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换,这不是挺好的嘛!”,郭鸣鸣听到后不同意,她对着镜子不停的扭弄身体。   窦天灿看她臭美的样子,有那么点风骚,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于是忍不住想跟她开个玩笑。   “怎么了,女神大人,你是不是被自己的美貌惊艳到了?”窦天灿一副温柔潇洒的语气说。   也许被突然这一弄,倒把郭鸣鸣弄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她瞪了一眼他,就离开镜子了。   不过她的心却噗噗乱跳。   窦天灿看她一笑,恢复原来的样子,对她说,“走啊,我带你去买衣服,你以为这里是我们那里啊,快点打理好,跟我出门。”。   “谁要跟你出门!”,郭鸣鸣极不情愿的说。   …………   郭鸣鸣对这一切的陌生都感到那么好奇,这些都是自己没见过的,那么新鲜有意思。   他们来到了最热闹的繁华购物区,在一家大型专卖店挑选衣服,窦天灿给她挑了很多,她都不满意,而她挑的,又被窦天灿嫌弃。   最后两个人为了挑衣服,发生了争执。   “我说这个好看!”,窦天灿说。   “不,这个才好看!”,郭鸣鸣把手中的衣服拿出来给他看。   “不,我说这个就这个!”,窦天灿把天蓝色衣服举到她面前说。   “好了,好了,我说两位顾客,你们谁挑的都好看,要我来说,最好看的还是这位小姐身上穿的旗袍好看。”,一个店员实在受不了走过来说。   “谁告诉你这是旗袍?”,郭鸣鸣说。   “这是魔法袍!走开走开,我们挑衣服关你什么事?”,窦天灿很不开心。   “我说,两位,你们在本店挑了两个小时了,这样会影响我们做生意的!”,店员最终没憋住闷在心里的话。   窦天灿一时尴尬起来,看看郭鸣鸣,她还在那里挑来挑去的。   “你个乡下婆,还不快点选?”,窦天灿叫了起来。   郭鸣鸣挑的正高兴,听到他这么一说,终于忍不住伸出手要赏她一耳光。被窦天灿躲开了。   店员看到他们两个忍不住下了逐客令。   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走了过来,那店员看到后马上变的恭敬起来。   老头子问了下原因,又看了看窦天灿他们,最后他的目光停在郭鸣鸣的身上。   “小姐这一身袍子,我喜欢,要是不介意,我愿意以店里的三套衣服,跟你换,怎么样?”,老头子说。   郭鸣鸣看他并非普通人,身上的气势有点逼人。她看了看老头子,又看看身上的魔法袍。   “算了,我们不要了,走吧!”,郭鸣鸣说。   就她这一身魔法袍,价值可不只换三套衣服那么简单,就她这一身魔法袍,能上天入地,怎么可以换!   S更%`新最@快5《上酷?A匠D!网%&   “好啊,好啊,我们换!”,窦天灿开心的说。   老头子看着窦天灿,觉得此人很熟悉,好像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才知道,这老头子是那个丑女人的司机。   老头子好像也认出了窦天灿,眼神一直在他身边游离,窦天灿被他盯的挺不好意思的,拉着郭鸣鸣就走,但郭鸣鸣就硬是不走,她还想看一会儿。   “快走,哪里没有卖衣服的?”,窦天灿终于发火喊道。   郭鸣鸣被他这嗓子给吓住了,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老头子终于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家伙,害他输了很多钱。   他赶紧追出去,却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   窦天灿快速的将郭鸣鸣拉倒一个人流比较少的地方,这里也可以买到好看的衣服。   “怎么,你好像很怕那个老头子?”,郭鸣鸣也看出来了。   “那晚我一个人出来消遣,走到一个赌坊,就进去看了看,发现那个老头也在,然后我就过去看了下,后来帮老头赢了几把钱,他一高兴就完全信任我了,最后一把,输了几百万。”,窦天灿说。   “这个也不能怪你啊!”,郭鸣鸣觉得这根本就是小事。   “就是啊,根本不能怪我,哈哈,我发现我们终于有共同的语言了。”,窦天灿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谁跟你有共同语言,我只是认为那老头是个蠢才。”,郭鸣鸣说。   “对对对,我们赶紧买衣服,晚上我带你去ktv唱歌去。”,窦天灿说。   “什么?ktv唱歌?谁和你唱歌。”,郭鸣鸣说。   “唉,郭鸣鸣,我们买衣服都买了三个多小时了,还什么都没买,现在赶紧买吧。”,窦天灿越来越不喜欢跟女孩逛街了。   最后还是花了两个小时功夫,挑了十多套衣服,当郭鸣鸣穿着白裤子,黑t型衫的站到窦天灿面前的时候,窦天灿都被这个大美女惊住了,没想到郭鸣鸣脱下魔法袍,穿着现代的衣服,居然那么美丽。   “你傻了,看什么?还流口水,你帮我把这魔法袍拿着,这么多衣服,说真的,还真的没有我的魔法袍好看。”。郭鸣鸣说。   “跟你说,我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整天穿着我的神袍,后来我偶然间看到电视机里的一个人穿着黑色一套中装,我就改穿黑色中装了,在后来,我习惯了,就很随便的穿了。这些东西,你需要适应,只要习惯了,以前那些就没那么重要了。”,窦天灿双手都大包小包的提满了东西。   最后,窦天灿忽然想起将神大人交待的事,要把家里的镜子换掉。当他把这件事情跟郭鸣鸣说时,她是比较反对的。   “换什么镜子呢,你真以为那镜子比较邪吗?别忘了你可是神,宇宙其它空间的神!在这里没有什么你害怕的东西存在的。”,郭鸣鸣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真以为我们是神,在这里就没有比我们厉害的人存在吗?”,窦天灿一脸认真,“其实在这里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人存在,只不过他们没有暴露而已。就像那个傻子陈楛彼,你别把他当成普通人了,这家伙两个灵魂,一旦醒悟后,这家伙就是一头魔鬼。现在他还没什么觉悟,一旦真正醒悟后,这家伙将是十分可怕的人!”。   “不会吧,有那么恐怖吗,”,郭鸣鸣说。   “总之这里的东西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窦天灿说。   “难道我们做为神,还会怕这些吗?”,郭鸣鸣说。   “虽然我们是神,但是也有一些东西,我们也不知道的。”,窦天灿说。   “不,我是说,我们是神,你们只不过是魔头!”,郭鸣鸣语气稍微加重了点说。   “哈哈哈,我们是魔头,你们是神?笑死我了!”,窦天灿笑了起来。   郭鸣鸣没说话,又对他翻了下白眼。   “那我们回去吧,反正也买了这么多,改天再过来买镜子吧。”,窦天灿提着手里的东西说。   “瞧你把镜子说的那么恐怖,那我今天晚上去看看吧?”,郭鸣鸣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