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感受不到天地灵气的变化,但这巨大的“轰隆”声却清晰的听到了,手中的筷子一抖,人已跌坐回了椅子。   “没事吧?”楚尘瞬间来到她身后扶住她即将倒地的身体。   小鱼怔怔的摇了摇头:“发生了什么事,公子?”   “恐怕是遗迹出世了。”楚尘紧皱着眉,对于这遗迹并没有太多想法。   “砰砰!”屋门被敲了两下,之后直接被屋外焦急的林诗诗一脚踹开,看着房间中依偎在楚尘怀里的小鱼姑娘,林诗诗皱起眉头后,瞬间神色冷冰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遗迹出世了,长老命我等速速前往!”   看着急匆匆离开了的林诗诗,楚尘神色不悦。   “公子?”   “我得离开了,这遗迹之事事了后,恐怕直接便要回无极宗,照顾好自己。”楚尘拍了拍她的肩膀,喊了声小白,便朝着屋外奔去。   “公子保重!”小鱼忙喊了一声,人与狗已经一同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看着桌子上的菜肴,她再次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后,直接吐到了碗里,那双眼睛也渐渐泛红。   ……   流云城上空但凡突破了灵气聚海的修士们尽皆各施手段,踏空而去,楚尘为了掩饰修为,与小白一同在街上奔跑着,心里倒是不急。   小白一生中最大的乐趣恐怕就是和楚尘赛跑,一跑起来舌头甩得直接飘了起来。   “流云城中竟有这么多修士,一直待在千娇苑时不觉,现在,倒是吓了我一跳。”楚尘心中暗道。   突然!   天空中的一只大鸟引起了楚尘的注意,定睛再看一眼后,楚尘彻底呆住了。   那是习练了金翅大鹏法的青幽雀!   莫非是楚钰雪?!   青幽雀直接飞向城北,速度有些惊人,楚尘却是心事重重。   楚钰雪怎么也出现在了扶风国?   青幽雀如此招摇,一旦被旁人惦记,楚钰雪性命危矣!   来不及想那么多,不论怎么想都不如亲自去问更有效,无数百姓们出门看着这轰动的一幕,天上的修士密密麻麻不说,街上的更是成群的奔跑着。   z‘酷h匠网:唯一正Y版(q,4其他都是…☆盗版{   流云城城北。   已经有一大批碎丹境乃至成婴境的修士第一时间赶到此地,这原本是一片山脉,但此刻,山脉整个化为了齑粉,漫天尘沙下,一大片鬼哭神嚎的遗迹浮现。   这一片遗迹到处都是废墟,最重要的是,遗迹大部分被黑暗笼罩着,与这晴天白日十分不符,虽遗迹就在眼前,然而却无人敢动,这遗迹外存在着持续了几万年的大阵!   此阵不破,进遗迹便是一个死!   “这在太古时期应该只是一个小地方,据当世已经出现过的那些遗迹相比要小上太多了。”有修士沉吟道。   “若真是大动静,又岂会轮得到我们分这一杯羹?那些顶尖宗门随便派来一个,我们都只能眼巴巴的在一旁看着!”   “你们快看!”有修士指向遗迹未被黑暗完全笼罩的一处。   那是一颗巨大的龙头,时至今日,龙头已经化骨,然而在那巨龙头骨下方被滋养之地却生出了一株栩栩如生的龙形草!   “嘶!”一瞬间,所有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激动的心都在“扑通扑通”狂跳。   “这莫不是传说中真龙血滋养才会诞生的罕见地宝?!”   这些宗门的传承有限,只能听一些传说,但却无法叫的出名字。   这龙形草在太古时期名声不小,即使现今世上,一些无人敢踏足的太古绝地中,也有这种龙形草的存在!   “妈的!都这么谨慎,怕什么?有阵法护佑又如何,多少万年了?我不信这阵法还能奈何我等!”有修士见到龙形草后按捺不住,直接朝着遗迹里面冲了进去。   其余修士见状也争先恐后,只一眨眼间,便有五位猴急的碎丹后期修士冲进了遗迹当中。   只是,那些还等待着的修士们很快便发现,他们虽进入了遗迹,但……冲过去的方向完全不是龙形草的所在,就仿佛被迷了心智一般,鬼吼鬼叫起来。   只几个眨眼间,他们这五名碎丹后期的修士便战作一团。   完全是杀红了眼,可他们却像是得到了至宝一样癫狂的大笑着。   笑得七孔流血,而后这五位站作一团的修士同时在遗迹当中殒命!   “全死了?遗迹里究竟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难不成这遗迹中有幻阵,可他们为什么死状如此凄惨?”   