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天灿,啥时候泡了个演员当女朋友啊?”,店老板坏笑着开玩笑说。   “不不不,老板,她不是我女朋友。”,窦天灿赶紧解释道。   “唉,我知道,哈哈哈,给你,香喷喷的包子,油条。”,店老板说,望了眼女的,确实漂亮。   女的反到不领情了,她做出一副要打架的姿势。   “老板,老板,我们走了。”,窦天灿说,赶紧拉走这个女的。   “放开玩,死魔头!”,女的说。   “郭鸣鸣,你想干嘛,这是人类世界,你以为是我们那个世界啊,想怎样就怎样啊?”,窦天灿说。   “窦天灿,你这个大魔头怎么也来这里了?”,郭鸣鸣说。   “还不是你那个老头,跟我家的老大,他们闲的没事做,总想着要做什么宇宙神。”,窦天灿一副无谓的说。   “不准你这样骂我们主人。”,郭鸣鸣生气的说,准备要打窦天灿。   窦天灿笑嘻嘻的赶紧把包子拿出来,递给郭鸣鸣,说,“干嘛吖,大清早的,难得遇到熟人啊,来,吃包子,这里的包子特别好吃。”。   郭鸣鸣一副高傲的样子,不理会窦天灿的殷勤。   “好吧,你不吃我吃,这么好吃的包子,还不吃,哼!”,窦天灿说完就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   酷7匠!网Z首N发zF   “你们六大天王,怎么就只看到你一个?其他的呢?”,郭鸣鸣问。   “我还想问你呢,你们五大护使呢,怎么,只有你一个?”,窦天灿也问道。   “我不知道。”,郭鸣鸣冷冰冰的说。   “你什么时候穿越这个空间的?”,窦天灿问。   “我今天才到这里。”,郭鸣鸣说。   “不会吧,今天才到?”,窦天灿不可思议的说,“我在这里已经都快两个月了,你今天才到?”。   怪不得呢,不过一过来这里,就碰到窦天灿,在宇宙的神奏大陆,他们两个也是冤家,现在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郭鸣鸣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不熟悉,唯一熟悉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大魔头窦天灿。   “走吧,我带你去我们住的地方,现在你一个人能去哪里啊?”,窦天灿说。   在神奏大陆他们碰到面,会打起来,但是在这里,却未必了,因为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熟人。   不管在哪里,哪怕是敌人,在有的时候也会变成朋友。   “我不去!”,郭鸣鸣说。   窦天灿一个用力把手上的包子塞到她嘴巴里。   那灌烫包子的汁就就流下嘴角,很香,郭鸣鸣忍不住的吃了一口。   一路上,都把窦天灿买的包子吃完了,最后就剩下了油条。   回到家,大憨一看窦天灿带回个女的,有些惊讶。更加惊讶的是郭鸣鸣,她居然看到了宇宙魔神将神!   郭鸣鸣有些激动起来,窦天灿一看,后果不好,就赶紧制止住郭鸣鸣,没让她出招,要不然这个屋子就毁掉了。   “郭鸣鸣,将神大人失去记忆了,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窦天灿抱住郭鸣鸣说。   “什么?”,郭鸣鸣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松口气,她看着窦天灿,又看看将神。   最后郭鸣鸣放下自己的警惕了,她来到屋子里的沙发上坐下。   窦天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汽水,递到她手上,说,“喝吧,你没喝过的。”。   郭鸣鸣接过来,喝了口,感觉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奇怪的水。   “怎么就剩这几根油条了?”,大憨问。   “哈哈,”,窦天灿笑嘻嘻的摸着头,说,“其它的被我们吃掉了。”。   大憨望望他,没说话,不过心里已经骂他了,这家伙,真是为女人忘朋友。   “陈楛彼醒了没有?”,窦天灿突然问。   “三级天王哪里有那么快醒,搞不好在做春梦呢!”,大憨搞笑的说。   “我过去看看。”,窦天灿说。   他来到了陈楛彼床头,看着陈楛彼,现在他的气色好转了,脸上恢复了气色。   当他准备要走时,床角旁的电话响了。   接过电话,里面说找陈楛彼。   “他生病了,去不了。”,窦天灿说。   “哦,好吧,那他好了,你告诉他唐绍找他有事,给我回个电话。”。   “嗯,好!”。   挂上电话后,窦天灿听到陈楛彼的咳嗽声,走过去,发现他醒了。   …………   唐绍打完电话后,就转过去看着武弘适,对他说,“那废物生病了。”。   “哦,不过你确定要拿他的灵魂?”,武弘适说。   “你不是把我的妖狐收了吗?我要不改变下自己,怎么对得起自己。”,唐绍说。   “我是收妖降魔,你现在是在害人,知道吗,要受天谴的。”,武弘适说。   “拜托了,勾魂者,你既然勾魂,就别管我那么多。”,唐绍不客气的说。   “好吧,当做我欠你个人情。不过,你得到他的灵魂有什么用?你自身不改变,也还是个废物啊。”,武弘适说。   “我说过不用你管,我自有打算!”,唐绍说。   自从那天唐绍遇到了黑色妖狐后,进入他的幻境里面后,就整个人的性情大变,在武弘适消灭妖狐受到重伤,唐绍陪他去了医院。   在武弘适昏迷不醒时,黑色妖狐的魂灵找到了唐绍,告诉他需要一个人的灵魂,加上一个人的身体,它又可以复活了。   唐绍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想利用妖狐来改变自己的一生。   平日受欺负惯了,他不想再受欺负了,这也导致他心里出现一种变态。他自然答应了妖狐的请求。   他第一个人就想到的是陈楛彼,只有他,唐绍才能下去手,因为这个废物令唐绍很不爽。往往不需要任何理由,一个人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心头之恨。   刚好他想到武弘适,而武弘适作为一个黑者勾魂师,虽然不愿意帮他,但唐绍救过他,所以他也参与了。   陈楛彼刚从昏迷中醒来,窦天灿看到他起来,自然十分开心,大憨知道后,跑过来,看着陈楛彼,脸上流露出喜悦。   “三级天王,你终于醒了啊,可把我担心坏了。”,大憨说。   陈楛彼笑笑,问他们他怎么了。   “我正准备问你呢,你怎么在厕所晕倒了?”,窦天灿赶紧说。   “是啊,你跑厕所干嘛去,去那个飞机吗?”,大憨问。   “不是,我只是进入了幻觉中。”,陈楛彼如实相告。   “幻觉?镜子里?”,窦天灿问。   “嗯,是这样吧,……”,陈楛彼也想不起来,但又肯定自己进入了幻觉。   “我去看看那镜子?”,大憨说完就去了。   “不用了,就一块儿镜子而已,可能我想错了。”,陈楛彼说,觉得挺难为情的。   大憨看着陈楛彼没事,心里自然很开心,坐到床头,两个人聊了起来。   窦天灿走出去,来到那镜子旁。郭鸣鸣还在那里梳头发。   “我说郭鸣鸣,我带你去买身衣服吧。”,窦天灿说。   他看到郭鸣鸣正对着镜子梳头发,她身上还是穿着那身魔法师的衣服,大憨过去,跟她说,她要看镜子。   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大憨跑到了陈楛彼面前,说没发现问题。   “我觉得还是把镜子换一块儿吧。”,窦天灿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