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好似愤怒的话语,其中多的是对人的关心,但听在文刚耳中却觉得格外刺耳。   文刚冷冷的,一张脸丝毫不变,道:“这不是没死吗?你,不要再说。”   而文刚则走到方灿晨面前,当即怒声道:“想死吗?不听命令,回去后接受惩罚。”   方灿晨极其无辜,但确实是他救了她,而还有一人帮了她逃命,这句话没什么,她望向了这个站在后方静静看向那一群警务士的廖宇凯。这个没有丝毫力量的他,射箭的本领这样高超。   箭不是想射就射的,判断好一个方向是多么重要,尤其人是动的,动的事物是最难把握的。   不管是何种,战斗时刻法力等各方面,与动的人打斗是最难的,而对方速度不低的时刻,更是难。但,比之没有法力,廖宇凯似乎更胜一筹。   看似简单的一幕,却将廖宇凯所学的一切都用上了。速度、方向、风速以及各方面因素都算在其内,就这么刚刚好的阻挡住了那匪徒,卢厚要是知道此事,必会在仙界之上安息。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方灿晨难得的露出一丝异样色彩,走到廖宇凯面前谢道:“刚才真是谢谢了。”   廖宇凯回眼看向她,只是道:“嗯,战友之间不用这样。下次小心点。”   丹阳五人聚集在一处,他望着文刚不想多说什么,只是道:“此人就是你们的任务,看来顺利。既然都没事,那就好。但我希望大家都珍惜自己的命。有些事可以用别的办法来实现。”   文刚似乎和丹阳的关系不好,冷冷的那般的依然道:“什么办法,让匪徒坐着警车逃走?”   说道此的时候,丹阳眼睛一眯和文刚的眼睛几乎对在一起,仿佛有一道火焰在其中燃烧,这时那警务士中的一个职位相对较高的男人当即道:“抱歉啊,都是我等办事不利,让匪徒钻了空子,差点就让这个匪首逃了。都是我们不好,感谢军方派来的人,听我一句,别吵。”   丹阳的脾气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立即对着那男人道:“下次我希望看到的是一群战士,而不是一群只知道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懦夫。”   这句话一出,顿时警务士那边面色都不好看了,在据点里原本是可以好好的将一群人一网打尽的,但军方派来的人之间有互相较劲的意思,而警务士则就站在那边观望着。一直以来,和警务士做同一个任务,这些警务士几乎全部都站着不想动,以逸待劳。   即便出动一起行动,也是一般害怕着自己的命随时会丢,不敢前冲。   这一次要不是警务士疏忽,在松懈的刹那,这匪首趁其不备,开走了一辆警车,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事。一个新的策略出现,让军队参与城市任务,起初是很不错的决定,可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警务士变得懒散。一切仿佛军队的人一来,他们就可以坐享其成。   功劳他们也有,但却不用尽全力,这是以前不存在的。   军方高层以及城市高官都知道这弊端,长此以往,甚至两者都想废去警务士之职务。   只是很多人还未了解,要是不出力的话,今后在风斗城不再存在警务士,只有军人。   在另一方远处,那一边的据点几乎连根拔起,所有军队战士全部站出,都是处在一个地方,在这里有三支队伍,其中两支队伍可是正正经经的来自五行各部,他们有人嘲笑起两句丹阳队伍。但其中队长还是很懂得其中要害,当即喝止。   界云和天半就要骂回去,幽焚腾则立即道:“走吧,任务结束,老大还不知道在哪?”   界云看了一眼那边的人,不屑的说了一句骂言,这才对着众人道:“刚才老大是不是直接追警车去了?这么多警车,老大果然是老大,连警车都不去坐。”   天半则哈哈一笑,道:“老大实力强悍,坐那警车有个鸟用。”   高砂潇洒一笑,摇起头来,道:“回去吧。一切都是紧急情况,要是我,也是一般追出去。”   “你,高砂吗?那,你就是被蠢死的那个。”界云取笑了一声,高砂则依然保持笑意。   荣成方脸上可没有多少高兴色彩,从这些方面看,他还是差了这个丹阳。   如此,五人亦是一般走上了去风斗城的路,一切都随着战斗胜利而结束,据点变回了废墟。   刚才那匪首逃得太快及时,让人措手不及,警务士那边见丹阳追去,几乎下意识的也追出去了,毕竟都是有境界的,但不管是谁,都无法追上丹阳的速度。想要回去坐警车,也是迟了,只得硬着头皮追出。也算是境界带来的一种不好的,忘了有些事物比之境界要快。   