这五名修士在其宗内都地位不凡,赶来的弟子们看到宗门前辈殒命遗迹当中,纷纷目瞪口呆,甚至有人哭出声来。   “师父!”   宋金笙、玉虚子等修士全部按兵不动,遗迹近在眼前,他们那两个多月的时间都等了,不差这一时半刻,没有绝对的把握前,谁都不可能再往前踏足半步。   天空上,青幽雀落下之时引来了不少目光。   青幽雀的背上,楚钰雪一跃而下,然后冲着一名同样成婴境修为的女子拱手道:“师父。”   修士们开始好奇,就连玉虚子都讶异不已。   “瀚海赤练阁的大长老竟然也会收亲传弟子,此女究竟有何能耐?”   “那青幽雀……好似掌握了太古之法!”   “怎么?听说前两天你玉虚子在青楼里争弟子没争过,今日又看上了我门内的南宫钰雪?”瀚海赤练阁大长老舒秋淡笑着开口。   玉虚子脸色差了几分,懒得和这女人斗嘴。   “资质倒还可以,不过与我看重的小子还差了很多。”   “哦?”舒秋有些好奇,不过目光还是锁定着面前的太古遗迹。   听到他们聊天,宋金笙这才想起来无极宗还有一名弟子,转头看向林诗诗,他问:“怎么?你莫非忘了通知陈楚?”   “我已经通知了陈师弟,谁知道他还打算风流快活多长时间?”林诗诗冷着脸道。   “汪!”小白一狗当先,率先抵达了终点,转过头去傲娇的看着后面还在奔跑的楚尘。   而这一条狗也如青幽雀一般引来了不少目光,后者是令人惊艳,前者是令人捧腹。   “怎么还有条狗来凑热闹?”   “哈哈哈,也不知道是哪个宗门弟子!”   议论声引来了楚钰雪好奇的目光,在见到小白之后,楚钰雪神情一滞,紧接着,她便看到楚尘跑向了无极宗那边,朝着无极宗的宋金笙抱拳道:“长老,陈楚来晚了,求长老责罚。”   宋金笙并没有回话。   顾留白瞪了楚尘一眼,然后喝道:“长老哪有时间理你?乖乖在后面站着,还有那条狗……”   刚要说把那条狗弄死,但见到林诗诗的反应后,顾留白忙改口:“看好了你自己的狗!”   “是,师兄。”楚尘低着头,老老实实的站在这群无极宗弟子的最后方。   楚钰雪微微皱眉,她从没有想过那个在靖王府中铁血的楚尘竟然会如此老实的听一个凝丹修士的话,更没想到,楚尘竟然会拜入无极宗!   祸乱南楚的罪魁祸首章虹可就是从无极宗学成归来的!   莫非……   “师父,钰雪遇见了一位故人,想去叙叙旧。”楚钰雪走到舒秋身旁,轻声道。   舒秋点点头,这个时候弟子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楚尘眼看着楚钰雪朝着自己这里走过来,想和顾留白说一声,但一想到这家伙的态度,又懒得说,悄悄的在人群的最后方领着小白朝着楚钰雪走去。   两人很默契的走到距离这数不尽修士的很远处才驻足。   “你怎么来这里了?”楚尘问。   “你怎么成为无极宗弟子了?”楚钰雪问。   两个人同时开口,愣了片刻,还是楚钰雪率先回答:“家里已经没事了,我又不想嫁人,自然离开,有幸遇到了师父,便拜入了瀚海赤练阁成为弟子,南宫钰雪,幸会。”   楚钰雪率先报上名号,楚尘点了点头,看来她也和自己一样改了姓氏来掩人耳目。   “陈楚。”楚尘拱手,然后低声道:“你出来家里其他人知道么?”   “知道。”楚钰雪点头。   “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外面很乱。”楚尘问道。   “我不想像我妹妹一样削发为尼。”楚钰雪直视楚尘的双眼。   楚尘愣了好半天,楚钰雪的妹妹自然说的是楚钰摇,他没有想到楚钰摇竟然会选择这样一条路,一时间自责不已。   “不怪你,我妹妹受的打击太大了,若不削发,怕会彻底发疯,放心,现在她很好。”楚钰雪道。   楚尘缓缓点头。   “你怎么成为了无极宗弟子?”楚钰雪又问了一遍。   楚尘笑了笑:“久闻无极宗大名,自然要亲眼见一见了。”   楚钰雪一惊,果然!楚尘之所以入无极宗与她猜想的一模一样!   “无拘无束不好么?”楚钰雪担忧的问道。   “这世上哪有真正的无拘无束?与其胡思乱想,倒不如选择面对。”   “明明可以换一个方式面对的。”   “任何方式都还会继续胡思乱想。”楚尘回答。   “可你自在惯了,能受得了宗门管教么?”   “此时所受的所有教诲,都是为了以后的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