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豪城洗浴中心出来,落幕的脸色也没有涛哥他们想象之中的难堪。   毕竟,这对付起一般人来,落幕还是没什么压力的,要是连这些小混混他都收拾不了了,那更不要谈去救回自己的父母了。   很快的,落幕就找到了第一家足浴店。   涛哥定的那两家足浴店,是落幕的第一目标。因为足浴店这种地方,店面比较小,容易对付。   他走进足浴店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员还是睡眼朦胧的。   “帅哥,是足浴还是SPA?技师可能还没起来,你要稍微等一下哦。”   像这种足浴店里,一般技师都是住在店里的,而那所谓的SPA,在南天市这种小城市里面,也就是传说中的“大保健”。   落幕笑了笑,没理会这个前台的服务员,直接往里屋走去。   “帅哥,帅哥!?那边不能去的。”   因为看过涛哥那边的资料,所以落幕也知道,自己面前的那个房间里,就是这个足浴店看场子的人待着的地方。   而涛哥所整理出来的这四家场子,都是青帮下面一个比涛哥他们势力稍微大上那么一些的小头目的场子。   没有管身后服务员的拉扯,落幕直接一脚踹开了这间房间的门。   然后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顿时传来了一阵阵谩骂的声音。   只是很快的,那些骂声,就被惨叫声给掩盖住了。   两分钟之后,落幕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对那个前台的服务员笑了笑。   “从今天起,这家足浴店就换老板了。”   说完这句话,他也没有在这里多停顿,一边往外走,一边给涛哥那边打了个电话让涛哥他们过来接手这家足浴店。   而这个时候,距离他从豪城洗浴中心出来,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涛哥一行人全部都傻眼了。   包括虎哥和飞哥也是一样的,飞哥那边碍于面子,还挤出一个笑容来了一句:   “呵呵呵,不过只是一个足浴店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是在涛哥让人接手完了第一家足浴店,落幕那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让涛哥派人去接手第二家足浴店。   这一下,豪城洗浴中心里面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因为这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吧?   这两家足浴店里面确实是没有几个看场子的人,一家店里顶天了也就4、5个人在,但是,按照落幕这速度,基本上就是他去一家店,分分钟就横扫了那家店。   “这穆落……”   虎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爱才之心生起,一旁的涛哥连忙开口:   “哎哎哎,这穆落是我的人啊。”   “知道。”   虎哥和飞哥同时说了一句,但是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些活跃了起来。   毕竟,像落幕这样的人,不管到哪个势力,都是会被收揽的。   敢打,又有狠劲。   当落幕来到涛哥他们所说的第三家要抢的场子的时候,看着那门口挂着的“MiSS酒吧”几个字,他嘴角扬了一下,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帅哥,我们这边早上是不营业的哦。”   这会功夫,酒吧里面的前台都还没有来,只有两个保安在门口抽着烟,看着落幕要往里头走,连忙拦住了他。   酷9匠:¤网正》_版“首发…b   “我知道啊,我不是来喝酒的。”   落幕对着两个保安笑了笑。   “那?”   那两个保安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只是落幕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从其中一个保安的腰间将他腰间挂着的一根橡胶辊抽了出来,然后砸在了这个保安的脑袋上。   这保安惨叫一声,饶是这一橡胶辊下去,他也是满头是血的倒了下去。   “去叫里面的人吧,我是来砸场子的。”   落幕对着另外一个保安咧了咧嘴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啊……”   那个保安傻眼了,但是他反应的速度还是蛮快的,落幕刚才展现出来的那两下子,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打不过落幕的,于是连忙往酒吧里面跑去,看着这个保安往里头跑。   落幕也没有追,他一边从口袋里面取出一包干瘪了的香烟,往嘴巴上叼起一支,一边提着一根橡胶棍往酒吧里面走去。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酒吧里面看场子的这些混子,在晚上的时候会佯装成客人在酒吧里面玩,白天的时候,就在酒吧里面打打牌什么的。听到那保安说竟然有人来砸场子,他们也是连忙丢掉了手上的牌,操起各色各样的武器就往门口这边赶来。   当看到门口站着的只有落幕一个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他么一个人?”   领头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此刻,他正打着赤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到处都是纹身,看上去和个游走的画板一样。当然,他自己还是觉得这样比较酷炫的。   他对着那个保安问了一声。   “彪……彪哥,就他一个人。”   那保安弱弱的点了点头。   “这特么的废物,一个人你们两个人都对付不了?”   这彪哥也是个暴脾气,一听这保安的话,直接一脚把他踹在了地上。看着落幕那一脸嘲笑的表情,他嘴巴里骂了一句,操起一根钢管就冲着落幕那边走了过去。   “马勒戈壁的让你来我们Miss惹事!”   这彪哥嘴巴里面一边骂着,一边走到了落幕的身前,高高的举起了手上的钢管,落幕这个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彪哥还以为落幕是被自己的王霸之气给震住了呢。   只是——   当他的钢管挥下,距离落幕的脑袋还有不到几公分的时候,落幕手上原本那提着的橡胶辊,猛地往上一抬。   “哦呜……”   彪哥两个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凉气,捂住了自己的裆部,刚才那一下,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一阵蛋碎的声音。   至于那个彪哥,刚才还一脸的凶狠,现在已经躺在地上打滚了。   “我时间有限,你们一起来吧。”   落幕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着面前的这些混子们招了招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寂寞阿三说:   PS:这段时间在考驾照…下午要练车。   这周都是每天5更…还有2更晚一点送上,感谢阅读…希望能来一波恶魔果…推荐票…没点追书的朋友…哈哈哈哈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