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东西都是再你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人也是,但凡离开时,你才知道有多么不舍。————神说   “藏东,我今天就要为安虎报仇!”,韩亦翰说,“杀了你这个虚伪的东西!”。   “那你就来吧,韩亦翰,看看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藏东说。   两个人身上都有一团火焰气息护着,一股强大的结界已经在他们身上慢慢的展开,这样子,他们的打斗只能在里面形成破坏力,而对外面没有任何影响。   轰隆!   爆炸声在韩亦翰身边响起,藏东已极速的向他冲过去,就在靠近他身边,想以极速光波破掉他身上的咒术,但被韩亦翰轻松躲避。   “呀!”,韩亦翰往藏东身上打出一记光波,迅速的往上方飞去。   藏东呼吸一口,双手合十,往天上飞去。韩亦翰一看,双眉一皱,就双脚直接往下落,狠狠地踩住藏东身上的护界,双手一猛击过去,打烂了藏东身上的护界。   藏东没有护界的保护,迅速往地上掉去,快落地时,他脸上一笑,一脚往地上一蹲,就迅速的往天上飞去。   “你别忘了,严格来说,我是你主人!”,藏东说。   砰砰砰!   藏东冲上去就给了韩亦翰一击重拳,“啪”的一声,把他打了下去。   重重的摔在地上的韩亦翰,又被极速下落的藏东踩住身体,然后一脚一脚的踢过去。   “咻咻咻”   被踩十多脚的韩亦翰突然用力,扳住藏东的脚,往地上用力,像泥鳅一样滑走了。   然后,韩亦翰又站了起来,把头发往后面抹了抹,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打扮下自己。   藏东忍不住的笑一笑,拳头又握的咔咔响。   “我对你没有使全力,知道,最后这一拳,你死定了!”,藏东说。   他藏东这一说,吓的韩亦翰脚一抖,往后退了几步,开始积蓄力量,做最后一击!   “我要干掉你!”,全身都是力量的藏东,就像一万匹马拉住一样,往韩亦翰飞过去。   一团火球,一团力量,这就是死亡。   韩亦翰这个时候害怕极了,他的呼吸声越来越粗,身体已经开始抖索了,他闭上眼睛。   “藏东,难道你要像杀死安虎一样杀了我吗?”,韩亦翰赌尽一切喊出这句话。   所谓开旋的弓难以收回,这个时候就差几毫米的距离了,藏东拼尽全力,收回了自己的死亡之拳。   但即使这样,也对韩亦翰起着致命的攻击。   轰隆隆   巨大的攻击力直接将韩亦翰冲出结界外面,直接撞毁十多辆车子才停下。   已经毫无力气的韩亦翰摔在地上,平生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他累的闭上了眼睛,但呼吸声却一缓一缓的。   恢复正常的藏东走了过去,韩亦翰睁开眼睛看着他,突然间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韩亦翰没说话,就只是在笑。   其实笑容里面包涵了很多东西。   藏东很明白,他伸出胳膊去拉韩亦翰,韩亦翰一把手抓住他,起来的时候,就推了一把藏东。   “你真的要把我杀死啊?”,韩亦翰说,语气有一点点伤感。   “只要你做错,我就会杀你!”,藏东还是那句话。   “哈哈哈,藏东!”,韩亦翰说,眼睛里竟然流出一滴泪。   藏东忽然抱住了韩亦翰,难过的哭了起来。   “要是没有你们,那这个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了。”   安静预感到今晚会发生点事,她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藏东跟韩亦翰的和解,她心里又欣慰又可以。   她笑嘻嘻的走过去,望着这两个大男人,笑着说,“怎么样,我的两位大帅哥?”。   “哈哈,安静你过来了。”,藏东笑着说,因为刚刚流过泪,所以眼角红红的。   “怎么,大美女,那么好,过来看我?”,韩亦翰还是那么喜欢装帅。   “想的美啊,你,你那个才好。”,安静开玩笑的说。   “什么,那个,那个是什么?”,韩亦翰故意问。   安静狠狠地揍了他一拳,韩亦翰痛的赶紧捂住被打的地方。   “怎么了,很疼吗?”,安静假装关心的说。   “你说呢,美女?”,韩亦翰说。   “好了,不管怎样都好,我们三个都在一起。”,藏东说,本来想拥抱安静的,但被她避开。   安静拥抱了下韩亦翰,对藏东她还是有些难以原谅。   “怎么,我帅啊?”,韩亦翰故意说,顺便望了眼藏东。   “如果你在一死,就剩下我一个了。”,安静心里如实说。   韩亦翰一听这句话,整个人身子都不由得冷了下,更多的是感动。   藏东站在旁边尴尬的望了望周围,心里肯定有点难受。   “安静,谢谢你。”,韩亦翰从心底说出这句话。   藏东悄悄的走了。   “那小子呢?怎么走了,还没让他请客吃饭呢?”,韩亦翰说。   “你吃的下去吗?”,安静对他翻了个白脸。   韩亦翰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可爱小美女,他真的爱死了她,可惜眼旁人却对他无意。   安静看了看周围,静静的路上,对藏东她还没决定原谅。   ……   咬韩亦翰手的那个丑女孩,在床上一直难以入眠,翻来翻去,对于那个他讨厌的男人,她恨的牙痒痒。   “怎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的?”,丑女孩说。   其实她不算太丑,只是没那么美丽而已。   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她还没睡觉,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这么失眠。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很难受,浑身发烫,喉咙里总是有股异物要破口而出。   慢慢的这种不适,上升到浑身发痒,忽冷忽热,有一股血液里乱打架的感觉。   她在床上痛苦的乱喊乱叫,简直像窒息一样,特别是眼睛,像亿万只虫子在爬,一条像虫子一样的生物往身体里乱串。   HU酷#/匠网+正o版《^首~J发e◇   呼呼!   女人变异了!   她走到床头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副披头散发,眼睛瞪的很大,眼珠子是那种天绿色,还有嘴巴里居然露出两颗獠牙出来。   “啊!”!   屋子里传出一声尖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