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楛彼望着这群一哄而散的人,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嘲讽的笑容,他觉得现在的这群人,都他妈的是畜牲,平日欺负别人那么厉害,一旦被别人欺负了,就都他妈的没活力了。   更新4最1快px上D酷^匠网W   难道这世界真的就是欺善怕恶?不错,这世界就是欺善怕恶!   陈楛彼忽然晕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下起了雨。   雨无情无义的冲撒在陈楛彼的身上。没有人过来扶起他,大家都回到了课室继续上课了。   一个人,一个全身发出蓝光的黑衣人从天上的乌云中,慢慢的飘落下来。   走到陈楛彼面前,他望着陈楛彼,脸上不觉露出惊讶。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废物了,怪不得内神隐藏一种深不见底的魔性,比将神还要恐怖万分,难道以后宇宙真要因他而变?”,黑衣人说。   因为他能看到陈楛彼的身上,隐付了一个幽灵,一个最没用最废物的鬼魂,就是这个鬼魂让陈楛彼失去了原有的魔性,一旦这个鬼魂不存在了,那么魔性的陈楛彼就会复活了。   虽然他只复活不到十分钟,但却可能看见以后的毁坏能力,一旦惊醒,那么他就是最毒之神。   雨继续下着,而那个黑衣人却消失了。   陈楛彼醒了,他看到他的老师拿着伞走了过来。   那个被学校称为最漂亮的老师,安静!   安静老师把陈楛彼扶到了医务室,校医检查了下说他没事,可以回教室上课了。回教室的路上,安静问他是不是有同学欺负他,陈楛彼没说话,低着头像做错了事一样。   “陈楛彼,你有什么事情要跟老师说,别整天被人欺负就忍着,学校绝不允许有暴力的事情发生。”,安静勃有正义感的说。   “真的没有啊,老师。”,陈楛彼说。   “你终于肯说话了。”,安静说。   “老师,其实刚刚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啊。”,陈楛彼说。   “你刚才晕倒在了操场上,你的衣服都湿透了,我批准你回家。”,安静说。   “谢谢老师的关心。”,陈楛彼望着安静,觉得她又善良又漂亮。   “赶紧回去吧。”,安静说。   陈楛彼走出校门碰到一个黑衣人,只是他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刚才出现的人。   黑衣人对他笑着,对他说,“我闻到了你身上有一股味道,很熟悉。”。   陈楛彼看着他没说话。   他要往前走,被他挡住了,黑衣人用手指了指他的额头,说,“带我去你家吧?”。   陈楛彼点点头,就默不作声的走了,黑衣人跟在他后面。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呢?他身上的那个幽灵真的那么厉害,控制了他的兽性?这家伙和将神之间真的那么有缘?”,黑衣人自言自语的说,望着陈楛彼的背后,忍不住打开结界要验证一下。   一个黑色的火球冲进他的背后,却怎么也进不去,并慢慢的消失了。   “啊?”,黑衣人讶异了,又弄了一个火球,仍旧没有进得了陈楛彼的身体。   看来陈楛彼的身上确有一股神秘之力在潜伏着。   他走到一个停车站,等着回家的车,黑衣人也站在旁边,他一直观察着他。   车来了,上车,陈楛彼投币,黑衣人没币,司机吼了他一句。   黑衣人微笑着看了下司机的眼睛,司机被他的绿色眼睛催眠了。   黑衣人找到陈楛彼的位子坐了下来。   车上出奇的安静。   同时也很怪异!   车到站了,陈楛彼先下来,黑衣人将车上施的神术全部解封了,他下来时,被车上的司机指着后背骂,连车上的乘客都跟着骂他。   但是他们却很奇怪,怎么这么快就到了N站,而自己是在C站下车的啊?   这下子,车上就热闹起来了。   黑衣人跟着陈楛彼来到了他的家,看着这一百多来平方的房子,家具摆放整齐,灯具也豪华。   “现在你可以恢复了。”,黑衣人说完,就用手指了下陈楛彼的额头。   他才从神术中醒了过来,他看到眼前的这个陌生的黑衣男子,吓了一跳,就差尿裤子了。   “你是谁,干嘛跑到我家?”,陈楛彼问,虽然心里害怕极了,但还是鼓足勇气。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跟一个男的在一起?”,黑衣人说。   “没错,你到底想干吗?”,陈楛彼问。   “你说我来干嘛?我来肯定是有需要的东西。”,黑衣人说。   “你要找什么东西呢?打劫还是杀人?”,陈楛彼试着胆子说,但语气依旧有气无力。   “哈哈哈,两样都不是,我只是找他,放心。”,黑衣人望着他说,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他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来跷起个二郎腿。   陈楛彼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走到冰箱那里,拿了瓶饮料给他。   黑衣人有点意外,看着他。   “不必意外,我知道大憨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你找他,肯定也就跟他一样。”,陈楛彼说,“他赖在我家都几天了,刚好你找他,那就把他带走。”。   “你叫他大憨?”,黑衣人问。   陈楛彼刚想说话,大门就被大憨打开了,他回到家里看到陈楛彼跟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   “三级天王,他是谁?”,大憨进门就问。   “找你的!”,陈楛彼说。   黑衣人看到大憨就赶紧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鞠了下躬,说,“将神大人!”。   大憨被这陌生的黑衣人搞的一下子懵了,他看着他,说,“你有病吧?”。   “将神大人,我是窦天灿啊。”,黑衣人说。   大憨给了他个白眼,走到冰箱那里取了瓶啤酒出来,他喝着啤酒坐在沙发上。   望着这一切,陈楛彼也有点糊涂。   “我想你搞错了吧?”,大憨喝口酒,望了下站的笔直的窦天灿说。   “将神大人,你怎么不记得我了?”,窦天灿说,他心想将神大人肯定是冲破了空间,来到这里,失去记忆了。   “唉,我说老兄,你要跟我一样赖在这里不走,得问下我旁边的这位,他才是主人。”,大憨说。   听他这么一说,窦天灿看了一眼陈楛彼,他感受到将神大人跟这个废物在一起后,明显的有好大的变化,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冷酷了,现在他更多的是随和。   “你们慢慢聊,我洗澡了。”,陈楛彼说。   这个时候,窦天灿才发现他的衣服被雨水淋湿透了,而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大憨打开电视机,又从冰箱里掏出了两根鸡腿,和两瓶酒,给窦天灿各分了一份。   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吃着鸡腿喝着啤酒。   电视上插播了一个新闻,标题是:近日发现吸血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