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刚刚收回视线,外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战声,随后便瞧见赢四海等一众人疯狂的往我们这边败退,恰巧与我撞了个正着,赢四海一众人当时就愣住了,我却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青铜铃铛,朝人群中丢了过去!   经过两次青铜铃铛的运用后,我才发现自己实在太蠢,这玩意儿的功效虽然不能分清敌我,可触发效果只需要之间的铃心与铃壁碰撞即可,那么只需要将它丢进人群里就行了,哪里还需要提前布置。   赢四海等人只见我丢了个东西过去,估计下意识的以为那是一枚手雷之类的东西,一个个转身朝旁边扑滚。   可一秒钟后却听到当啷一声脆响,随即彻底安静了下来。   我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扑倒在地上的人群中狼狈的爬起来三四个人。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玩意儿终归还是有缺陷的,效果对神级以上修为的人很微弱。   而这三四个人中就有赢四海。   他一脸懵逼的望着地上还在左右摇晃的青铜铃铛,面色铁青的松了口气,继而朝我冷笑道:“现在我倒是要看你往哪里跑!”   说话前秦罪他们已经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追赶了过来。   我忍俊不禁的笑了笑道:“家主又何必如此自欺欺人呢?”   赢四海并没有理会我,而是扑倒在地上的那些人看了一眼,有些焦躁的询问身旁的赢威冷喝道:“混账,这些人难不成是被吓破胆了?”   赢威面色特别难看道:“大哥,你看二哥也在里面呢,我感觉这小子刚才一定使了什么诈!”   赢四海顺着他指的位置看了过去,果然在人群里找到了赢立坤,瞬间面如死灰。   而距离我们身后五十米外的赢八荒与请神入体的齐太岁还打的如火如荼,根本无暇我们这边的情况。   赢威见状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大哥,咱们输了。”   赢四海闻言眼神凌厉的瞪了他一眼,继而朝我恶狠狠的道:“我赢家自春秋以来从未向任何人妥协过,即便是到了我这一代,门第尽落,也不可能为了个人的苟且而辱没祖宗的名声。”   说罢,他扭过头朝不远处的秦罪看了一眼后,冷笑了一声道:“孽种,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秦罪眼神有些茫然,似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   果然,下一刻赢四海仰天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里开始疯狂涌出鲜血,赢威以及另外两名赢家的中神级高手都愣在当场,直到赢四海噗通一声仰面倒地,这些人才反应过来,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然而赢四海的瞳孔已然涣散,即便是我立刻撕开空间将其送到医院也是回天乏术。   浓烈的氰化钾气味弥漫在空气中,赢威面露绝望的流出了眼泪,缓缓从腰间拔出了金镶玉的匕首,后面的秦罪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高呼道:“三叔?”   赢威眼露厌恶的朝他喝斥道:“住口,杂姓孽种,你有什么资格唤我三叔?!”   我朝秦罪摆了摆手道:“算了,这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赢威眼露凶色的紧紧盯着我,恶狠狠的道:“姓王的,我们赢家几千口人做鬼都不可能放过你的!”   说罢,他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左胸上,面露痛苦的单膝跪在早已经死翘翘的赢四海面前,没多一会儿也死了。   剩余那两名赢家的中神级高手愣在当场,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朝他俩微微一笑道:“封建社会早已经不适用当下了,你们虽然曾经助纣为虐过,可你们却并不是赢家的人,自然也没必要为之殉死,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要么是自废修为离开做个普通人,要么继续为赢家效力,当然,效忠的对象则是赢家的新主,赢罪!”   两人面露纠结,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后,纷纷转身,单膝跪在了秦罪的面前,沉喝道:“愿为家主效忠!”   秦罪正准备上前将两人扶起来,后方传来了一声怒吼声:“尔等这是要做两姓家奴不成!”   赢八荒左手按着胸口,面露不屑的朝我们这边走来,齐太岁则面色略有些苍白的紧追了过来。   两人打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可这时候再看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齐太岁牵制住了他,就说明他已经赢了。   赢八荒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丝毫不惧黑压压一片的人群。   我上前一步望着他道:“敬你是武林前辈,我们就不动手了。”   赢八荒冷哼了声上前将倒在地上的赢四海轻轻扶了起来,眼神有些凄凉的叹了口气道:“赢家自四海之后绝迹于世,秦皇政嫡系后裔就此断了传承,赢氏八荒自然不能独自偷生而苟活,今丙申年秦皇政最后正统后裔赢氏八荒跪叩列祖列宗,袭华夏人伦宗制,朝东方天门叩首。袭秦氏祖制,朝北方天门叩首。袭秦氏传承九十又七代宗主制,朝西方叩首。遂赢氏八荒以蹉跎之暮年,朝南方叩首!”   一袭沧桑却铿锵有力之音,他以坚毅的性格,搭着年迈的步履,更因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身影,而倍感苍凉。   一抹鲜红挂彩,行走于前的赢八荒化为一蓬血雾朝天上飘去。   在场的人似乎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预感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O看M9正{T版《s章节:上b酷匠.网K   齐太岁走到我身旁,颇为不解的道:“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可以以血祭四方天门?难不成他是彼岸安插在A01的内奸?。”   以血祭四方天门?   彼岸的内奸?   我不解的望着他,齐太岁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道:“A01的世界构造我就不用多说了吧?主宰是谁我也不用多说了吧?自东九重玄洞闭合之后,彼岸就再也没能够入侵过这里,这也是事实吧?可这天门一开的结果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我撇了撇嘴道:“我要是知道还问你干啥?”   他居然咧嘴笑了笑道:“四方天门一开,代表着世界引力屏障上开了四个大门,外世界什么样的歪门邪道都可以随便进来,我看啊,这接下来王屠圣应该有的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