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上又再一次报道了吸血鬼的事件,这次的报道标题是,吸血鬼被消灭,情谜杀了吸血鬼。   “你觉得就那台破机器,能干掉吸血鬼?”,大憨问窦天灿。   这几天他们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而窦天灿都觉得,失去记忆的将神原来那么好,一点火爆脾气都没有,就像一个祥和的老奶奶。   但就是废话超级多,就像个喋喋不休的老太婆一样。   “如果那吸血鬼那么好干掉,那机器也不会烂成那个样子,我觉得肯定后面还有一场更精彩的打斗。”,窦天灿分析的说。   “哈哈哈,跟我想的差不到哪里去。”,大憨笑着说,举起啤酒,说,“来,干杯!”。   窦天灿跟他碰碰杯,喝了一大口,问,“将神大人,那个陈楛彼怎么还没回来啊?”。   “不用管他,我们喝酒。”,大憨说。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老叫他三级天王?”,窦天灿问。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这家伙被人欺负的不敢敢还手,还有他同学都叫他三级天王,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别人叫他三级天王,他不肯告诉我。”,大憨说。   “哦,这样啊,我也见过这家伙一次,不过这家伙懦弱的实在太过分了,谁打他都不会还手,像个脑子有病一样,不过呢…………”,窦天灿说,最后说到那天他发现的事,又没说下去了。   “最后什么?”,大憨好奇的问。   “不过呢,还是三级天王。”,窦天灿随便说了句。   “哈哈哈哈哈,三级天王!”,大憨说。   窦天灿看着眼前这个嘻嘻哈哈的将神大人,心里在想,要是万一将神恢复了记忆了,那陈楛彼和他又是什么样的命运?   神?魔?神魔?还是……?   窦天灿看着一脸笑容的将神大人,心里想,无论怎么样都好,至少现在的将神大人是开心的,与其瞎操心,还不如顺其自然好了。   他又想到了陈楛彼,这个超级大废物,以后真的会是个大恶魔吗?那自己呢?   一切,都让以后来决定吧,就像路口有个叉叉,怎么走,就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了。   陈楛彼之所以放学最后一个回来,那是他今天值日了,要把教室收拾好了才能走。   他走在一个人比较少的街道上,看到前面有个身影非常熟悉,很像安静。他加快了脚步,走上前一看,果然是安静。   只是安静在哭。   “老师!”,陈楛彼叫了声。   安静一看是陈楛彼,就哦了声,当是回应了。   “老师,你怎么在哭?”,陈楛彼说。   “哦,是吗?”,安静说,赶紧用手擦了擦眼睛。   “老师,这几天没来上课,是有什么心事吗?”,陈楛彼问。   “哦,没有,老师身体不舒服,所以请了几天假。”,安静勉强挤出点笑容。   “是这样啊。”,陈楛彼说。   之后是安静。   “陈楛彼,老师问你,假如有一天,你变成了个吸血鬼,我是说假如,”,安静说到这句话,特地看着陈楛彼,说,“你变成了个吸血鬼,你怎么办?”。   被老师这句话搞的陈楛彼一时语塞。   “这个?老师,这个,”,陈楛彼摸摸头,像个傻子似的,说,“老师,你怎么会问这个。”。   看陈楛彼这样子,安静的脸上跃出一丝不悦,她说,“算了,当老师没问。”。   两个人又安静一会儿。   “假如我变成了吸血鬼,我会很开心,因为可以不老不死啊,而且还有超能力。”,陈楛彼还是说了。   在安静看来,他就是个白痴。   “唉,陈楛彼!”,安静叹出一口气。   说来也奇怪,两个人这一路居然走了两个小时,而且步伐像蜗牛一样。   “老师,你相不相信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个空间?”,陈楛彼问。   安静没说话,对他的话没兴趣。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穿出一辆面包车,眼看安静就要被撞到了,陈楛彼一霎那间就拉住安静,结果两个人摔在了地上。   更离奇的是,陈楛彼居然嘴唇跟安静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这是陈楛彼的初吻!居然献给了自己的老师!   两个人有一刻是停止了,仿佛时间不知道去哪里了。   “咔!”,时间破了!   两个人赶紧爬了起来,显的尴尬万分。   “陈楛彼,你!”,安静有点生气。   “老师,对不起!”,陈楛彼脸红烫烫的。   安静自然十分气恼了,不过想到陈楛彼也是为了自己不被车撞。如果自己把火发在他身上,有点说不过去。   “陈楛彼,你走吧,别跟着我了。”,安静说。   陈楛彼听到这句话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怎么了,我怎么会一路跟着安静老师呢?今天撞邪了吗?   当陈楛彼要绕道走另一边时,一辆豪华的跑车开到安静旁边停了下来。   车内走出一个高富帅的男人,带着墨镜,样子帅的像明星。   那男人走到安静面前,迷人的笑了一个,从身后变出一束鲜花,给了安静。   安静看着他,由刚才的皱眉变成了开心,她笑着接过鲜花,上了男子的车。   陈楛彼看到这里时,脸上一副惊讶,更多的是伤心的气愤。   心里感觉一股醋意浓浓!   “要不要我干掉那小子?”,那男人说。   “你干什么,他是我学生!我告诉你,别给我乱来!”,安静生气的说。   “哦?”,男人一副奇怪的表情。   “安虎被藏东干掉了?”,男人问。   安静听到这句话就哭了。   “这个藏东太过分了,我一定帮你杀了他!”,男人说。   “韩亦翰,你在说废话,你干得了他吗?”,安静说。   “我去找他问明白。”,韩亦翰说。   “找他问什么?是安虎自己不想活了!”,安静说。虽然因为这件事情很伤心,可是她也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韩亦翰听到后,没说话,只是脸上很严肃。   安静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心里若有所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想去,就想到了陈楛彼。   突然间,她不由的笑出声音,笑声惊扰了一脸严肃的韩亦翰,他看了一眼安静,没说话,只是把车开的更快了。   /●最%Z新章节*+上Ys酷y: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