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能够明白她此刻的心情,想当初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被我那个时候的女神,也就是叶可昕拒绝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冷魅此时的心情,我想跟我那个时候,也就是大同小异吧。   其实我相信,冷魅对于我有着真正的感情,并非是那种一时兴起的冲动,但在我的心里,却只想着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场荒唐的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对大家都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可能是我将自己的魅力想得太大了,没准冷魅在战胜了其他的两个修罗王,并且突破到圣修罗境界,拥有了真正的阿修罗界女皇身份之后,心思也会完全改变,说不定到时候根本就不记得我了。   毕竟跟大好的江山比起来,儿女情长有的时候真的不算什么。   我是个狭隘的人,只在意儿女情长,不在意江山,但我并不觉得每一个人都会像我一样。   反正依照我的感觉,大部分的人在江山和爱情面前,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江山。   像吴三桂那样冲冠一怒为红颜,舍弃大好河山的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存在。   “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王八蛋。”   冷魅盯着我,突然骂了出来。   她的表情很夸张,铁青着脸,就好像我夺去了她宝贵的贞操。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但那件事,明明就是她主动的啊……跟我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她做得比玉儿都要过分,玉儿至少还下个药,而她,直接就是把我给强上了。   在这一点上,我其实问心无愧。   “你干啥骂我?”我被说得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你都把我睡了,难道让我骂两句还不行么?!”冷魅越说越激动。   我也怕这女的一会儿真生气起来跟我动手,于是赶紧讪讪的笑了笑,以示回应。   不然真的打起来,我可不是她的对手啊。   我还想再说话,结果她袖子一挥,就把我打出了这片空间。   我又落进了轮回隧道之中。   强劲的旋风刮在我的身上,感觉怪凉的。   不过,既然之前已经来过一次,我也就没什么好慌的,很快恢复了状态。   我叹了口气,心情很复杂。   说不上失落,但却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说不上释然,却也让暗自松了口气。   有缘无分吧。   这一别,以后恐怕也就真的见不到了。   ‘◇酷v匠&《网L唯}一/)正UG版☆,其他6都2-是|《盗“版。7   我摇了摇头,忽然,前方出现一道人影,正是叫花子。   看见他的时候,我微微一愣,道:“你怎么也回来了?”   “屁话,你都走了,我还留在那边干什么?”叫花子瞪了我一眼,在前面停下,等了我一会儿。   我来到他的边上,正要说话,突然他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用的力量很大。   我皱起眉头:“你干什么呢?!”   同时把手往回缩。   可是没有成功,这家伙攥的很紧。   要不是这地方没有其他人了,我恐怕真会尴尬万分,因为此时我俩的这种举动,看起来就跟那些GAY完全没有区别。   一个要走,一个拉着不让走。   “你说呢?”叫花子直勾勾的盯着我,两只眼睛的光芒说不出的犀利。   “我怎么知道?”我把眉头皱的更紧。   其实说实话,这会儿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隐隐的猜测。   我估计他应该是想问三生石的事儿。   这件事别说是他,就连我也没有忘记,一直暗暗的记在心里,我就是猜到这家伙回去之后肯定会提起此事,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回去的路上就提。   这可难倒我了。   如果他回去之后再提的话,那我到时候还可以想方设法的阻止他去地府,可是眼下,我们的目的地就是地府,一旦从轮回隧道出去,他必然就会去到那三生石旁。   只要他将手放上三生石,那么他的前世今生,就将会一目了然。   我很难想象,类似于叫花子这种性格的人,如果知道自己仅仅只是另外一个人的一部分,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究竟会作何感想,以及到那时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你还想瞒着我?”   叫花子冷冷的说道:“小子,我可是全部都对你全盘托出了,一点东西也没有瞒着不让你知道,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难道让你告诉我答案,很困难么?!”   他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愤怒起来。   是那种真正的愤怒,而不是因为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答案而故意伪装出来的。   我能够感觉得到,因此我才会觉得惭愧和不安。   我惭愧的是,的确如他所说,他恐怕如今真是将他所知的全部东西都告诉了我,而我,在他面前却没有一点坦诚相待的意思。   这种情况,我相信不管换做是谁都会觉得难以接受。   他的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叫花子真正的生气,所以我也不敢贸然的去触他的霉头。   我沉默了好半天,心中不由的一叹。   算了,反正这件事情他早晚都会知道,何况这个早晚二字已经是近在咫尺,我现在如果告诉他,也已经无法改变任何结局。   何况如果我这个时候瞒着不说的话,他的心里恐怕就会真的对我产生一些隔阂。   那是我最不希望见到发生的事情。   因此我在理了理思绪,酝酿了一番感情之后,就开始缓缓的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一点点讲了出来。   叫花子见到我终于愿意对他吐露真相,神情才变得好看了许多,扔给我一个算你小子识相的眼神。   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向他讲述太多的东西,仅仅只是提了个头,告诉他我有一个师父,这个过程就被强制中断了。   因为前面就已经到了轮回隧道的出口位置。   叫花子道:“先等一下,等出了隧道,你再好好的跟我讲讲,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究竟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故意说来忽悠我的。”   我心中一阵无语,心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至于干那样的事情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