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以及安慰了林不凡后,我也没多问什么,毕竟以当时他的情况来看,对于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可能知道也不会太多。   虽然这家诊所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开的,可毕竟还是在河省的范围内,为了他的安全着想,我还是利用空间穿梭将他送到了南宫府,让傅伯尽快的安排进医院接受治疗。   凉鞋哥的事情安排妥当后,我也没多耽搁,迅速的回到了石市。   这个时候返回石市倒不是为了找忍者联盟报仇,想来他们在执行完任务后也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之所以回来,目的自然是取回那五十名被袭杀的执法堂兄弟。   而根据我的判断,遗体目前应该还在石市,毕竟就近将尸体火化是毁尸灭迹最好的选择。   所以当即我就赶往了石市的火葬场,在将一名值夜班的行政人员控制住后,最终找到了那五十具遗体的下落,可惜只剩下一大堆骨灰了,而且还是与其他人的骨灰掺和在一起的。   结果虽然沉重的让人无法接受,,可也是完全没有挽回余地的,无奈之下只能从尚未清理干净的骨灰堆里象征性的带走了一些,继而送往我的老家六里村找了处荒山上给葬了。   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当时也没竖碑,坐在坟前兄弟们说了说话,便匆匆离开。   几分钟后,我便出现在了云省的昆市的一处名为西山森林公园里,当即就给向离那边去了电话,让她开车过来接我。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所以公园大门附近几乎看不到人,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向离才赶过来,上车后,我将找到那些被匆忙火化的执法队员的骨灰葬在六里村的事情告诉了她,向离虽然一直都表现的相当隐忍,可我却能够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她的心里很不好受。   后面我也没多说,而是询问他李南橘目前所在的位置以及九指那边的动向。   情绪稍缓的向离一边开车一边正色的对我道:“李南橘自从南下以来一直都住在省府大院,身边大约有十几个中北海地字号的保镖以及两位天字号的保镖守卫,除此之外云省军区也调来了大约一个特种连的兵力埋伏在省府周围,九指自从李南橘来到昆市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偶尔会在一些小镇上制造血腥案件制造恐慌,目前一切还算正常。”   我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道:“这李南橘是不是有些托大,难道就想以这么些人能够挡住我?”   我沉思了片刻,继而朝向离询问道:“九指那边我们有没有派人接触?”   向离摇头道:“目前还没有,这种国际级别的恐怖组织,我觉得还是不要搭理的好。”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九指的战神阿勒斯当初可是与公孙家结盟的,而公孙家此前又收留了石破军,而现在石破军却又投靠了李家,而九指却在这么紧要的关口选择与京央对立,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猫腻。”   猫腻?   正专心开车的向离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试探性的询问道:“老板的意思这次很有可能是李南橘与九指所预谋的一个专门针对于我们的局?”   我沉嗯了声道:“以当下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确实存在这种迹象,不过不得不说李南橘这阳谋的厉害之处,他明明知道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根本不可能拒绝的诱惑。”   向离有些不解的道:“他这是以自己为诱饵,难道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对付我们吗?会不会是青龙?”   我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是青龙,不过这次行动咱们还是得小心一点,这样,等会儿你将我送到那边附近就把咱们的人给撤了,我单独行动。”   向离猛的踩了一下刹车,惊诧的望着我道:“老板,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预感到可能会出事。”   我轻叹了口气,示意她继续开车,继而开口道:“所以我才让你们不要参与这次行动,这样即便真的有什么不对劲,我也好及时撤退。”   向离闻言,有些恍惚的点了点头。   我则在心里摇了摇头,我知道他是在担心我的安全,可这次李南橘南下是唯一一次可以对李家下手的机会,我并没有想过要他的命,只不过希望能够用他换回温老爷子的头颅罢了。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跟向离解释,否则她可能会请求我取消这次行动。   为了避免她寻根究底的询问我,我随手从副驾驶前的格子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的笔记本,刚想打开,身旁的向离又一次踩了个急刹车,继而慌忙的伸手从我手里将笔记本夺了过去,脸颊微红的朝我解释道:“这是我的日记本,老板还是不要看了。”   说话间她慌里慌张的将那个笔记本揣进了皮衣内里的口袋里。   CN最@%新$q章x节b)上酷匠c网Z!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太自然的道:“还写日记啊。”   向离声如蚊蝇般应了声,也没多解释便继续开车,直到车子开到临近省府大院大约两公里左右的一条灯光昏暗的路上停下了车,没多一会儿旁边的绿化带窜过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皮肤黝黑,相貌平平无奇,修为也只有C级左右。   他朝左右看了看后拉开了我们的后车门坐了进来,向离扭过头望着他道:“文叔,怎么样?”   被向离唤作文叔的中年男人朝打量了一眼后,朝向离笑了笑道:“防守的很严,不过好几条出口都被我们给盯死了,可以确定目标还在省府大院里。”   向离这才松了口气,继而从车里取出了一个平板电脑在上面划了划后递给我道:“老板,这上面是目前云省军区明暗的守卫点以及所有明暗点上的监控,下一页则是省府大院的地形图,以及他们所选用的安保系统介绍。”   我接过平板电脑仔细的看了看后,随即又递给了她,朝中年男人郑重的点了下头道:“辛苦了,文叔。”   中年男人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使不得,应该的,应该的。”   我朝他微微笑了笑,继而朝身旁的向离道:“记住,我下车后立刻撤离你的人,越远越好。”   向离朝我点了下头,我也没再啰嗦,下车趁着夜色缓步朝省府大院的方向走去。   按照向离之前所描绘出来的地形图,我施展影魅步法一路顺着距离省府大院旁边的一个人口繁杂的老胡同走,很容易的就摆脱了云省军方所设置的第一道防御,没多一会儿就来到了距离省府大院大约三百米左右的范围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