不管如何,任务都结束了,所有人都去交任务,准备回去军营接受奖励和新的训练。   坐着自动大巴回到了城市之内,在总站点处分开,文刚带领三人往接任务的警务小厅而去。而丹阳则直接往警务大厅那边,他解决了匪首,之后的事交给其余各人,绝对能完成任务。   回到那个警务小厅,在厅前有无数的人走过,远方有一个喷泉,其上有一座雕像,雕像比较抽象不知道是何物,看起来还是很美观的。整个广场上很热闹,商人的店铺几乎围绕这个广场,其广场上也有不少小的能移动的小车上摆放着物品。广场上有树木,有青草,很多人都坐在草地上歇息,享受着和平带来的美好,以及物质生活优越带来的好处。   在广场四周都是道路与街道,道路依然那般匆忙,无数的车辆行驶而过。   走进警务小厅内,警务士在其中忙碌着,不少人已经去那个据点执行任务,这里现在只留着三四人工作。警务士在整个城市数量不多,按人口比例的话,几乎少的可怜。但,就是这么点人,维持一个城市治安,城市算是被保护的很好,几乎没什么人敢在城市里造次。   将那歹徒单富贵交给警务士,他们二话不说就将此人带进屋内审问,前因后果虽已知道,但更深的了解还是必须的。之后就是带领他去法庭,法庭会进行宣判。   刑事案件与一般案件不同,法庭主要负责刑事的,一般案件,警务士可自行处理。   而要是一般案件闹大了,那么事情也会有所转换,法庭会直接裁决。   这就是一个真正具备文明的世界,而不是曾经什么魔道正道之说,以及凡人组成的世界。文明,不是简简单单的只是一群人,而是整个世界,一个个国家组成。无数的人组成了一个庞大体系的国家,所有的一切才造就了这样一个高级文明的诞生。   在这里停留不久,一切都渐渐地明朗,廖宇凯也是惊讶于这个简单的案件。   为了什么,人会变成这样,有钱可是就是不给钱,还想踢人走,有些想不通。经历过一些事,廖宇凯发觉自己很多都想不通,明明可以解决的事,却偏偏往极端处或者往不好的地方走。   人到底有多复杂,多么自私?看到身旁之人,也许也很简单。   原来单富贵无意间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奸商走私买卖,对于大商贾来说,这只是小菜。走私的买卖算起来连这里的一栋房屋都买不起,甚至连中心处的一个厕所都买不起。但在镇里,那可不是小数目,每年从中得到的利润不少,至少有百万符币。   百万符币,有这样的钱,却不想付给单富贵接近一年两万符币的钱,就因这单富贵知道了一些秘密,秘密知道的不多,只是被发现看了一眼而已。奸商则想要赶走此人,每月降低工资,希望此人知难而退。但根本没用,一个穷人别的没有,但毅力不是谁能比的,忍下来了。   一个贱民,没什么关系,想要报警都不可能。只要他用些钱买通那些警务士,一切都没事一样。但,那一天要赶走单富贵,焦急与悲伤之下失手杀了他。那时的奸商估计肠子都悔青了。他的命可是很贵的,无数的钱还未能享受就这么死了,多么不甘。   如此才有了之后廖宇凯四人去找寻并逮捕单富贵之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似乎和视频一样一看就懂,但仔细想,有句“成语”叫做细思极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廖宇凯等四人走出,他问道:“那个奸商到底为什么不给钱?我有些想不明白。”   方灿晨现在对廖宇凯改观了,第一时间说道:“还能为什么,不就是爱钱如命。”   尔雅则有不一样的观点,只是道:“钱,越多钱越好,那奸商已经失去了人心。一切都是钱。看单富贵好欺负,老实本分,自然能不给就不给。奸商聪明,却被自己的聪明害死。”   看/正版!(章5节IN上酷匠SU网)   只有文刚道:“穷人,富人,两种不同层次的人,富人看不起穷人,自己找死。”   三人似乎说的都对,廖宇凯渐渐地从三人中得出了自己的答案,其实就是三者合一而已。   钱,可以迷人心智,也能让一个人失去人心,但这种案件毕竟少数,人还是有好的。就好似卢厚,要不是他,他不会变成这样,还能帮助人,也不会拥有一个信任自己的爷爷托付给他的孙女卢小芸。   事情是结束了,他们都往军营去了,按原路返回,经过此事,似乎有些事看的开看的懂些。   回到军营,并不是直接往住处那边而去,而是走向了一栋高楼大厦之内,其内有很多人,这些人俱是全部为了奖励而来。任务一旦完成,奖励才有,失败了,什么都没有,一切所做的全部白做,甚至还会引来军官教官的喝骂。   廖宇凯不解,问道:“队长,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