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比崽子找死!”   剩下的那七八号人听到落幕的话,一个个的也是操着家伙冲了上来。   这些人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两个身手不错的,落幕其实是不赶时间的,所以就稍微陪他们玩了玩。   他手上拿着一根橡胶辊,在人堆里面游刃有余的游走着。   而因为落幕只有一个人,这些人在攻击落幕的时候,又怕打伤了自己人,所以一时间下手都有些畏手畏脚的。   打了十多分钟,落幕一点疲惫都没有的。   他知道,这是龙魄体的效果,因为一个正常人,在连续剧烈运动五分钟左右,都会有些受不了。包括那些职业的拳击选手什么的,也是一样的,要不然为什么要分回合制?而落幕作为之前龙牙特种部队里面的一员,他的耐力本身就好,再加上有龙魄体的效果,连着挑了三家场子,他还感觉自己浑身都精力充沛的。   他一脚丢掉了手中的橡胶辊,一脚踹翻了一个离他最近的混子,然后伸手,直接用自己的手夺过了边上一个混子手上的钢管,往这个混子脑袋上就是一棍子。   动作无比飘逸,瞬间就解决掉了两个人。   剩下的人,看到落幕干掉两个人,当下也急眼了。不管不顾的就是把手上的家伙往落幕的脑袋上招呼。   “不陪你们玩了。”   落幕半蹲身子,一个扫荡腿直接扫翻了两三个人,为了涛哥那边过来接手的时候方便,他还给这几个已经被他扫翻的人一人脑袋上补了一棍子。   看着还剩下的三个人,落幕微微一笑,对着三人招了招手。   而这个时候,这三个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冲劲,所有人的身子都是瑟瑟发抖的,开玩笑,他们面前的这个家伙还是人吗?之前他们也会看一些武打片什么的,还以为那片子里面一个打十个都是假的,没想到现实里真的遇到了这样子的人……   落幕见这三个人不上,没办法,只能自己辛苦一点上了。他上前,一棍子就打倒了一个人,紧接着,打出的钢管侧面一扫,直接打在了另外一个混子的脸颊上。这一棍,是真的用力了,这个混子直接被落幕给拍飞了出去,整个人脸上全部都是血迹,牙齿掉了一地,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还剩下最后一个混子,本来落幕准备上去一棍子解决掉他的。没想到落幕刚上前一步,这个混子直接就拿手上的钢管对着自己脑门子上来了一棍子,然后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还有这种操作?”   落幕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管,他走到刚才那个保安面前。   “里面还有人吗?”   “没……没有了。”   这保安也不敢撒谎,他本来还以为落幕这边就一个人,自己把彪哥他们喊出来,对付他应该是绰绰有余了,但是事实,好像超出了他的想象……这彪哥他们八、九号人,愣是被落幕给全部干翻了。   而且看落幕那样子,身上好像一点伤势都没有的。   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保安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   “恩,表现不错。”   落幕一脸微笑的用手拍着这个保安的脸颊。   这个微笑……并没有给这个保安多少的安慰,相反的,他就感觉落幕的微笑,像是魔鬼的笑容一样,整个人脑袋“嗡”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落幕:“……”   从“MISS”酒吧出来之后,落幕给涛哥那边打了个电话,让涛哥他们过来接手Miss酒吧,也是在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不管是涛哥还是虎哥、飞哥,全部都傻眼了!   说实话,他们最初让落幕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落幕真的能成。   而现在,距离落幕出去,连一个半小时都不到,竟然真的就扫掉了三个场子。现在,只剩下一个最棘手的红花会KTV了。   “老涛啊,你这是真的捡着宝了啊!”   虎哥忍不住羡慕的对着涛哥说了一句。   “哈哈哈,运气,运气。这也要感谢两位兄弟的帮忙啊!”   涛哥虽然脸上没有那么兴奋,但是心里早就已经心花怒放了。   “老涛啊,我看就这落幕的性格,你要是让他去帮你把青帮帮主的位置给拿下来,他也不会说个不字,你看我们……”   “别别别……”   涛哥听到虎哥的话,连忙摆了摆手。   “我这阿涛这么多年了的性格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要说这青帮低层我打一打闹一闹就算了,对帮主的位置,我是真的不敢垂涎啊!”   听到涛哥的话,虎哥和飞哥也没说什么,只是,涛哥心里是怎么想的,两个人就不知道了。   毕竟虽然三个人都是过命的交情,但是这毕竟不是什么学生时代,也不是和落幕那样在部队里。   这里,是社会。没有那种洁白无瑕纯粹的友谊。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别说是让涛哥去对付虎哥和飞哥,就算是让他去做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他都不会眨巴一下眼皮子。   也是在涛哥让人把MISS酒吧给收了之后,所有人都在等着落幕凯旋的消息,可是,落幕那边,却没有半点的动静传过来。   飞哥皱着眉头,突然的,他站了起来。   “怎么了?”   涛哥看到飞哥这么失态,也是急了。   “他吗的,我忘了一件事了。”   “那红花会KTV里的那个马爷,你们还记得吗?”   “马爷?”   听到飞哥的话,涛哥和虎哥对视一眼,明显的没什么印象了。   “就是那个,一把双管猎枪打了南天市半壁江山,后来被抓进去,是青帮捞他出来的那个。”   “马老七吗?”   涛哥这下子也反应过来了。   “就是他!”   “我他吗竟然忘了,他手上有一把双管猎枪了!”   飞哥这话一说,涛哥也急眼了。   他知道落幕是能打,可是,在面对一把双管猎枪的时候,再能打,又有什么用啊?   “老飞,你他吗这次算是害死我了!兄弟们,操家伙!”   涛哥吼了飞哥一嗓子,然后带着人就往红花会KTV那边赶了过去。   ^;酷M匠W网sn永T久=p免L费2\看A小m1说s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寂寞阿三说:   抱歉来晚了。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