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这把剑可是当年我父亲让我转交给她的啊。   至于另外一件国之重器,乾坤浩矢正气长生甲,我却并没有在青龙的身上感应到相应的气息,这不禁让我心里产生了疑问,这青龙哪儿来的自信?即便他此前在极为轻松的情况下就赢了我,可这妖孽可是天怒啊,他居然想在不使出全力的情况下赢她,这是不是过于托大了?   他是否托大我不清楚,可他明显就不想让我在旁边观战,扬起手中的真龙逆鳞朝旁边一挥,一道空间裂缝出现在身旁,两人居然一前一后钻了进去。   我微微一愣,这是要换地方啊?   想着就赶忙冲了过去,然而,当我钻进空间裂缝之后,哪里还有他俩的身影。   无奈之下,只好独自回到徐家别墅郁闷。   这摆明了是不想让我观战啊,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是,单凭此前我与青龙一战,其杀伤力就足以令十几层的高楼倒塌毁灭,这要是换成他俩,指不定就把我这儿徐家别墅区给拆了。   如此也就释然了。   而就在我郁闷的空档,手机响了。   是向离打开了,我也没多犹豫,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向离凝重的声音:“老板,两个消息,你是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我微微一阵错愕,这丫头怎么现在开玩笑都这么严肃了。   于是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声道:“那么就先听好消息吧。”   向离在电话那边直言道:“我们目前已经锁定到了李南橘现在所在的位置。”   我嘴角微微一扬,赞许道:“很好,再说说坏消息。”   向离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决死纵队除了林不凡(凉鞋哥)重伤逃离以外,无一生还。”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此前我明明是告诉凉鞋哥让他带着执法堂的人象征性的在石市杀几个十七处、十八处的人制造混乱而已啊?怎么会都死了?   想到这里,我便有些激动的朝向离那边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林不凡他现在人在哪里?”   向离那边微叹了口气,解释道:“老板,林不凡的执法堂是被一股不明势力的人各个击破的,对方明显早已经掌握了我们行动的规律,逃离到邯市的林不凡告诉我说对手的速度极快,而且训练有素,最重要的是修为都很高,当时如果不是他强行开启了紫癜道统中的禁忌之法,根本无法逃走。”   我沉吟了下,试探性的询问道:“你怎么看?”   向离犹豫了下回应道:“综合林不凡的描述看来,那些人都是黄种人面孔,且训练有素,明显是一个组织,在国内无非就是重新归队的五象组以及保龙一族的龙组,或者日本的忍者联盟,以及朝鲜的白头山之鹰。”   我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五象组此前一直被乾坤岛列为阵相榜第一,后来一度被李霸先化整为零的隐藏了起来,可想而知,李霸先是一直将其看待为自己的底牌,应该不可能。我此前曾经与龙组有过接触,这个组织是直接听命于青龙的,而青龙一直恪尽职守保皇一族的使命,即便是血皇的命令,想必他也不可能动用龙组来对付我天门的区区执法堂,那么就只剩下忍者联盟以及白头山之鹰了。”   向离那边顿了顿道:“如老板所言,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日本的忍者联盟了。”   我疑惑的问道:“有什么根据?”   向离直言道:“林不凡说是一群身高一米六七左右的蒙面黑衣人,且会使用岐黄之术。”   我恍悟的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了。”   事实上,向离对于忍者的描述并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根据我对忍者联盟的了解,其入门的门槛还是很高的,身高、体重以及悟性等等都要达到忍者联盟的标准,最重要的是五门忍术中必须要有一门达到甲级以上。   可事实上我们天门与忍者联盟似乎并没有任何仇怨吧?而且这些人居然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石市并且对执法堂的人行踪了如指掌,这不得不让我怀疑是李家花钱雇来的。   伍十来位修为B+以上的执法堂成员就这么没了,这对于现在的天门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回忆那一张张充满热血的面孔,我忍不住攥了攥拳,几近掌控整个华夏的李家居然为了一己私利使用忍者联盟,耻辱!   我深吸了口气,对向离那边道:“李南橘那边先不要轻举妄动,盯着就行了,顺便注意一下九指在那边的动向,明天晚上之前我会去找你的,另外给凉鞋哥那边地址给我。”   5酷3@匠网唯2R一y正版,●其@他)都c~是盗版t‘   向离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将林不凡所修养的位置发给了我。   挂掉向离的电话后,我当即撕开空间出现了石市的郊外,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此前我并没有去过邯市,所以空间穿梭无法定位。   因为正值晚上,所以打车有些困难,一个个听我说要去那么远的地方都表示要收工了。   在路边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终于遇到了一个年轻小伙儿愿意送我,临近十一点左右顺利的抵达了邯市,付钱的时候我多给了人家几百块钱,人家也没客气,估计是看出来我属于那种不差钱儿的主。   下车后,在邯市里又拦了辆车,来到了林不凡所修养的临邑诊所。   当我出现在林不凡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会亲自过来,当即羞愧的无地自容,情绪几近崩溃。   其实我原本就没想过责怪他,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大费周章的过来了。   再三安抚他之后,林不凡的情绪逐渐缓和,这才详细的将前后的经过跟我说了一遍,如此基本可以确定袭杀我天门执法堂的人应该就是日本的忍者联盟了。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先把身体养好,不要想太多,咱们执法堂各个都是好样的,即便面对忍者联盟的五行忍者也没有退缩。”   林不凡闻言,面颊抽动了好一会儿,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想来也是,天门接连受到重创,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否则他一个中神中期的道门传人也不可能如此沮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