向来交好,此前你无门无派,我无权管教,但现在,我不光让你放下那一千下品灵石,还要你一会儿去吴长老那边赔礼道歉,不能做到,我无极宗也不会留你!”宋金笙轻哼一声。   “主人!”血神宫内的幻神担忧楚尘,这宋金笙也未免太过分了,明知楚尘刚刚重伤乾元宗门内弟子,马上就让楚尘去那边赔礼道歉,完全忘了刚刚争楚尘入宗时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没事。”楚尘心神回应。   “弟子明白,弟子这便去乾元宗赔礼道歉。”楚尘拱手。   “顾留白,你随他同往。”宋金笙淡淡道。   坐在椅子上的顾留白起身抱拳,而后,朝着门口走去:“还愣着干什么,跟我来啊!”   二楼回廊中,顾留白在前,楚尘在后。   “知道你不服,但我师父既然这么说,必然就有这么说的道理,别以为有宗门争你,你就真天资纵横,看你这年纪应该不小了,才只是灵气聚海圆满,我在十四岁时就已经做到了你这般。”顾留白淡淡说着。   楚尘没有言语,眼前的顾留白固然拥有凝丹境修为,但掐死他就像是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他的一举一动都只不过是为了给楚尘一个下马威,楚尘对此心知肚明,他既然想装那便任由他装。   反正,楚尘一开始入无极宗便不是奔着求学的想法去的。   “稍后对吴长老客气些,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明白么?”   “知道了,师兄。”楚尘舔了舔嘴唇,还真有些害怕自己压不住想一拳打死他的冲动。   “砰砰砰”顾留白轻轻叩门,同时拱手道:“无极宗宋大长老亲传弟子顾留白带宗门弟子陈楚前来向贵宗吴长老赔罪。”   “进。”   房间内,吴继章铁青着脸,看着先后走进来的顾留白与楚尘。   顾留白先是拱手敬礼一圈,然后道:“吴前辈,陈楚师弟不懂事得罪了您,现在我已将他带来,您想让他怎样赔罪尽管开口。”   “赔罪?”吴继章冷冷一笑,“他何罪之有啊,少年英雄,还愣着干什么,把那准备好的一千块下品灵石拿出来给这陈楚小友啊!”   “且慢,吴前辈,您这不是折煞我们这些晚辈么?”顾留白诚惶诚恐,而后皱着眉头瞪向身边的楚尘:“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吴前辈跪下道歉?!”   楚尘咬了咬牙,勉强赔笑着跪在了房间内:“陈楚不懂事得罪了前辈,希望前辈莫要见怪,若前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陈楚定当改过。”   吴继章斜睨着他:“啧啧啧,现在倒是乖巧的很,刚刚你不是挺狂的么?还是无极宗的宋长老教徒有方啊,你没什么对不起老夫的地方,要赔罪也不必找老夫,老夫的爱徒被你重伤,此事你总得给个说法吧?”   楚尘低垂着头没有开口。   顾留白则是巴结的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陈楚重伤了杜昭杜师弟,我便当着您老的面处罚他。”   话音刚落,楚尘转过头看向顾留白。   顾留白一愣,旋即瞪眼道:“看什么看!还不老老实实跪着!”   见楚尘还未转头,顾留白暗哼一声,金色灵力直接将其手掌包裹,而后猛然拍在了楚尘的胸口处。   未动用灵力防御的楚尘“噗”的喷出了一大口血。   “主人!”血神宫内,幻神已经忍不下去了,这些人未免也欺人太甚了!   颓然的倒在地上的楚尘将还在翻涌的气血强咽了下去:“无妨,我所受的一切早晚都会一一讨要回来,不能误了大事。”   “哎!顾留白你这又是何必呢?”吴继章连连摇头,“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看个座?”   “吴前辈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如若觉得不够,我便再补上一掌!”顾留白老早就看楚尘不顺眼了,尤其是楚尘此前看向林诗诗那几道目光,有冷冰,有轻浮,借此机会正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高低的家伙。   