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里面,涛哥整个人脸色惨白,身上又是氧气罩,又是挂着点滴的。   看着落幕进来了,他对着落幕浮现出了一道苦笑。   “涛哥,我说你这又是何苦,我都说了,我们弄点猪血什么的意思一下就行了,你非得真刀真枪的来。”   落幕无语的说了一句。   看着涛哥让自己把氧气罩给拿掉,他拔了下来。   涛哥这会儿的声音都很虚弱。   “那老虎和老飞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那都是比贼还精的,就刚才我这样,他们还来摸一摸伤口是不是真的,也还好糊弄过去了,要不然,还麻烦了。”   “你说说这青帮整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干什么啊,要我说,我现在直接就把虎哥和飞哥做了得了,反正这医院里都是我们的人,也不会有人知道。”   落幕吐槽了一句。   “穆落!”   只是他这话一说完,涛哥当下就急眼了。   “青帮没有你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我们在最底层小打小闹还行,要是往上走,那肯定也是无比危险的,你别看你现在身手还不错,一个能打十几个,但是真的到了那个层次,你就会发现,那些人不知道要比你厉害多少。所以……咳咳,我们还是先把自己眼下的这些给拿稳了再说。”   听到涛哥的话,落幕耸了耸肩膀,他自然不会告诉涛哥,他现在所展露出来的这些,也只是他的冰山一角而已。   从手术室里面出来,落幕对着飞哥说道:   “飞哥,涛哥喊你进去,有些话想对你说。”   听到落幕的话,虎哥跟着飞哥一起往手术室里面走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落幕伸手一拦。   “你干什么?你还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   虎哥瞪了落幕一眼。一脸的不爽。   “不好意思啊虎哥,涛哥只让飞哥进去。”   落幕无所谓的说到,就虎哥这样子的人,来几个他能弄死几个。   飞哥平时还挺暴躁的,这个时候,竟然当起了和事老。   “算了算了,老虎,你就在外面等一会吧,我倒是想看看,这老涛要和我说什么。”   说着,他还示威性的看了落幕一眼。   落幕一脸的无所谓,也是在飞哥进入了手术室之后,他对着虎哥说道:   “虎哥,咱们借一步说话呗?”   听到落幕的话,虎哥楞了一下,但还是跟着落幕来到了边上。   “虎哥,我相信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吧?”   落幕也没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   虎哥这个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懵逼,什么猜出来了?他猜出来啥了?   “这次偷袭涛哥的人,就是飞哥找的。”   “什么?!”   听到落幕的话,虎哥一愣,惊呼了一声。   “你小点声,这边上指不定有飞哥的人呢。”   落幕说完,虎哥也是看了麻子那些人一眼。   “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我是没有,但是这些话是涛哥和我说的,那个偷袭他的人,他之前见到过一次,和飞哥在一起吃过饭,后来犯了事情跑到外地去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也不知道。”   “你肯定想问飞哥这么做的动机吧?”   “其实飞哥是什么人,你或者是涛哥,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之前红花会KTV的事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想要借马老七的手杀了我吧?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竟然还真把事情给办成了。而涛哥那边也算是够意思,自己拿了一家大的,一家小的两家场子,但是这样一来,问题不是也出来了么?”   “剩下一家大的场子一家小的场子,你和飞哥两个人分,怎么分?虽然事后吧,你们倒也达成了一致,但是不管是你,还是飞哥,心里没点疙瘩,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你也不用反驳我,我说的,都是涛哥和我分析出来的,不然我一个下面办事的小弟,也不可能知道这些您说是吧?”   这虎哥是三个人里面智商最高的一个,听到落幕的话,他也没有开口,只是一直默默的抽着烟。   “对于这个结果,飞哥肯定是不满意的,所以他一直都在忍着,可是他没有想到,我竟然能这么快就出院了,我出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涛哥那边的助力又回来了,本身你们三家是在一个持平的状态,所以不管是您,还是飞哥,那边都没什么话说,可现在呢,现在涛哥一下子爬到了你们的头上,飞哥那种性子的人,嘴巴上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呢。”   “这青帮里面又有规矩,内部打打闹闹的可以,有能力的抢了别人的场子也没关系,但是就是不能闹出人命来,于是,飞哥就找人玩了这么一手,我相信他找人做这个事情,虎哥您肯定是不知情的。不然的话,您现在也不会和他在一起,对吧。他现在在外面到处说和您已经抱团了,这点涛哥都知道,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这代表什么?代表涛哥还是把您当做兄弟的。可是您也知道涛哥是什么人对吧,他可以忍一次,不能忍第二次。”   “涛哥那边现在的想法也简单,他就是要做掉飞哥的。但是这件事情,他一个人来,还不行。所以他才想着,让我来和您把这一切都给说明白了。而且做掉了飞哥之后,飞哥那边的所有产业,他一分不要,全部给您。”   “老涛那边,真的是这个意思?”   虽然虎哥足智多谋,但是和落幕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他听完落幕的话,要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   “我敢发誓,绝对是这个意思。”   落幕点了点头。   “而且,飞哥其实也没有您想的那么简单,您想啊,涛哥虽然没死,但是他这伤,一时半会出不了医院吧?手下的那个KTV和足浴店才刚刚接手,谁能管理?那肯定是要给您和飞哥的,那飞哥估计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动手。”   “涛哥那边,会将计就计,让飞哥那边暂时替他管理下面的生意,您看着吧,待会飞哥出来,那表情,肯定是和吃了蜜似的。”   落幕这边连续的循循善诱,已经让虎哥整个人都有点不自在了。   他咬了咬嘴唇。   “这老飞,竟然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穆落,你放心,这件事情,我老虎陪着你和老涛一起做了!”   {酷匠网YW唯一j=正版m,s)其他、u都9是$盗/c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寂寞阿三说: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