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飞,你什么情况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不会忘才对吧?”   也是等涛哥那边都走了,虎哥才对着飞哥问了一句。   “怎么,又被你这笑面虎给看出来了?”   飞哥也没有装,他一脸淡定的拿起面前的一个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这是想通过马老七把那个穆落给除了吧?毕竟那个马老七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别人可能不敢开枪,不敢青帮里面自相残杀,但是他不一样,他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你这么一整,等于是把那个穆落给算计进去了。可是你这样子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虎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的,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知道了,你是怕老涛那边有了穆落,发展的太快,怕他回过神来把我们也给吃了,对不对?”   “而如果穆落真的被马老七给打死了,那按照老涛的脾气,他刚得到这么一号人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他也会和马老七干起来,如果干过了,那可能还好一点,如果干不过,之前他得到的这些,那全部都是你、我的了。而且,还有一点,也是最关键的。”   “如果那马老七真的是发了疯什么都不管的把老涛也打死了,那刚好,你可以借着这个理由,再去把马老七除了,把那红花会KTV给收下,打着为老涛报仇的名义,对不对?”   不得不说,虎哥的智商还是很高的,这也是为什么落幕敢和涛哥什么都说,可是不敢对虎哥这样子,因为他看不透虎哥。   听到虎哥的话,飞哥淡淡一笑。   “笑面虎,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不装了,那老涛本来就是半路插进来的,我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过自己的兄弟,我真正的兄弟,只有你一个。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说说,你是跟我干呢,还是去和老涛说。”   飞哥丢给虎哥一个选择。   虎哥呵呵一笑,勾过了飞哥的肩膀。   “刚好,我这心思和你也差不多,来,喝茶!”   虎哥、飞哥两个人这边正喝着茶呢。   红花会KTV里面。   落幕站在大厅里,身边躺了四、五个人。   他看着周围那拿着武器的二、三十号人,皱起了眉头。   这和他之前看资料上写着的只有十多号人有着很大的出路,而且,这个时候,落幕的额头上,也被一支双管猎枪给顶着。   一个看上去起码有个四、五十岁的壮汉正一只手扣在扳机上,另外一只手拿着烟。   “来,你不是很能打吗?你再打一个试试。”   这中年壮汉也是一脸的狰狞,看上去,随时都会开枪一样。   说实话,落幕其实有把握躲开他的这一枪,但是,这么一来,就会把他全部的实力都给暴露出来。而这个红花会KTV的大厅里面又有监控,要是落幕真的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一定会引起青帮高层的注意。   ~最|新!t章w节O"上*`酷,匠?网Q   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接近高层打听出神风组了,估计在这半路就被干掉或者扫地出门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落幕的心中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来个人,给我把他的手筋脚筋都挑了,我倒是要看看,是他手里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这中年壮汉一脸的凶残,他的话刚说完,就有两个马仔手里拿着匕首朝着落幕这边靠近了过来。   “怎么的,打不起啊?玩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有本事就和我单挑啊!”   看到那两个马仔离自己越来越近,落幕也急了。他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壮汉吼了一声。   “小比!”   这中年壮汉也是自负,他抬起手上的双管猎枪,用枪托就是对着落幕的脑袋上狠狠的一下子。   鲜血,顺着落幕的额头流下。   落幕眼睛微眯,不等这个中年壮汉将枪恢复成枪口对准自己的姿势,一步上前,直接一刀朝着这个中年壮汉的脑袋上砍了下去。   这中年壮汉也算是有点能力,他连忙伸出那只拿着烟的手挡了一下。   落幕的这一刀,速度极快。   刀口切入中年壮汉的手背,没有半点的停顿,直接将之这中年壮汉的半只手给砍了下来。   “啊——”   一声惨叫,这个中年壮汉强忍住剧烈的疼痛,双眼通红,他把枪口直接对准了落幕,准备扣下扳机。   只是——   刚才,他最好的射击机会已经过去,现在的落幕,自然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落幕上去又是一刀,直接把这个中年壮汉拿着枪的这条胳膊也砍了下来。   整个场面,无比的血腥。   落幕的脸上,更是被鲜血洒满。他舔了舔自己脸上的血迹,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壮汉。   这个中年壮汉两只手都被砍了,还想着要攻击落幕呢,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刚一上前,就整个人晕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边上,一片血泊。   “马哥!”   周围剩下的那二、三十号马仔也是急眼了,嘶吼着朝着落幕这边冲了过来。   落幕刚才被这个马老七用双管猎枪指着,是真的感觉到了死意,所以这个时候,他整个人没有半点的留手。   他冲进人群,几乎是一刀一个的干翻了这二三十号人。那些砍向自己的刀,他也是不管不顾的。任由那些刀砍在自己身上。   等到周围的所有人都倒下了,落幕的脑袋也变得晕沉沉起来。他的身上,鲜血不断的往下流淌着,他甚至已经分不清这些血液,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了。   他猛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把手上那把刀刃都有些卷了的砍刀插在地上,手扶着刀柄。   “来啊!”   “来啊!”   周围到处是惨叫声,到处都躺满了浑身是血的马仔,没有一个人回应落幕。   也是在落幕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时候,他看到红花会KTV外面,十多号人,手里拿着各色各样的武器,朝着他这边快速的跑了过来。   他嘴角扬了扬,整个人的身子,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寂寞阿三说:   更新送上。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