坐下后,顾留白开始与吴继章说着客套话,没人理会伏在地板上的楚尘,等到楚尘起身后,顾留白回头又喝了一声:“老实跪着,吴前辈没开口前不准动!听到没有!”   说完,又转身笑着奉承道:“此番遗迹出世,还希望吴前辈能与尊师联手,届时抢占更多的资源。”   “放心,我乾元宗本就与无极宗交好已久,回去之后记得给宋长老带个话,此番道极宗的玉虚子乃是大敌之一,切记要小心防备。”   “是,如此,我二人便不多叨扰了。”   “慢走,不送。”   “留白告辞。”顾留白拱手,然后瞥了眼楚尘:“还不快向前辈告辞?”   “不必了,这小子远不如顾师侄懂事,老夫也懒得和他再有什么瓜葛。”吴继章摆了摆手。   “给吴前辈您添麻烦了。”顾留白又客套了一句,才朝着门外走去。   全程都没有理会楚尘,而楚尘在自己站起来后,快速扫了一圈房中众人,低着头跟在顾留白身后离开了乾元宗众人所在的包房。   秀雅居内。   见顾留白一个人回来,宋金笙眉头微皱:“怎么样了?陈楚呢?”   “禀师父,弟子为向乾元宗吴长老赔罪已经重伤了陈师弟,他有伤在身,弟子直接让他回去调养了。”顾留白回禀。   宋金笙点头,倒不再管楚尘如何,而是问道:“吴继章可消气了?”   “气已经全消,并且遗迹联手之事已经谈妥,吴长老让师父您小心道极宗玉虚子。”   “嗯,为师知道了。”   小鱼姑娘的闺房中,看着脸色煞白的楚尘,小鱼姑娘惊慌失措。   “公子,公子您没事吧?”   房间中的小白也是满脸的担忧,围着勉强坐在凳子上的楚尘转个不停。   “没事。”楚尘摇头。   “公子不是已经拜入了无极宗,怎么会受如此重伤?”小鱼姑娘开口。   楚尘刚欲说话,便察觉到有神识扫了过来,若他真是灵气聚海的境界还感知不到这神识的存在。   心里冷笑,他淡淡道:“宋长老让我去给乾元宗吴长老赔罪去了,顾留白为了帮吴长老消气便打了我一掌,等我修炼到凝丹境,这仇我一定要找顾留白报了!”   经历了很多事情的楚尘很清楚怎么说才能让人毫不产生怀疑,此番话虽把火气全推到了顾留白的身上,但给宋金笙的感觉也不过是年轻气盛,不服气而已。   神识逗留了一阵儿,消失之后,楚尘的脸色才越发的冷冰起来。   今后就算是不为了南楚,自己也已经与无极宗结了仇,等他忍过这段时间修出神识之日,就是讨债之时!   “公子需要小鱼帮您做些什么么?”小鱼姑娘忙道。   楚尘摇了摇头:“别的都不必,只不过,关于我之前交待你的事情,在我离开之前,都不准你再提,另外……无极宗可能会令我不再和你有什么纠缠,我提前和你说一声,你早有准备,未免到时我的冷漠伤了你的心。”   小鱼愣了愣,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公子都这般境地了还照顾到小鱼的心情,小鱼定永不忘公子的好。”   /}更+新p,最\C快$上酷i(匠#*网◇   “还是忘了吧。”楚尘抬起头,神色竟有几分疲惫,“有些事,你我二人早已经心照不宣,我们彼此都只是对方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既非良人,何必牵挂。”   “公子……”小鱼咬着嘴唇。   楚尘却已经抱住了她的腰肢,看着对自己有几分依赖的楚尘,莫名的小鱼竟有几分心疼。   真不知公子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有些时候心里竟像是住着一个孤单的小男孩一样。   “既然无极宗这么待你,为何不换个宗门?”她轻揉着楚尘的脑袋。   “有些人一出生便会给身边人带来祸端,我或许就是那样一种人吧。”   时间匆匆,转眼已是两日后。   这两日楚尘借着受伤为由,倒是天天与小鱼和小白待在房间里,短暂的远离了一些烦心的人,烦心的事。   小鱼姑娘拄着下巴,紧张的看着楚尘,期待着他点评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厨做的菜肴。   “淡了些,不过还不错。”楚尘笑了起来,吃着烧鸡的小白却是抬起头,有些嘴馋。   “真的么?”小鱼面露喜色,刚夹了一口准备尝尝。   坐在那里的楚尘却突然感觉到周遭的天地灵气暴乱,而后一阵“轰隆”声自流云城城北传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