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楛彼一整晚都没睡觉,因为他又做了那个梦,又被吓醒了,早上五点钟的时候,他跑到洗手间的镜子旁,看着自己,慢慢的进入了一种幻像里面。   他一个人在山间里头的小路上走,周围都是阴风阵阵,让人后背发凉。   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   “陈楛彼,陈楛彼,陈楛彼!”,一个小男孩子的声音在叫他。   陈楛彼听到后,赶紧往周围看,除了一片黑暗,他看不到什么,现在除了阴风阵阵,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恐惧。   他一个人走着,走着,慢慢的发现了几颗发光的虫子出现在在他面前,围绕着他,给他引路。   他跟着虫子们走,来到了一个山洞里面,山洞里面的墙壁上,留着水滴,这声音滴滴滴的,像时间在一秒一秒的在走。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由于有发光的虫子领路,他能看的清前面的路,直到走到一个只能融下一个人通过的洞口时,发光的虫子不见了。   “啊”,陈楛彼不知不觉的叫了声,深呼吸一声,一个人从洞口穿过去。   穿啊穿啊,一个人在洞口里面走着,黑黑的黑暗像包噬了他。   终于他感觉到自己要走出洞口了,结果又是一片黑暗,这个时候所有的恐惧都寖入了他的脑海里面。   他不知道怎么办了,是继续往前面走,还是往后面退呢?   进退两难,往前走,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往回走,又走了那么远,前走回走,最终都是一个黑暗。   陈楛彼感觉洞口越来越小,自己穿过的越来越吃力,最后他走不了了,被卡在了里面。   这个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乌鸦声,在耳旁叫唤起来。   “哇,哇,哇,哇,,”乌鸦的叫声越来越大。   “吱吱吱吱吱”,突然又响起了知了的叫声。   这两种声音交叉在一起,变成了“哇吱哇吱”。   “娃子?”,陈楛彼突然想起了这个词,他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了。   他感觉自己在这样下去,会崩溃的。   他闭上眼睛,难过的要哭了,因为他身体里仿佛有蚁虫在爬,又痒又麻的,最后演变成了虫子的噬咬。   他陷入了无限的恐怖当中。   “啊!”陈楛彼终于喊了起来,“救命啊!”。   他越针扎越被束缚的越紧。   “娃子!”,声音在面前突然响起。   陈楛彼的一双眼睛吓的快要掉出来了。   “娃子!”,声音如野兽般。   陈楛彼往旁边看,一个眼睛发光,全身绿色的,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出现在他面前。   “啊啊啊啊啊,”,陈楛彼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发现他在一个山洞里面的一个水沟子里面,旁边由于有发光的虫子飞来飞去,在它们的照射下,陈楛彼发现了前面一个白衣女子,还有一个躺在她面前的小男孩。   他看着他们,突然那个女的看见了他,那个躺他身边的男孩子也醒了,也回头看他。   不可思议!那个男孩子是陈楛彼认识的那个人,每个晚上做梦都会梦到的那个男孩。   当他们向陈楛彼走过来时,那个男孩子对着他一笑,张开他的血盆大口,就往他咬过去……!   陈楛彼失去了知觉,一下子躺在了地上。   窦天灿去厕所时,发现了他,看到的他是一脸苍白,全身冷冰冰的,人就像死了一样。   窦天灿用自己的力量将他救活了过来。   发现他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在操纵着他。   窦天灿感觉陈楛彼的这个灵魂不是他原来的,现在的灵魂就是故意折磨他的,让他的一生都在痛苦当中,让他事事不顺,总之让他是个废人。   “啊,我要怎么唤醒这个沉睡的灵魂呢?他上次那次突出灵魂,是什么原因呢?”,窦天灿心里想着,望着这个昏到的陈楛彼,此刻居然陷入了沉思。   大憨这个时候也来到厕所,看到窦天灿抱着昏迷的陈楛彼,赶紧蹲下身子,抱着陈楛彼。窦天灿看将神过来了,就站了起来。   “这怎么回事,窦天灿,他怎么晕过去了?”,大憨问。   “我也不知道。”,窦天灿说。   “唉,这家伙!”,大憨说,把他抱了起来。   放到床上,给了盖了被子,大憨问窦天灿,“他这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我刚看到他的时候,他浑身都冰凉,现在他好点了。”,窦天灿说,“将神大人,我觉得他有两个灵魂。”。   大憨望着窦天灿,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两个灵魂?”,大憨似乎不相信。   面对这个失去记忆的将神大人,窦天灿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窦天灿,你开玩笑了。”,大憨笑笑说。   “哈哈,大憨!”,面对现在的将神大人,窦天灿一脸无奈的笑容。   “这小子,说实话,我也挺担心他的,本来并不弱的他,却偏偏表现的那么弱,到底这家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将神说出心里话,脸上挂着担忧。   窦天灿望着他,没想到将神大人也挺有情有义的呢。   “天灿,你看现在也六点半了,你去买点早餐回来吧,这家伙我来看着他。”,大憨坐在床边,对窦天灿说。   “好!”,窦天灿说。   清早的天气比较凉爽,窦天灿走在路上,看着车来车往,来来往往的人,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他来到了他们比较喜欢吃的一个早餐店,老板一看窦天灿,就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窦天灿已经是这里的老顾客了,不用说话,老板都知道他要什么早餐,每次还会多送一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给他。   窦天灿坐在座位上等着老板拿早餐。   这个时候走进来一个女的,她穿着一身魔法师打扮的衣服,进屋里一看,有个熟悉的面孔。   她一声不响的走过去,窦天灿一看到她,吓了一跳。   k看正版X%章;t节i{上“酷rj匠网   “你?”,窦天灿讶异的说。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女的说。   店老板已经把早餐拿出来了,一看窦天灿跟个穿着戏服的漂亮女人在一起,就一脸嘻嘻哈哈的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